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劉品言抽煙的圖片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轟拱侯腮雷啊(B)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1  
0
 
0




睡飽了,接近中午,搭了巴士來到中環搭地鐵,凱蒂說要先帶我去旺角附近晃晃。此外,旺角也有一個我想去的地方。凱蒂拿了2000港幣給我,這些現金是 for 吃東西或是在一些無刷卡的小攤子或小店買東西用的。回台灣前再把沒用完的她就好,所以這樣我少了很多手續費,「有凱蒂銀行真好」。







一出旺角站,看到的就是很道地的香港。第一個印象還是很緊,因為在香港700萬人口共存的情況下,空間真的不能奢侈,看得到的只有馬路跟房子,光這些就擠滿了半個天,再也看不到其他多餘的view ,像是花蓮的山景等等之類的,在旺角幾乎是不可能看到。第二印象是旺角這地方並不是很乾淨,感覺地板總黏著一層油,到處都是零碎的紙屑跟菸蒂。說真的,台灣乾淨的地方大概遠多於香港了。




xyz軟體補給站


這裡不只緊,招牌更是誇張,這像是一種惡性競爭,招牌一定要一家要比一家長,蓋住另一家的人就贏了一樣。或許對香港人來說,造就見怪不怪,在我眼裡,第一次看到會覺得很特別,但看久了還覺得真的沒啥美觀。











水果攤吸引了我的注意,因為蓮霧很特別。本來還想買來啃看看的,但是還沒說出口,凱蒂就說不要以為這蓮霧很紅,其實不好吃,是泰國種的。







第一次過斑馬線,聽到這紅綠燈叮叮作響,在綠燈的時候更有快速的連聲,挺吵的。後來才知道,這就是是給盲人聽的鈴聲,好的是香港對於這些殘障人士很重視,不過真的幾乎整條街都在叮叮做響說,不管是紅燈還是綠燈都會響,不一樣的在於紅燈與綠燈時的聲響頻率會不同。不過要是我住的地方下面就一個紅綠燈,我想我應該得躁鬱症才對。







過了天橋,就到了我指名要去的通菜街。通菜街分為兩個主要的特色,一段是有名的女人街,另一段是金魚街。而我想要去的就是金魚街。







在還沒工作前,我想有的人應該知道我有在養孔雀魚,當時我養的魚就是賣到金魚街的一家店,叫「孔雀世界」。當時香港養孔雀魚的風氣剛起,台灣倒是已經有幾年了,所以在品種與養殖技術的交流上,都比香港好很多。唯一不同的是,香港消費能力很強。有一個到香港工作的吳大哥,在網路上認識了我,本來是我的客人,後來卻變成了好朋友,然而,我的魚可以打進香港市場,就是吳大哥幫我牽線的。



吳大哥挺有趣的,比我大快一輪的爸爸,家裡經濟似乎不錯,月入也是好幾十萬的傢伙,在香港工作只是無聊,所以開始培養起養孔雀魚的興趣。我還記得第一次我在台北跟吳大哥相約的時候,他留了點小鬍子,穿得很有品味,背著一個LV的包包,可是LV的包包通通是裝檳榔。我笑說:「吳大哥,你是怎樣,好好一個LV的包包通通裝檳榔是怎樣!」他說香港根本沒有檳榔這種東西,他只要回台灣,就拼命吃檳榔,每次還都吃到拉肚子,因為檳榔實在太寒了。真的就是如此,我跟大哥見面道說再見,他檳榔沒有停過。不只這樣,他回香港還會買一堆,分給香港朋友吃。



好像在台灣出境跟香港入境海關都不是很嚴,相反的台灣入境就嚴格了些。又因為香港的水族器材非常便宜,都是大陸過來的,當時我在建立新魚室的時候有請吳大哥幫我帶一些器材,結果他根本不跟我拿錢,對我超好的。然後每次吳大哥回灣,行李箱通通沒有衣服,反正台灣家裡有,然後通通裝水族器材。回去香港時,就通通裝檳榔跟我的魚,一下飛機就是先到水族街幫我卸貨。





這就是當時我的主力,莫斯柯藍。我喜歡拍照,在網路上拍孔雀魚的人很多,但我的拍法獨樹一格,多人很欣賞,卻也多人會說我純用後置改圖,其實魚本身沒那麼漂亮,我只能笑以待之。甚至還有人放風聲說我的魚很差,說因為買過,不過事實上那人根本沒有買過我的魚,只因為他也是買魚的人,所以就出這招。



我是堅持不參加比賽的人,因為孔雀魚的世界其實跟政治一樣,魚很美,但不少玩家的心都很醜陋,就算不是這樣的人,都很有可能因為總總原因而走火入魔,我就差點這樣。不過這都是兩三年的事情了,都過去了。



啊~~~現在看到自己以前拍的魚,真漂亮呀!



