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aatqcaop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語言論壇:法文的變音歷史過程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1  
0
 
0
拉丁文侵入法國地區是西元前58年的事了,那時高盧還是說Francique及Gaulois一些方言的地區,基本上是個Celtic的語言區。但由於羅馬帝國統治時間相當長,到西元476年才被日耳曼人解決掉。所以之後,各地區方言不是徹底消滅,就是趨近滅絕了。至今遺留在現代法文中的「古字」,是還有(如 bief、craindre、chene....等等),只是相當相當少:大概只有5﹪的份量,其餘字彙和文法全部都是被拉丁化了。

但是,和其他Romance Languages(拉丁後裔女兒們的總稱)比起來,法文是非常獨特、及怪僻的:語言學家把它單獨歸類在Gaullic-Romance中;而其他如西文、義大利文是屬於Ibero-Romance的 --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法文的發音、字組、構字(morphology)都很不一樣。請看以下這個表:



Latin Italian Spanish French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animus anima anima ame

aqua acqua agua eau[o]

calidus caldo calido chaud

scribere scrivere escribir ecrire

vita vita vida vie



xyz資訊工坊
這種表是可以無限擴充的:打開字典對照一下,就可以找出一卡車的字,像這樣勉強可以看出和拉丁是有關係,但又是如此的不同,尤其和她的姊妹們站在一塊,簡直是怪胎 -- 差距很大了,但有哪些不同呢?很明顯,法文字的音節減少很多、很多子音都不見了、母音也有變化了、字尾母音也消失....等。這些變化是可以說是時間殺手所為的,當然也是有可能是那些「土語」加入干擾的原因。要更進一步了解這問題,請再看下面這張表:



Latin AD1100 AD1532 Modern French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ad pressum anpres aupres apres

dexter destre destre droit

vester vostre vostre votre

octo huect huict huit



以上那些AD.1100的字是取自『La Chanson de Roland』,而AD.1532的是取自Rabelais的作品。大家都看得出來:古法文保留了比較多的音節,也比較像她的老爸。雖然在拉丁中的「-er」在法文中變成了「-re」,母音有變化,且字母t之前的s都消失掉了....事實上,現代法文是鮮少有「母音 +st + 母音」的字組的,除非是不同音節的情況 -- 也就是說:在同一音節的情形下,法文是不允許[st]這樣的音的。例如: stella(L.) --> etoile(M.F.)status --> etat、districtia --> detresse。還有在「il est」中,「-st-」也是不發音的,連音時,t發音而已。



到目前為止,我們可以有個小預設:也就是在拉丁中,很多被母音包圍夾著的子音掉落掉了,然後變成母音合併在一起,造成發音困難,又引起母音變音的。為了方便發音,又創出一些新母音來應付不同的合併母音(不覺得法文母音很多,很多是別種語言或拉丁所沒有的嗎?)。以下這張表可以支持我們這個假設:



Latin 12th century Modern French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redere creire croire

videre veoir voir

precaria proiier prier



以上所列的12世紀的字,是取自Chretien de Troyes的一部宮廷愛情詩中的,在此時的法文,和中古英文一樣,拼字(spelling)尚未穩定下來(issi 或issy;anz或ans都可以通用....)。在這裡,我們看到一些「進化中的字」-- 介於拉丁和現代法文之間的字,它們顯然保留了較完整的音節結構,也顯現出母音在合併的狀況。可見子音省略或脫落是發生在很早的時候,12世紀已經開始在進行了。



也由於可以比較的實在太多,我們只選動詞部份看看這裡論的可行性,以下是一些比較出來的通則(當然都有例外,我們只是研究其大致現象而已):



(1)拉丁中第二、三組conjugation的字尾都是「-ere」,在法文中大致變為「-oir」,如:

xyz軟體補給站valere --> valoir、assidere --> asseoir、fallere --> falloir、bibere --> boir....等。



(2)回到我們的假設,把一些母音夾著的子音刪除,如:facere --> faere --> faire

placere --> plaere --> plaire

tacere --> taere --> taire

extrahere --> extraere --> extraire....等。



我們可以推出在「-ae-」和「-ai-」之間有著規律的互相對應關係。也就是說:刪除固定子音是有可能導出規律的組字原則的,也很有可能就是當初這些字形成的狀況。



(3)同樣的方法:brugere --> bruere --> bruire

nocere --> noere --> nuire

conducere --> conduere --> conduire

lucere --> luere --> luire....等。

我們又導出在「-ue-」、「-oe-」、和「-ui-」間有著必然的對應關係。



(4)再來:dicere --> diere --> dire

legere --> leere --> lire

frigere --> friere --> frire....等。

又在「-ie-」、「-ee-」和「-i-」間有組字上的邏輯關係。



(5)如果在沒有子音退化掉的情況下,拉丁第一、四組conjugation字尾「-are」和「-ire」分別在法文中轉變成「-er」和「-ir」,如:

appellare --> appeler、amare --> aimer、finire --> finir、venire --> venir....等。



其實再比下去,類似的通則會非常多,而不論多多通則,都只會通向一個結論:子音的退化省略是法語構字、變音的一大主因,無可否認。至於為何會產生這情況?我目前尚無法提出任何證據說明,但我想可能是方便發音記載,將大字化小是很正常的。此外,也有可能是上一代的老人說話「口齒不清」,當文字通行流傳時,以訛傳訛的記錄下來了....^__^聽起來是很可笑,但畢竟什麼事都是可能的。



