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qumiboyy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文學賞析:卡謬的『異鄉人』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1  
0
 
0
卡謬 (Albert Camus) 的『異鄉人』是一部大家熟知的短篇小說,當存在主義 (existentialism) 橫掃全世界時,更被列名為代表性的存在主義小說之一。姑且不論卡謬是否真正是一個存在主義者(他自己否認,而評論家也頗有爭論),他的這本小故事反而比他其餘的作品,如『瘟疫』或『墮落』還出名許多....很多讀者可以發現這個故事相當簡單或單純,但卻又不易瞭解,這篇文章嘗試做一個粗淺、主觀,但或許有趣的分析。



『異鄉人』基本上分為兩部,第一部六章,第二部四章,兩部互為因果,誠然是一部精簡、緊縮的短篇小說。第一部主要代入 Meursault 這個主角,他是在阿爾及爾(法國殖民區)的一家船運公司作職員,突然聽到母親在安養院過世的消息,他向公司請了假趕去那裡參加了一場「很無聊」的葬禮,事實上他並不難過,但是覺得天氣太熱,他和看門員還為了打發時間而閒聊起來。事實上,他也搞不清楚他母親究竟是哪一天過世的; 隔天他跑去游泳,碰到Marie,他以前的同事,他們兩人跑去看一部喜劇片,然後回家做愛; 隔天 Meursault 和朋友 Raymond 一起共進晚餐,Raymond 和他阿拉伯籍的女友有爭吵,要 Meursault 幫忙寫封信去「教訓」這個女孩,而 Meursault 欣然答應。


xyz資訊工坊xyz軟體補給站
隔週末,當 Meursault 和 Marie 又去游完泳,做完愛後,他們聽到 Raymond 在「教訓」他女友的聲音,而警察也來了,Meursault 安慰 Raymond 說他會上法庭替他說話的;隔星期天,Meursault 和 Marie 和 Raymond 去海灘遊玩,碰到了兩個阿拉人,Raymond 認出其中一位是他女友的哥哥,那兩個阿拉伯人威脅 Raymond 並輕傷了他,當後來 Raymond 掏出一把槍時,Meursault 將槍奪過來,叫 Raymond 別衝動;當大家都在午休時,Meursault 感覺炎熱且有點頭暈,於是獨自出去沙灘散步,不料又碰到其中一個阿拉伯人,當他掏出刀子威脅 Meursault 時,太陽強烈的光使得 Meursault 暈眩,於是他向那阿拉伯人開槍,並且對著那屍體補了四槍....這裡是第一部的結束。



第二部開始時,Meursault 已經在監獄中了,而法庭派給他的律師也慢慢死心,因為 Meursault 不但不信上帝,而且也不願表達任何悔恨,以至於接下來11個月 Meursault 就坐在那裡聽別人指責他的過去,指責他無情、無感覺,對於自己母親的死都失去人性,他自己也沒什麼話說,有時甚至聽的想睡; 審判已經不再是討論他殺了人,而是他是否在母親葬禮上有掉淚....Marie 來看過他一次,之後就不被允許再來,而 Meursault 一直宣稱是太陽光「導致」他開槍,最後宣判結果是死刑....



Meursault 獨自待在監獄不想見任何人,但牧師一直堅持要他認罪並承認他希望有好的來世,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 Meursault 突然激動起來,大叫他根本不在乎有沒有來生,為何他不能自己選擇他要過的人生,掉不掉淚和人生又有何邏輯關連?人終將一死,怎麼死根本沒有差別....在獨自平靜,Meursault 睡著了,他聽見平靜鄉村的細微聲音、海鳴的呼喚,他終於瞭解他的母親為何到了晚年還希望有個未婚夫,他終於瞭解根本沒有必要為她哭泣,他終於瞭解他的一生依據他自己的規則過得很快樂,縱然這個世界宇宙根本不在乎一個人類的死亡,他仍然希望他上斷頭臺時,有一群群眾用痛恨的咒罵迎接他。



我為何把劇情說這麼詳細? 因為任何真知灼見都是建築在對本文的詮釋及瞭解,沒有讀熟情節,談意見都是假的...就結構而論,很明顯第一部只是描述一個被動的角色浮沈在忙碌社會中,他的思考、價值觀都很消極,只在乎感官的舒適及依照自己意思行事;但是第二部卻是一個偶然的犯罪事件使得主角和這個社會產生了交集,但是互相衝擊的結果是這個體制無法接受這種行為模式,因此消滅掉這個角色。



xyz
就意象而言,整本書充滿著陽光以及海洋的意象,但是陽光和海洋在這本書中竟然也是謀殺案得「間接幫兇」,卡謬暗示了一種自然對於人類冷淡、漠不關心的可能性。請留意本書最後幾句話:"For the first time, the first, my heart opens to the benign indifferent universe..." 除了自然,體制也是毀掉主角的幫兇。書中對於主角的審判不禁令人聯想起卡夫卡 (Franz Kafka) 的『審判』,主角坐在那裡聽別人說他自己的故事,幾乎沒有人談論及謀殺,反而是在討論主角並未在母親葬禮中掉眼淚,也就是說主角 Meursault 是被判道德罪而死,並非真正是謀殺;卡謬在此,像卡夫卡的技巧一樣,充分顯示人生整體的荒謬性,以及體制本身、世界本身、死亡本身的荒謬性。



對於卡謬而言,勇敢接受人生或死亡的荒謬本質,是存在的前提,也由於人生沒有意義,因此像 Meursault 那樣的角色變成了「反英雄」(anti-hero),他的所作所為忠於他自己遊戲規則,不信任何權威,他為所有無意義,無希望的人類而死。他死在無意義、無希望的人類手中。因此很明顯:Meursault 就是卡謬塑造出來的「現代新耶穌」(抑或「現代反耶穌」?)。但是卡謬是否也在暗示我們應該像主角 Meursault 一樣,不做任何價值判斷,放棄我們具有之道德背景呢?自我漂流、信仰虛無?我們不得而知,因為卡謬死前,他的哲學理論一直沒有發展到一個合理的結果,很多地方甚至是互有矛盾的。但是這一點都不重要,對於我們讀者而言,只有書所傳達出來的訊息,能讓我們思考,這才是唯一重點。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jcxhcxe
  (2010-07-29 08:38)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1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