這裡整條街都是水族店,跟台北的民權東路一樣,整條街幾乎都是水族業。















香港金魚街好有趣,賣魚竟然是這樣賣的,他們都會把魚包起來,灌滿氧氣,標上價錢就這樣賣,好像台中一中街的果汁包一樣。當時我就有聽吳大哥說過,可是真的百聞不如一見,很有趣。







你看上面較大的魚,像血鸚鵡,也包成這樣在賣。











我大概看了一下價錢,果然香港賣的魚要比台灣的一般價貴上快兩倍,實不便宜,香港果然什麼都比較貴。



不只魚類,水草也是這樣包起來賣的。







其實也不是很懂這樣包著要幹麻,難道是為了省時間?客人一多,可能就很難像台灣那樣還要陪客人撈魚,一定忙不過來。不過這時人潮也不多,所以不是很懂。











走完了金魚街,發現孔雀世界不在了,不知道是搬家了還是根本已經沒有營業了,其他店賣的孔雀魚都是沒有品系的雜魚,看來香港養孔雀魚的熱好像還是起不來。







這整缸的哇看起來真過癮啊!全部拿來酥炸應該很好吃才對。



肚子小餓,可是金魚街沒啥好吃的一樣,這代凱蒂也不熟,所以幾乎都是看那家店人多才會是好吃的,不過怎麼看就是沒有人多的店家。後來看到臭豆腐,先買來充飢一下好了。











這豆腐不便宜喔,就這樣一塊,跟台灣有泡菜那樣差很多,好吃是好吃,但總覺得少了什麼一樣。







咖哩魚丸也很好吃,咖哩很入味,真的是超好吃的。







離開了金魚街,凱蒂說要帶我去女人街逛逛。











在到女人街的路上,我們意外發現有家店生意很好,二話不說,就進來了。店裡裝潢的喜氣洋洋,高掛著恭喜發財的字串彩帶,整家店就是紅通通的色調。















凱蒂的廣東話了得,才來香港沒多久,可是感覺都可以很簡單的跟香港人溝通。我本以為我最少聽得一點廣東話,結果沒想到廣東話竟然跟普通話那麼不一樣。還好啦!香港有多種語言,其實有一句話必學:「喔恩 Set 拱!(我不會講廣東話)」將人家就會換普通話跟你講了,哈哈!







凱蒂的福菜麵線,端上來的時候我是有點傻眼,因為剛剛看到他的價錢要跟台灣比的話,實在是貴。不過是我吃過了才換各說法,不要看它這樣喔,超好吃,實在很香很夠味。雞翅就真的不行了,凱蒂也很訝異,因為聽說香港人很愛吃雞翅,他們反而不喜歡吃雞腿,或許是雞腿的肉比較硬,雞翅又嫩有軟。也因為香港人愛吃雞翅的原因,所以在香港吃到的雞翅料理多少都有些基本等級才對,不過這家店的雞翅卻又乾又硬。







我的豬扒叉燒飯,好吃好吃。對了,我特別愛香港茶餐廳的飲料,因為他們很愛用檸檬(但是其實都是萊姆,在香港還沒看到檸檬咧!),所以很多檸檬相關的飲料,菜單上有鴛鴦讓我覺得好奇卻又不敢挑戰,最後就點了檸檬可樂。



屈臣氏很搞笑,剛剛去買東西,用很怪的普通話跟我說要找我20塊,我心想找20塊ok啊!那知道500塊找的錢通通都是20塊,結果我皮包裡都是滿滿的20塊。吃飽我拿出來由大到小排序,看過BJ單身日記就知道,要是我沒有排序好,就會不知道怎麼用錢,去商店掏錢出來就會慌亂。



