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劉品言抽煙的圖片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轟拱侯腮雷啊(E)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中環是香港的金融重鎮,俗稱「香港華爾街」,幾乎各家銀行或是證卷交易所都在這裡有據點。平日,往來穿梭的,都是這些生活步調極快的上班族。然而,這裡沒有學校,沒有市場,更沒有公園,所以在早上七點多的時候,沒有學生,沒有菜攤,也沒有早起運動的市民。天才剛亮,但中環還沒醒,活像個空城似的。



睡不到六小時的我,依舊準時起床。凱蒂還沒上班,今天就自己依照這幾天習慣的路線來到中環。



今天跟小芯有約,我常笑說Dora是我的港友一號,凱蒂是假港友二號,然而小芯就是我的港友三號了。記得幾年前我還一股熱血想要完成小說,卻因為總總的原因停寫了。當時,從來沒在我部落格留過言的小芯,寫了封E-mail給我,詢問相關的事情。當下我第一個感到訝異的,就是她竟然是個香港人,不但把我小說每章都看過了,更別說我平常的生活記錄。小芯信件中用詞警慎,看得出她的誠懇,似乎很想認識我這台灣的朋友,於是我們就這樣認識了。



幾乎不常通信,但是沒多久都會以E-mail連絡問候一下。認識之後,隔了三四個月,我們才有彼此的msn,因為坦白說,當時的香港對我來說很遙遠,幾乎沒有生活共同的話題可以聊,雖然加了msn,卻相反地比先前通信的聯絡來得更少。更誇張的是,相隔快兩年之後,因為突然決定要去香港,與小芯相約,還擔心認不出她,才在出發前第一次在照片上看到她的樣子。



決定要去香港後,我們的話題開始多了起來,小芯說今天剛好她跟她男友都還在放年假,所以可以帶我去「行山」。



「行山?」什麼鬼?就是「爬山」。我二話不說就答應了。



你一定覺得,大老遠從臺灣飛到香港竟然去爬山,「搞嘛噎~」。不過我確覺得今天這趟旅行,多虧了小芯還有這一群可愛的朋友,讓我發現原來在人們口中冷漠無情的香港人中,還是有這些熱情的異類存在。而我,非常開心,也感到很慶幸,很妙!竟然因為自己的網誌,認識了平常不可能會認識到的朋友。







一到香港我就跟小芯通了電話,用操著香港腔的普通話跟我對話,很多時候,第一時間我都無法會意她真正想要說的意思,所以常常有雞同鴨講的時候。



「美孚 !」

「啊?」

「美孚!」

「美什麼?」

「美 ~孚~」

「美佛?」

「不系,系美~孚~」

「美什麼啦!凱蒂!你來幫我跟她用廣東話講啦!」



後來,約好早上八點在美孚站碰面(ㄧㄥ一),我還笑著說:「我會帶著紙筆,不用擔心我們會有代溝。」







到了美孚站,隨後小芯跟男友也到了。小芯一眼就認出我,說跟照片上一模一樣。



「你好!」小芯的男友看到我就馬上跟我打招呼,「這是大頭!」她介紹著她男友的綽號,我心裡卻想:「大頭?在我面前當大頭,那我怎麼辦?巨頭? 幹!」。然後小芯跟大頭一路引領我到我們要坐電車的地方。沿路上閒話家常,後來才發現其實他們普通話不差,只是講到特殊字眼時,可能無法一下子就想到是什麼東西,或是香港人一些說法也會讓我無法及時會意,像是當初跟我說「行(ㄒㄧㄥˊ)山(普通話)」,怎麼聽起來都覺得是「ㄕㄟ殺(台語的洗衣)」,就想說靠背來香港洗什麼衣服!



第一次見到大頭,就感覺我們很有緣一樣,不是因為頭都大,就有莫名的磁場,我想我一定會跟這朋友很要好。然後,第一次看到「立體」的小芯,沒有任何陌生(其實我不好意思說我跟每個網友見面都有一樣的感覺,哈哈~),也覺得好像就像是認識很久的朋友一樣。詢問一下他們是從那過來的,竟然就是我們等等要去的「元朗」一代,啊怎麼會在美孚集合?原來他們兩個也知道美孚站有些複雜,所以特地搭好幾個站的電車來到美孚接我,真是太有心了啦(兀皿兀)。



