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qumiboyy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死神】《女英》第一部第五章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1  
0
 
0


?

好寂寞。雛森確實感到寂寞。她的隊員對她呵護備至,日番谷的態度竟如此要命的相似。他對她非常好,總是體貼,總是遷就,在那樣的完美中,雛森感到一股說不出理由的躁動,那渾沌莫名的忐忑,沒有圖鑑,無從辨認。她慌著,不知自己慌什麼。?




他身邊一直以來是她擁主位;她有豁免權。日番谷對所有人兇,就不可能對她凶,但今日的日番谷使雛森心裏發涼。她看著他們互動,感覺自己並不在裡面,像觀眾。?

?

雛森到了隊長會議外。急巴巴的等到會議散,便一股腦的將事情始末講給日番谷聽。

「……所以不應該是這樣的!」雛森急切的澄清,「副官沒有隊長親自授權,不能代為謄寫授權書,如果沒有隊長親口指示,也不能代為發佈命令,我覺得……」

剛出隊長會議的日番谷,已經很累了。他昨天只有睡兩小時,一大早就到現世監工重建進度,而今日竣工的建物才要申請所有權移轉登記和塗消登記,作業時程在相關單位跑完至少要五天,但總隊長要求一週內就要把空座町修復完成,還剩五分之四,是整地階段。地基有了,但上面什麼也沒有。

「照著松本的指示去做。」他說。

事情牽涉到雛森所服膺的規定,那是信奉了十幾年的體制,是絕對的法則,她無法就這樣按耐自己的心情,「可是這樣做是不對的!我認為還是應該照規矩來。自己一套作法,但那是不能拿出去對抗守規的其他人的……這樣的辦事方法,我不能夠認同。」

日番谷臉色不善,他儘管很想和顏悅色,但壓力與疲勞不能讓他有好口氣。

「妳聽好。這樣講好了,這種作法對十番來講是事實,所以我現在不是跟妳溝通,不是詢問妳的意見,而是命令。松本的動作都是得我首肯後才能行動的命令,哪裡有違法度?請妳告訴我。」

雛森怔著,心中那莫名所以的混亂更巨大了。她知道自己沒有把意思傳達好,雛森著急喊道。

「可是我以前在五番,藍染隊長就不是這樣子,日番谷君你……」

「妳剛剛怎麼叫我?」

突兀的降低了音量的嗓音傳來,使雛森明顯的震了一下。陌生的異感四面八方的圍上來,看一看就有一屋子高。它們壯碩的站著,欺進她,滿滿的在眼前掛著,還在變大。xyz軟體補給站

「我是日番谷,不是藍染。」他說,口氣聽不出情緒,「十番是這樣辦事的。希望妳明白。」

?

雛森再也忍不住的摀住嘴。她哭了。

好丟臉。真的好丟臉。她止不住自我厭惡的感覺,沒有一刻這樣具體的感受到難堪。她哭不是因為日番谷否定她,雖然她的確很容易就會因為別人的否定而沮喪,同時不是因為日番谷否定藍染感到不快,雖然她的確十分維護自己的隊長。那麼是察覺到自己正對著松本施以惡意嗎?怎麼能這樣呢?這一切過於混亂,她什麼也不知道了。

?

「我知道妳一向敬業,服從紀律,這是妳優秀的地方。我也知道平息五番隊員的抗議聲浪,併在十番底下,妳受了很大的壓力,對此也沒有向我訴苦,怕造成我的困擾,接受幫助,妳是很努力的在面對的。這我沒有否定妳。」

「不是的……」雛森泣不成聲,「並不是因為冬獅郎的話,我……」

日番谷控制自己口氣溫和,他沒有力氣以善的頭臉面對誰;現在的他,沒有能力可以安慰任何人。

「我不知道以前藍染怎麼交代妳,只是希望妳明白,儘管我是妳的親人,但妳現在以番隊副隊長的職稱在工作。到新的工作場所,適應環境是基本的,工作中要出錯了,最好有不被誰安慰的心理準備,這點妳是辦得到的。不要看輕自己、不要把自己和別人拿來比較,雛森就是雛森。雖然容易受人影響,不過總能好好的完成工作,是非常堅強的。」

?

格子窗外流霞似水,就要暗了,光從稀薄的遠處來,他背對著光,表情陷在幾個層次的黑裡,有的黑鍍上霞雲的微光,就有另一個算計的維度,難以捉摸,特別觸目。他在那魔魅的黑裡微勾唇角,笑了。?

雛森怔住了。頭一次覺得日番谷跟藍染像極了,他們明確篤定,深知她的脾性,走進來便知要怎麼安置她,在他們身邊,雛森感到踏實安心,她會知道自己在哪裡,她的手是手,腳是腳,那是一種接近於存在的感覺。但雛森為這個發現感到迷惑。這樣陌生的日番谷是遙遠的,她為這個新極了的認知揣揣不安,只能靠向他身邊,拉住他的衣袖,等他開口,日番谷口中有一個無比明確的世界,可以將自己鞏固維持:她要在那裡的。

那接下來我要做什麼?雛森趕忙擦乾眼淚,露出不好意思的、怕麻煩別人的羞澀笑容,那明快的表情有著俐落的感染力,使日番谷表情鬆懈了。他說手上的檔案都交給皆川,妳就先下班。她用力的點頭,終於破涕為笑,有朝氣的說,沒問題!請交給我!這就回去交接了。

雛森做事就是這樣的。她性子裡有一種倔強的牛脾氣,做事前不讓人分析,一定要自己想個透徹,然後就按照自己認定的那樣去做,但對自己的審美,同時非常不信任,好像慎重過度了以致於毫無把握。按照自己的方法來,最後總要徵求他人的意見,愁眉苦臉的說是這個好呢,還是那個好,搖擺不定。一定要別人認真的給意見,要敷衍了,就虎立起來,但那威儀畢竟是紙糊的,下一秒就又垂頭喪氣的捱到他身邊來,哭喪著臉說,怎麼辦。毫不掩飾的依賴人的樣子,讓日番谷覺得非常可愛

?