怎麼這些地方的錢都很多樣,香港光錢幣就有三家銀行在發行,所以這20塊就有三種,更不要說其他的幣值,10、20、50、100、200、500等等的個三種,在來有更積掰的硬幣,什麼鬼數字都有,還有分的。我很囂張的將所有錢拿出來排序,要將三種分類,而且還要同一面,不然放不同面的話,我都會錯亂,以為是不同數字。




吃飽也有力走路了,咱們就來到女人街。






xyz
這裏好像台中的公園路一樣,都會有很多帆布搭起的攤位,高掛各式各樣的商品,大多是服裝跟配件,價錢很便宜。這裡有一點很像大陸,就是第一個開出的價錢都是超貴的,只要你敢砍,讓老闆自己在那邊演戲爽一下,最後就可以拿到滿意的價錢。至於我呢,我很懷疑我的笑容很迷人又誠懇,哈哈,所以很多攤都會對我很好,直接自動降很多價。



















離開了女人街,換要去尖沙嘴,凱蒂要帶我去見識所謂的Shopping Mall什麼。咱們坐地鐵過去尖沙嘴。



比較起來,台灣的捷運比較便宜一點。拿香港人口的比例來說,與台灣相比,香港街上的車子並不算多,凱蒂笑說開車是有錢人或者是有需要的人(住比較偏遠或是工作送貨等等需要)。所以說,在香港街上看到好車的機率很大,光這幾天,我就看到了一台法拉利,四台Porsche,其他賓士、BMW就不用說了,算是很平凡的。這大概多少也是因為免稅的關係,所以好車便宜了點。不過話說回來,香港為了抑制滿街的車,控制好交通,所以希望大家多搭大眾交通工具,這裡的油價跟車稅是讓一般人經不起的喔。







到了尖沙嘴,凱蒂問我要不要在就在旁邊的九龍公園晃晃,我當然好,因為跟我出去的人都知道,對於玩我一向很隨性,不希望有既定的時間表,倒是自己帶團排行程的話,我就會變成另外一種人,對時間斤斤計較。







這是一個很有趣的地方,香港人搞不好都很少來一樣,因為這裡幾乎都是外國人居多,尤其是外勞。











天氣很好,甚至是湛藍的天。在這之前,我還問過凱蒂香港會不會有藍天,她說基本上很少,因為香港空污其實也挺嚴重的。我真是好運,來香港都是好天氣。



















悠閒地在這吹風乘涼,跟凱蒂東聊西聊的,或許有人說來香港到這種地方會不會太無趣,但我卻相反的覺得,出來其實目的在於悠閒罷了,沒必要把自己搞得壓力那麼大,一定要吃到什麼,一定要玩到什麼才甘願,旅遊不會是一次,就像我去北京,也沒有想要再這一趟玩完全部,或許以後再也沒機會去,那就讓它過去吧。有誰可以在有生之年收集到全世界?對吧?















都是外國人。











在香港很容易看到的紅桃,因為廣東話紅桃的發音跟鴻圖同音,所以春節種紅桃來表示鴻圖大展的意思。











公園內還有鳥園,我很那悶這種鳥,是鶴嗎?會不會飛啊?怎麼都不會飛走?







凱蒂要帶我去海港城,但是他自己也從來沒有進來九龍公園過,所以也不確定要怎麼過去廣東道。所以.......我們迷路了(ㄧㄥ一)











這裡很多樓層都會打通,或是有天橋連接, 眼看海港城就在下面,可是怎麼繞,總是在別的建築物裡,就像鬼打牆一樣,永遠下不去地面的樓層。







不過也意外了發現一個看海景的景台,我就姑且拍拍照,欣賞一下美景。上圖最高的樓層,將會是香港最高的大樓「ICC」,因為還沒完工,所以在這之前還是「ifc」最高。











香港沒有地震,大約有700萬人,所以高樓林立,看到這些大樓其實很過癮,我也很期待晚上的夜景會是怎樣。








這些都還不算高,但是就因為外觀是鏡面的,我單單覺得很漂亮就拍拍而已。








Finally,找到路下來啦,進入了海港城。








海港城是一個大型的shopping mall,就如凱蒂說的,逛不完,而且來了幾次,到現在都還是沒有逛完過。香港對空間斤斤計較,好比一些餐館,位置都擠到不行,就連凱蒂家也是,空間利用得一吋不剩。不過卻在shopping Mall中見到空間極度奢侈,只能說海港城實在大到一個不行。