美孚站超大,算是新的地鐵站,剛好又是荃灣線與九廣西鐵的交會站,所以又新又大,光走路要切換到九廣西鐵就走了不少路。







九廣西鐵的車廂也一次接有夠多,看他車站外頭就知道,車廂就有那麼長,而且我還沒拍入全部的長度喔。







來到了「朗屏」,要跟另外兩個大頭的友人碰面,昨天就得知我們總共會有五個人要去ㄕㄟ殺,所以我也挺期待另外兩個朋友會是怎樣的傢伙。











新界這代就沒有像是港島那樣擁擠,除了多少還是有一些高聳的公寓大廈之外,呈現的畫面到有點想北京四五環的市郊那樣。







大頭說先離開,要去帶另一個朋友,所以我就跟小芯先走去等等要吃早餐的早餐店,隨後就來到了一個市街(市場)附近的地方。









xyz軟體補給站

沒多久大頭跟他的國小同學來了,那朋友也用普通話跟我道聲好。



「他叫阿威。」

「阿”ㄈㄨ一”?」你一定要相信我他們講「威」是像 V 發不標準的音!所以我一直叫阿威都叫阿ㄈㄨ一 (ㄧㄥ一")。



左邊就是大頭,右邊是小芯。他們在地人選了這家早餐店,每樣東西我看了都想吃,因為都是偏中式的,油條,燒餅,還有我最想吃的廣東粥。







你看阿威有沒有像郭世倫,我覺得超像,哈哈。







這就是超好吃的牛肉殺小粥,米粒都不見了,又香又鮮又好吃,不吃早餐的我是因為新竹實在沒有順路又好吃的早餐,如今來到這裡,他們帶我來這裡吃早餐,我已經笑得合不攏嘴了,不知道他們有沒有發現我都一直滿足的笑著。







還有一堆什麼油條根很像雙胞胎的東西,還有我不得不說我大概一年多都沒喝過那麼好喝的冰豆漿了,又香又好喝,而且甜的剛剛好。在北京豆漿是不加糖的,而且很稀,每次點都要跟服務員要糖自己加,還要看著他們的表情寫著:「搞什麼玩意!」,總之,這餐實在是太棒了。

另一個活寶來了,是大頭跟小芯的高中同學,叫做Yorkie。

「香港怎麼樣?」





Yorkie現在在澳洲讀書,剛好有假期回到香港來渡假,他的眼睛並沒有受傷,只是拍到基掰的表情而已,其實他很正常。這傢伙是獨保育的,也養了蛇,我曾經也養了10幾種蛇,所以跟他也搭上了點話題。







到目前為止,這些人都還很正常,應該是剛睡飽的原因,我好逮也是個新客,冷靜觀察。











搭上阿ㄈㄨ一的車,我們要前往「大埔」去行山。



















這傢伙根本就是李李仁,好,題外話。







開了蠻久的車,終於到了大埔。











準備好了就開始出發。











初期的路況很好,都有這樣的水泥路可以走,不過風景變化不算大,而且行山的時候還要顧講話實在有點難,大家幾乎都各走各的。







這裡的路錯綜複雜,Yorkie因為來過多次,所以路線很熟悉。他腿長腳長的,怎麼感覺明明走的很快了還是越跟越遠,剛開始都有這樣的距離,沒多久.........。







你看!是怎樣!















走了約20~30分鐘後,看到遠處的海。而下面的區域卻是先前被火燒的好大一塊區域。







這火燒的區域可大了,光我們沿著這塊區域走就不知道走了多久了。







你看這畫面,真是壯觀,這火燒山的範圍剛好被這條豋山到隔開。







Yorkie跟大頭吱吱嗚嗚的講了一堆廣東話就衝了下去,只是為了拍照,其實感覺是沒什麼意義,可是看到他們無俚頭的動作就覺得很好笑











這樹蕨竟然在燒得精光的土地上再次發嫩芽,難怪這玩意在恐龍存在的年代就有,經過冰河與火山爆發後還可以留到這個年代。







這路途將有些遠,整趟路預計是要走上六七個小時。走著走著,小芯突然回頭問我:「你的膝蓋還可以嗎?不會痛嗎?」我聽到都快哭了,這傢伙連我膝蓋有傷都知道,真的是很細心在跟隨我的成長。從最早跟我成長到現在的讀者,還真的不知道還剩幾個。







再走一會兒,眼前看到的就是一片濕地,上面長滿了水筆仔。















這接東西離我們好近,甚至伸手可及,坦白說這東西在台灣也有,淡水或是新竹的新豐,可是我都沒有去看過,第一次看竟然再香港。











我好喜歡水筆仔果子的質感,摸起來很滑順。它們繁殖就是靠這樣造型的果子落地後,插在濕軟的爛泥上,然後頭上繼續發芽長葉,非常神奇。





路上還有不少古厝,但幾乎都是沒人住的屋子了。
xyz軟體補給站


















濕地過後,就來到一個天然的小海灣。



























旁邊有個涼亭,我們就地休息,吃著早上先買好的包子跟類似餡餅的東西。











這餡餅好了,麵皮很厚,外皮像是煎包那樣酥脆,裡層點卻又有想饅頭的嚼勁,這顆內餡是牛肉,好吃極了,我一口氣就吃了兩個。









這雖然是個海灣,但是卻沒有浪,水面靜得像是湖一樣,如詩如畫,美呆了。











小芯看的水面,我也跟上前去,結果眼前的東西竟然是小透抽耶,超小的,而且還會一直變色。











旁邊正好有一群小魚,可以明顯看出小透抽慢慢的靠近魚苗群,然後變色的頻率更大。











突然間就一隻小透抽,拉長了身體,超長!比鬼還要長,跟怪物一樣,就這樣吃下了一隻魚,超屌!我照片沒照到!可是真的超屌,看現場的好過癮。











我把水筆仔摳在包包上,因為我還好想摸它,哈哈!真的很好摸說,可是後來不見了,不知道掉那去了。











離開了這海灣,我們繼續前進。這裡很奇怪喔,不管是路上,或是濕地上,到處都可以看到牛糞,而且數量可是很多喔,幾乎20步一坨,50步兩坨,100步8坨,可是走了那麼久,卻半頭牛都沒看到。