他回大堂時,只剩人見坐鎮。竹添出差,皆川睡死、與蓼科一同陣亡,醒著的櫻井正在掃蕩桌上食物,他的胃有一支大軍,此時張大眼,以困擾而尷尬的神情望著歸來的主子:知道日番谷還沒吃飯。

日番谷戰後第一次和松本面對面,是在十番收拾乾淨的食堂裡。伙食官皆已下班,她在內堂走動,她在做飯。他說,別忙了,先出來。

這話使松本挑起眉來,左手在他和內場間比劃著,「你的晚餐?」

「我不管。」他也乾脆。xyz

松本點點頭,迆迆然踱出來。

「坐下吧。」他說。

她尚未坐定,他的手便迅雷不及掩耳的支過來,在她的左臂、右腿敲敲兩下。松本一聲慘叫,狠狠的瞪著他。

「你怎麼這麼幼稚?」

xyz
他不置可否,回望她。

她臉色慘白,疼得眼淚汪汪,咬牙切齒的看著他。

「需要我繼續點明嗎?」年輕隊長的聲音冷,神情一派溫良恭儉讓,「右腕,上背,腹部──」

她忙打斷他,「夠了夠了──夠了!你都知道了還用得上我說?」

「這樣能出四番?」他認真請教。

她瞪他,「……我不想浪費四番的人力,叫人家用靈力給我治療。能自己好才是穩固的,依靠別人只是加速讓身體爛掉罷了。」

「──哦,這樣注重健康啊,」日番谷低沉的嗓音異常好聽,「那麼就不知道是誰在我前面重傷了。松本,我記得這好像就是我隊席官,妳能告訴我嗎?」





松本臉色鐵青,手臂備戰性的交叉於胸前,指節都白了,他這才注意到天色,是有些晚了,也該讓她回四番,日番谷嘆了一口氣,口氣極柔的。

「吃飯了嗎?」

沒料到他身段這麼軟。松本頭一瞥,壓抑著心中惶惑的悸動的快樂,他也沒看她,正在擺碗。順著他鋪好的勢,她乖順的坐了下來。

「想喝甜湯。」

「卯之花怎麼說?」

她看著他,非常純真與無邪的、甜甜的喚著,「隊長。」

?

沒聽到這聲隊長,他聽不到。此時她碗裡的菜多了起來。她還沒吃完一口,新的菜又堆上來,松本正想隨便咀嚼一下就要吞,卻給他喝住,看著他的霸權,她不由得鬧起脾氣來。

「菜這麼多怎麼吃?」

「一口一口吃,」他從容且不容置疑道,「一定會吃完。」

「就不,」松本也乾脆,在他面前,她毫無疑問是個威權,「不想吃,也吃不下……」

「吃不下再給我吃。」

?

松本聞聲一震,知道自己不曾有過這種溫存。然而確實沒有嗎?她想起很久以前一次慣例性的隊長聚餐,他離總隊長最近,被夾進京樂、浮竹、卯之花這些年長的隊長中,圍困在生硬的話題裡。在他側坐的她,不時向京樂使眼色,當後者引開山本總隊長的話鋒,她便碰碰他的手,示意他進食。當日番谷必須表達意見時,她便不動聲色的把自己餐盤內好消化的食物悄悄放到他盤裡,一樣一樣移過去。

最後一項出現在日番谷漆盤邊上的,是她咬了一口的山藥。

他瞥她一眼,松本偏著頭,甜膩的將臉一皺:知道聚餐上有不准將盤內食物剩下的規定。他用筷子飛快地夾起那段山藥,看到月牙形缺口上整齊的牙印,邊緣沾著一排極細的粉色透明膏,他轉頭看她,松本原本無賴的臉突然不好意思的笑了,她指自己的嘴唇,以食指和拇指作勢一掐,左手做了一個抱歉的姿勢。塗在那片優美的豐唇上的,是透明粉紅的唇蜜。

她不要的菜,他放到最後才吃。日番谷看她已經在食堂內走動,搬來她用以備糧的空桶子──根本在搜零食的,脅迫輪值的隊員明天採買糧餉時必須帶去,順便幫她排隊,啊還有那個哪家的什麼什麼你一定要給我帶回來……較真的模樣使日番谷有了笑意。她晚餐吃不下太多東西,他還是半強迫的把她給餵飽了,看著菜不住變高的她,臉孔原本冷著,神情卻意外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仍舊是為難的、溫順的努力執行,那嬌憨的模樣,使他非常心折。

戰後第一次見面,他也沒能問她,想對她說,松本請妳告訴我,我是應該因為妳的擅入戰場把妳罵上一頓,恨不得就此掐碎妳,還是要講一句對不起,因為我讓妳擔心?可不可以請妳告訴我,我是該為妳的愛護感到喜悅,還是該因妳的專斷感到生氣?

?

可他沒能想這些。她咬過的蘿蔔上,帶有唇蜜的甜香。

花果氣味的甜香頑皮的煽動著,在味覺裡拉出一條特別高的線,緊緊拉著,到他再也吃不出其他氣味。灌了幾口水,口乾舌燥,那香仍然揮之不去。

?

(待續)?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jcxhcxe
  (2010-07-29 04:07)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1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