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周杰倫演唱會2010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四千元的無限價值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2  
0
 
0
索羅門酋長為台灣發動募款救災,合台幣四千元的捐款,何其珍貴的四千元!



我跟女兒說,如果有九頭牛,拿出一毛,其價值真的就是九牛一毛;有一個人他只有十毛,拿出一毛,其價值比九一毛高出無數倍,這叫價值的客觀性。不過,不管是九牛一毛,還是十毛之一毛,都有其價值。



有九牛,卻一毛不拔,或者他不敢讓人知道他到底拔了幾根毛?有誰?馬英九國民黨、連戰?在全台灣瘋狂捐錢捐物資、當志工的情緒下,這幾天已經沒有人再提馬捐多少、連捐多少了。



不敢讓別人知道的他到底拔了幾根毛的人,還很會故做天真。昨天去六龜,二度發問:『「看了報紙」才知道政府救災不力,嚇了一跳!』所以,「嚇了一跳」是表示他很無辜?所有的事都跟他無關?



一個朋友說,應該把今天的旺旺報拿去六龜做文宣,讓那頭馬下次選舉在那裡沒票。我不知道2012年時,我的六龜鄉親們對於八八水災還記得多少,也不知道國民黨屆時會怎麼做文宣來為九流馬擦脂抹粉,我只知道,這頭很容易嚇一跳的馬似乎不是活在這個世界,似乎他才是有災後心理創傷的人,在被批到體無完膚後,一直告訴自己,那個馬英九其實是另一個叫馬英九的人。



所以,他聽到馬英九無能、救災不力等評語時才會嚇一跳。



經歷國內外媒體每天的猛轟,「天真」的「嚇一跳」的旁邊還是有一群幫他在媒體反擊的人。牽拖到宋楚瑜、某節目名嘴、高雄市長陳菊台南市長許添財,好似這位大無畏的英雄處於內外交攻的戰火下,努力的突圍,一旦成功,更將成為不世出的偉人。



馬英九有機會嗎?



即使他有機會,那也只會延續台灣的災難,因為我們不可能期待一個少爺一生、傲慢一世、自我一輩子的人突然改變個性和基因。



索羅門的四千元,是光輝。



連戰呢?



馬英九呢?



旺旺報上這篇胡晴舫的文章寫的很好,跟大家分享。



非關正確-弱者的滅頂與強者的生還

2009-08-21
xyz
中國時報

‧ 【胡晴舫】

猶太浩劫餘生者普利摩李維在跳樓自殺前寫的最後一本書中提到,許多事後諸葛最愛問從種族滅絕行動奇蹟生還的猶太人一個問題:你們為什麼不逃走?甚至,你們為何不反抗?

既然知道德軍要來了,幹嘛還死守家園不走?當德國人對你們使用不人道待遇,為何不抵抗?一名熱心的小學生還認真規畫了集中營的逃跑路線,告訴李維他當初絕對有機會脫逃,只要他詳細計畫外加膽大心細。

受害者在此彷彿必須要替自己的苦難道歉。他的不幸,純粹因為他能力不足及性格缺憾。言下之意,如果他夠聰明(像我),如果他夠努力(如我),如果他夠勇敢(似我),一切災難就不會降臨他身上。

然而,李維冷靜指出,各處紀念碑不斷重複奴隸自行掙脫沉重鎖鏈的意象僅是一種修辭,其實枷鎖必由那些鎖鏈比較輕鬆的同伴們打破。對李維來說,除了文學與電影之外,所有革命從來不是由真實小人物所發起,而是由那些「懂得壓迫但不是親身經歷」的人所領導。自身雖過著特權生活,看出社會制度的不公後願意從他們的優渥環境走出來,是這樣的社會強者才有力氣改變這個世界,而不是早已遭制度壓得奄奄一息的真正弱者。

引述李維觀點的目的並不是為了把八八水災比作猶太大滅絕,而是思索為何我們社會的強者會在這次水災中缺席。當弱者在滾滾洪水中掙扎求生時,他們照常上街剪髮,去飯店喝粥慶祝父親節,撒嬌自己忙到沒吃早餐。面對輿論口水排山倒海而來,他們雖然鞠躬道歉卻帶著自我犧牲的委屈表情,猶如聖徒上十字架,渾身飄散一股明知世人無知可笑但因他如此深沉大度所以選擇原諒的凜然正氣味。

一場惡水,沖毀了村落,沖走了生命,卻也沖出我們社會道德座標的嚴重問題。由我們教育體系所培養出來的菁英,嚴重缺乏同理心,因為社會與家庭向來只告訴他們把書讀好,其他不用管。除非會入考卷,不要讀雜書也不要關心時事。數學考一百分,你就是好學生,其餘管你多愛潛水、種花、熱愛動物還是喜歡陪老人家聊天,只要不能寫上成績單變成學術成就,你的人生就算毫無建樹。

為何自我感覺良好,因為沒有理由不。他們從小奮發向學,考第一名,拿獎學金,長輩父母都誇讚他們是天底下最棒的孩子,不像隔壁小胖「不愛讀書,只懂打彈珠」。他們拿了該拿的文憑,考了該考的執照,做了該做的工作,他們都沒做錯。事實上,他們做得太好,今天才爬到這個地位。

只培養讀書機器的教育制度最後只能得到一群優秀的機器人。我們的社會獎賞了這群「佼佼者」,賜予金錢、權力與地位,他們當然認為自己一定做對了才值得如此社會報酬。也難怪他們常常流於好辯爭強,自我防衛心重,難以接受自己立場不是唯一的社會選項,因為在我們的社會裡,知識只是證明自己有資格往上爬的梯子,而不是提供思索的地板。因此,「我是對的」變成「我必須是對的」。少了探索智性的驅動也乏聽取異議的好奇,只剩下捍衛自身優越的固執,難容異己,更不接受質疑。

民主制度讓智者沮喪,因為它賦予天才與白癡同等權力,把學者與屠夫的智慧相等起來,一個台大畢業、哈佛學位、當了總統的人還是得面對一個一無所有卻仍要替一間已經不見了的房子繳電費的民眾,靜靜聽訓。但,民主制度卻讓仁者安慰,因為它令強者必須來到弱者面前,傾聽他的需求。

當民主制度多少暫時強制平衡了強者與弱者的社會能量時,我們更應該問,目前教育體系裡還有多少個未來的馬英九、劉兆玄、薛香川甚至陳水扁,什麼時候,我們的強者才會不必親身經歷卻理解弱勢的處境,不用制度強迫也會主動打碎弱者身上的沉重枷鎖。




xyz資訊工坊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gelgxuchom
  (2010-07-17 14:07)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2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