Yorkie引領我門到另一條路,說先前有個地方有舊房子,可以去看看。







將將,跟鬼屋一樣。







二話不說就鑽了進去,這幾個傢伙還真是皮。









這裡真的都是古早時代的東西,除了煙囪,還有純木的裝潢。









不只我,他們都有自己的玩具,這幾個聽說是受Yorkie影響,所以都很喜歡玩裝底片的相機。







我猜想這幾戶人家(也搞不好只有一戶),應該也算是大戶,在這種地方要搭建這樣的房子其實不容易,因為沒有馬路,真的都是要靠我門剛剛走那樣的路過來說,有點與外隔絕的感覺,想看場電影都要先走三個小時,然後搭電車到港島,多屌!



















連這種東西都有,扛出去賣給復古風的餐廳應該也可以換一點錢。

























這面牆就很突兀。









xyz資訊工坊

Yorkie超皮的。











我在幫他們拍照,突然Yorkie就將相機都交給小芯,並且跟我說:「來,接裡一起擠,接裡位置很寬!」不知道該怎麼說好,這群港仔講普通話的時候都超好笑的,或許他們是很認真的跟你說話,可是聽起來都像笑話,更何況真的在講笑話的時候,那更好笑。





還沒結束,他們開始又咭哩咕嚕講一堆我聽不懂的廣東話,然後開始大笑。我聽不懂,不過應該不是在講我壞話才對。才剛說完,Yorkie和阿威開始挑傢伙,小芯跟大頭跑到房子前的廣場架腳架。



「我們來照相。」

「喔好呀!」

大頭的雲臺在我相機上,所以我就過去腳架那邊設腳架。笑聲傳來,我抬頭一看,靠背!他們都去搬傢伙了。大頭不知道那搬來的電視機,阿威竟然還有豬籠。







「你企找一個來跟我們一起!」Yorkie對我說。

「好!等一下!我設定好自拍一下。」

我看前面的雜草很礙眼:「這草會擋到畫面耶!」



阿威聽到直接就把豬籠重重的砸到到枯枝上,那動作超好笑,還用滾動豬籠壓草。Yorkie更靠背,他竟然就拿著大剪刀剪草,哈哈哈哈哈~~~~真的是就地取材。大頭吵著說:「快點!電視很重!」















阿威的豬籠也不是普通的輕,我還在僑畫面,他就操著香港因的普通話說:「不介意的話,可以快一點最好!」他們講普通話真的好好笑。







我找到比較Kuso的只有電扇了,哈哈!其實裡頭還有冰箱,但是那太重了。







在古厝鬧完了,我們繼續前進。











走了一段,又到了另一邊的海邊,這趟路真的是步道接森林、森林接溼地、溼地接海邊、海邊接溼地、溼地接森林、森林接步道,就這樣一直切換,景色跳痛很大,很有看頭。















之後來到的一個點,這裡有一種奇怪的植物,叫做「魚藤」,然而,眼前的「白花魚藤」只是魚藤的其中一種。



















「魚藤」這玩意是一種攀援植物,與海邊的紅樹夾雜生長,樹汁有一種叫做「魚藤酮」的物質,於藤打碎後加水混合,然後放在有魚出沒的河口洞窟,就可以把魚麻醉,被麻醉的漁會浮在水面而方便捕魚。



然而「白花魚藤」比較特殊,因為它所含的「魚藤酮」並不多,所以在毒魚時效果並不好,或許也因此可以免於被砍伐的命運,一般魚藤只有手指粗,而這裡的魚藤卻大的比鬼還要粗。






看到這些魚藤後,我終於相信泰山不是在齁攬的,小時候總覺得根本不可能有像泰山那樣盪來盪去的植物從在,林被家鄉的榕樹鬚當一下就斷掉,不摔始才怪,還要幫榕樹綁辮子才堅固一點,泰山最好那麼閒,還幫每棵樹綁辮子。不過這時才知道,「泰山是對的」,真的有這種植物。











注意看喔,有的是樹,攀附在上面的才是魚藤。







你看,比人的腰還要粗。









警告牌示寫著:「請勿攀爬魚藤或騷擾。」不過我實在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還是偷偷的推動了一下最粗的魚藤,因為它長得很像木頭,應該已經像樹那樣硬梆梆才對。結果沒想到,我這樣一晃,那些魚藤都盪了起來,太屌了,即使它那麼粗,都還是有彈性的。







我猜想這些超粗的魚藤,應該是小時候就攀在小樹上,然後小樹長大,魚藤也長大,最後才有可能造就成這樣的景象。不然那麼粗的魚藤,又軟趴趴的,怎麼可能爬的上去或是拋上大樹上,除非有練過,不然不可能。










在魚藤那開了眼界,也休息了一下,我們繼續往下一個點走。看下一篇吧!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ecucxwnxnn
  (2010-07-26 04:10)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