LV的店外竟然一堆人在排隊,香港真的還挺瘋名牌的。











逛完了海港城,跟凱蒂去吃個糖水,「新港中心」。











在香港好像很有名的糖水就是「滿記」,不過不便宜就是了,凱蒂怎麼找都找不到一樣,所以我們就隨便挑了一間。











這就是我們點的,其中芒果冰0分,倒是桂圓菊花凍超好吃。




吃完了差不多五點半,晚上另有一攤,所以我們要坐電車去了。











這是尖沙嘴A1出口旁的海防道,我看到這些樟樹又高潮了,這些比我在銅門國小看到的還要大好多喔。







這像誰你知道嗎?我偷偷的跟凱蒂咬耳朵,然後笑翻了。







功夫裡的「火雲邪神」,我拍到的角度都剛好不像,正面最像,可是我不敢拍他正面,怕被逮捕。







這是深水「土步」(打不出來,但是聽大家都說步),這裡一出站又是另一種世界,這裡整個區域都是賣電器的,任何你想得到的通訊電器產品可能都有喔,不過這次來的目的並不是要買這些東西,而是Dora跟我們約好要來這吃大排檔。











沒多久,我就看到在出口處探頭收尋我身影的Anti,這年假期間,他也帶了Anti嫂來玩。在公司說到我也要去香港時,我就約了他跟我們一起去吃吃道地的大排檔,Anti也爽快答應了。在陌生的城市有熟悉的人出現,莫名開心。不只這樣,隨後沒多久,Dora也來了,還帶著她上瑜珈課認識的朋友,總是露出害羞表情的Bonnie。突然有一種so unreal的感覺,這些人(除了Bonnie)都是我在台灣認識的朋友或是同事,因為我的關係,通通在香港集合在一塊。



這是我約的飯局,也是我要求說要吃大排檔的,早有耳聞這地方很有香港的味道,而且人多也好點菜。像台灣的有些熱炒店會叫「大排檔」,就是沿用這樣的名字。香港的大排擋就是在很露天場地,頂多頭上多個棚子,然後吃著熱炒與喝啤酒的模式。Dora原預計帶我們去深水步有名的大排擋,可惜今天恰巧是年初六,所以這條大排擋的街都沒開。我們搭電車,轉戰到的麻油地,那一代也有所謂的大排擋。



來到麻油地的大排擋,像是簡陋的圍屋,用鐵皮帆布圍起一個區塊。當我踏進這各區域的時候,差點滑倒。這地方的地板實在超油的,油到一個很誇張的地步,是乎幾百年都沒有刷過第一樣。我低頭一看,幾乎是會發起油光的地板,超好笑。我不斷提醒台灣來的朋友小心點,要是「仆街」就糗了。







這裡人超多,生意相當好。老闆端上了碗筷、一個大碗公還有一壺熱茶。我沒想很多,就覺得茶是用來喝的。話是沒錯,是用來喝的沒錯,但是似乎有另一個「習俗」,就是要拿來洗碗(。ㄝ。),傻掉了呀我!Bonnie說因為以前這種地方很髒,碗筷都會習慣在洗一便,到後來,只要來大排擋什麼的,大家都會習慣用茶洗一下碗。我自覺的要是在台灣我幹出這樣的事情,實在對店家不禮貌,搞不好店家還會惱怒不做我生意。不過在這,似乎都悉鬆平常,連店家都會幫您準備個大碗公,就是要讓你完成這「習俗」,好吃得心安點。





Bonnie很熱心地幫我們洗好所有的碗筷杯子跟湯匙。



我好奇地看著這裡的環境,實在有夠Local,我還問Dora,這裡要是下雨會不會就這樣漏水,她說會,這實在是太屌了。坦白說,這整個環境其實不大衛生,不過我本身對吃是不設限,來了就是要體驗,所以沒啥好怕的,倒是我約來的Anti讓我有些擔心,因為不知道他對這樣的環境會不會吃起來有所疑慮(要是是小柯或麗竹這幾個潔癖鬼來,我看他們應該很怕才對。),不過Anti跟大嫂倒是沒有嫌棄這裡,還看得出來很開心呢。