在母音合併後,很多變音和新的發明音都相繼出現,以下是一些可能的變音列表:拉丁[au] --> 法文[o](causa --> chose)、[u] --> [y](plus --> plus)、 [a] --> [e](amare --> aimer)、 [o] --> [u](resolvere -->resoudre)、 [p],[b] --> [v](habere --> avoir)、 [k] --> [s], [sh](calceus --> chaussure)、 [g] --> [ge],英文garage中的ge音(rugire --> rugir)....拉丁文中的c、g永遠是硬音,但法文都把它們軟化了(字首的字母g除外)....而[p]、[b]變成[v]是很有趣的情況:在西文中,「ba」的念法和臺語的「肉」是一樣的,是否代表著拉丁文中的b是像西文那樣發音的呢?不得而知,因為羅馬人如何說拉丁文已經無從考證了,只能靠著「重建」來獲致一個大致上的發音規則,諸多發音細節仍在爭議中。



以上的表,說實在的,只是個過度簡化的小結論而已,只是因為可以在一些字上尋找出組字的變化才提出來的。比如說字首的p、b大都有保留下來,並未變成v....等。然而,還是有很多字起變化的:debere --> devoir、opera --> oeuvre、mirabilia --> merveille、sapere --> savoir....等。



另一方面,法文那兩個很難發音的母音,如peu、oeil的那兩個母音,想當然是為了配合合併母音設的,如: paucum --> peu、pavor --> peur(拉丁的字母 v 是發英文 w 的音的)、oculus --> oeil、iuvenis --> jeune、butyrum --> beurre....等。可證明:這兩個母音和「-ue-」、「-oe-」、「-ou-」、「-ao-」都有顯著的相對關係。



和德文、英文比較起來,法文這個變音運動還算是小規模的了。有一點這三種都相似的是:字尾音的弱化或消失。法文字尾的子音幾乎是沒有在發音的,如pas [pa] -- 這和德文字尾子音發音但弱化有異曲同工之妙。試看在德文中:Tag [tak]、Kind [kint]、und [unt]、siebzig [zibtsi'ch']('ch' 是「ich」的ch音)。同樣地,英文字尾e不也是弱化消失的嗎?



但是,我可以假設,在古法語中,字尾的音也許是發音的,為何呢?請看下句:



donc en ist fors de la chambre son pedre; en mie nuit s'en fuit de la contrede...

(then he went out of the chamber in his father's house; 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he fled from the country....)



這句話是取自『Chanson d'Alexis』毫無疑問的:這句話是沒有主詞的,和西文、義大利文、拉丁文一樣 -- 光看動詞字尾變化就可以分辨六個人稱的。雖然我們都知道現代法語中主詞是不能省略的,但在古法文顯然是可以這樣的。



如果大家還記得Rabelais最有名的那句話:「Fay ce que vouldras!」各位可以知道,如果主詞可以省略的話,那麼字尾變化應該是要發音的,不然像現代法文一樣,有同音的字尾變化,就沒辦法有省略。



另外一個文法疑問是:古法文就使用那有名的雙否定(ne....pas、ne....jamais)嗎?好像也沒有。請看以下這句:



quant Ysolt ne me deigne amer, quant il a si vil me tient k'ore de mei ne li suivient?

(if Ysolt deigns not to love me; if he considers me so despicable that he does not now remember me?)



這裡整句只有「ne」來否定動詞,並沒有看見「pas」那一類的輔助否定詞,所以可以判斷出:雙否定應該也是中古法文後的事了。



最後一點文法的演變就是,拉丁的三性在法文只變成兩性,中性名詞是不存在的了。而拉丁中的中性名詞大都變成法文中的陰性名詞,如mare(n.)--> mer(f.);當然也是有變成陽性的,如corpus(n.)--> corps(m.),但是畢竟不多見。



大家都說法語說起來像唱歌:很好聽、又優美,也許是因為音節大量的減少,母音、子音都弱化了的原因吧?且連音(liaison)造成的「歌唱」效果當然也是不可忽視的原因,我認為。



以上的分析有參考『Dictionnaire Encyclopedique』、『New Latin Grammar』、『Mimesis』這些書,且古法文的翻譯是Eric Auerbach的版本,不敢掠美,在此註明!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kbbuobm
  (2010-07-31 15:29)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1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