我完全不知道要點什麼,就全都交給了Dora點,反正我啥都吃,連蜥蜴蠍子都吃過了,沒在怕的。







點好菜等待的同時,我繼續以麥克傑克森的月球漫步方式到另一頭看看,順便拍拍照。











我看到照片前方這桌吃的食神裡頭做撒尿牛丸的「瀨尿蝦」,趕快又衝回去Dora那說我要吃那道菜,因為沒吃過,好好奇是有多好吃。





看一下那地板,就是傳說中的油光地板,走穩,不然就仆街。







你看,有狗又有貓,這裡實在太屌了。







本來以為大概跟台灣的快炒大同小異,結果竟然沒想到口味還是有那麼點不同,很多東西料理的方式不大相同,印象最深的是他們的炒三鮮,老闆端連同炒三鮮端來了圖中橘色碟子的醬汁,「蝦醬」,這又臭又鹹的東西,光用聞的實在有點靠背,臭翻了!不過真的就跟臭豆腐一樣,吃了會上癮,「侯侯沒啊~~~(好好味的廣東話)」。



Anti愛台灣除了志軒的婚禮跟我喝過酒,之後都因為大嫂不準,所以沒有再喝過。這次大嫂也來了,看她那麼開心我就趁機詢問了一下,果然OK,所以大家都喝起酒來。算夠給我面子啦~~在這啤酒跟北京一樣,好便宜。







將將~主角上場。其實不是那麼「好吃」,意思是沒那麼容易吃,因為賴尿蝦的蝦殼頗硬,肉又會黏在殼上。但是料理方式是油炸,所以殼其實很脆很香,我都是整隻連殼絞碎吃,其實蝦子只要是炸的,我都覺得蝦殼才是美味。結論,這瀨尿蝦的肉,一點都不像蝦,倒是很像蟹,怎麼說呢?蝦子的肉多是很有嚼勁,算是鮮味,蟹就是肉軟,但是不只鮮,還會很甜,所以這玩意說他是蝦,到比較像是蟹,一樣「侯侯沒啊~~」。











強調,Bonnie肩上那隻手是Dora的,不要在大家來找碴了。



吃完大排擋,本以為多了賴尿蝦應該會貴了點,沒想到瀨尿蝦在香港一點都不貴,結算連酒一個人才55塊,真的是我在香港吃起來算很便宜的東西了。



之後,Dora跟Bonnie說要帶我們去吃糖水,真棒!就在我們所在的大排擋不到50公尺處,就一家好吃的糖水店。











這家松記糖水店比本來凱蒂要帶我去吃的滿記要來得便宜一半,但是一樣很有名很好吃一樣。我們很幸運來的時候馬上就可以排到很前面,雖然還是等了約15分鐘,可是在我們之後,就一群客人蜂擁而上,真是瘋狂。



xyz軟體補給站







Anti跟大嫂也不怕生,我們一群人幾乎每個人都點不一樣的東西互相share,香港的糖水店好棒,樣是超多,很多也都是在台灣很難吃到的,甚至是連聽都沒聽過的糖水。









這碗叫做「Hello」。











這碗是我點的,我比須特別介紹,因為實在太好喝了,我忘了那叫什麼名字,因為他們通常都會有個怪名字來稱呼,就像剛剛說的「Hello」。







這碗是用萊姆汁,打蛋白花,更特別的是裡頭有家「畢其」,我不知道是什麼字,不過就是脆脆的東西,台灣也常吃到,在炸雞捲之類的小吃常有,然後再將它冰鎮,所以這碗是冰的,不然感覺但花湯又是甜的實在很怪,淡淡的萊姆香,又有淡淡的蛋香味(用蛋黃可能味道就太重),然後又有脆脆的口感,真的「超~~好~~吃~~」。











店家的人絡繹不決,我們吃完還在聊天,然後他把我們的碗收得很快,還會跟客人說這桌快好了,被感壓迫。不過這道不能怪店家啦,在香港這種小地方,幾坪大的店面對,賺錢要是不分秒必爭,搞不好店面的租金都付不起,所以我們就很認份的起身讓人,結束吃糖水的活動







最後在糖水店的地方跟Anti還有Anti嫂道別,他們明天晚上的飛機就要離開香港了。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ecucxwnxnn
  (2010-07-26 07:14)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1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