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開心農場-xyz資訊工坊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為自己出征】Chapter 5 知識之堡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1  
0
 
0






Chapter 5 知識之堡



武士、松鼠,和瑞蓓卡再一次踏上真理之道,這次是朝著知識之堡前進。一路上,他們只停下來兩次,一次吃東西,另一次讓武士用磨利的鐵手套邊把亂七八糟的鬍子刮掉,把長得很長的頭髮剪掉。整理完儀容之後,武士看起來也感覺好多了,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自由。沒有頭盔,他可以自己吃核果,不用松鼠幫忙。雖然他很感激小松鼠的救命法,不過這實在不是個優雅的生存之道。他也可以自己吃已經吃習慣了的水果和草根,他了解到他再也不會吃鴿子、家禽,或是肉類的食物了,因為這樣就好像把朋友當晚餐似的。



在天黑以前,這組三人行翻越了一座小山,看見遠方的知識之堡。知識之堡比沈默之堡宏偉,大門是純金打造的,這是他見過最大的城堡----甚至比國王為自己建造的城堡還巨大。武士一邊所賞著眼前壯觀的建築,一邊想,這座城堡不知道是誰設計的?



就在那時,武士的思緒被「山」的聲音打斷:「知識之堡是宇宙設計的,宇宙是所有知識的起源。」



武士嚇了一跳,不過很高興再度聽到「山」的聲音。「我很高興你回來了。」他說。



「我從來都沒有離開過,」「山」回答說:「記得嗎?我就是你。」



「拜託別又來了。我現在刮了鬍子,頭髮也剪了,你覺得怎麼樣?」武士問。



「這是第一次你把自己修理得還不錯。」「山」回答。



武士被「山」的笑話引得大笑。他喜歡「山」的幽默感。如果知識之堡和沈默之堡一樣的話,他會很高興有「山」給他作伴。



武士、松鼠,和瑞蓓卡穿過護城河上的吊橋,停在金光閃閃的大門前。武士從脖子上掏出鑰匙,插進鑰匙孔裏。把門推開的時候,他問瑞蓓卡和松鼠,他們是不是要和上次在沈默之堡一樣先離開?



「不!」瑞蓓卡回答:「沈默只能一人享有,知識是屬於大家的。」



武士納悶,為什麼『鴿子』這個名詞會有容易受騙的意思。



他們三個走進門廊,也走進一片伸手不見五指、深沈的黑暗中。武士在城堡大門旁邊摸索著一般會在那裡的火炬,好照亮前路,可是撲了個空。一座有純金大門的城堡裡沒有火炬?「連觀光導遊手冊上的低級城堡都會有準備火炬。」松鼠叫他的時候,武士正在跟自己嘟嚷著。小心摸索前路,他走到松鼠身邊,看到在微弱的光線下,她正指著牆上一塊發亮的碑文。碑文上閃耀著:



知識為指引前路之光。



我寧可要一支火炬,武士想著,不過不管經營城堡的這個人是誰,此人對於節省照明費倒是很在行。



然後「山」說話了:「這句話的意思是,知道得越多,這裡就會變得越亮。」



「『山』,我敢打賭你是對的。」武士叫著說。話一出口,房間裏就變亮了一點點。



就在那時,松鼠又叫武士到她那裡去,她找到另一塊刻在牆上閃爍的碑文:



你有沒有把需要當作愛?



沒有甚麼頭緒,武士喃喃自語:「我想我得想出答案以後,才能再要點光吧!」



「你總算開始懂了。」『山』回答。



武士嗤之以鼻:「我要快點找到路出城堡,好登上山頂,沒時間在這裡玩什麼機智問答。」



「也許你在這裡應該學到的,就是你的時間永遠都不會不夠。」瑞蓓卡建議。



武士此刻並不想順從建議,也不想聽瑞蓓卡的繆論。有一會兒,他想乾脆就一頭栽進城堡的黑暗裡,胡亂地殺出一條血路。不過四周的黑暗蠻討厭的,而且沒帶劍,他也有點害怕。看來沒甚麼其他的選擇,他只有解開碑文的意義才行。  嘆了一口氣,他坐在碑文前面,再唸一遍:「你有沒有把需要當作愛?」



他知道他愛茱莉亞和克斯。不過他也承認,在茱莉亞開始躺在酒桶旁邊,大口灌酒之前,他比較愛茱莉亞。



「山」說:「對,你愛茱莉亞和克斯。不過,你不是也需要他們嗎?」



xyz軟體補給站
「大概是吧!」武士承認。他需要茱莉亞為他的生命添加的美。她言談機智,又會寫可愛的詩。還有他也需要她為他做的一些體貼小事,例如在他的盔甲還脫不下來的時候,常常邀請他的朋友到家裡來逗他開心。



他想到在武士生意清淡的時候,他們沒錢買新衣服,也沒錢請女傭,茱莉亞會為家人縫製漂亮的衣服,或是為他和他的朋友煮好吃的料理。他也想到茱莉亞把家裡打掃得一塵不染,他還真給了她不少城堡去清理。而且在他打完仗凱旋回國的時候,口袋裏常常一文不名,他們就得搬到一座比較便宜的城堡去住,他多半都把搬家的事交給她去做,因為他通常不在家,去參加什麼比武大賽。而當她把他們的家當從一座城堡搬到另一座城堡的時候,她看起來是多麼的疲倦,還有因為有盔甲阻擋,她沒有辦法接觸他的時候,她變得有多傷心。



「茱莉亞不就是從那個時候才開始常躺在酒桶旁邊的嗎?」「山」溫和地問。



武士點點頭,眼睛裡開始有淚。然後,他有了個恐怖的想法:因為不想責怪自己的所做所為,他選擇把責任歸罪到茱莉亞酗酒的習慣上面,說真的,他需要茱莉亞酗酒,於是他就可以說,每件事都是她的錯----連他給困在盔甲裡也是她的錯。



武士了解到他曾經多麼不公平地利用過茱莉亞之後,眼淚就從臉上流了下來。對,他需要她更甚於愛她,他希望自己曾經多愛她一點,少需要她一點,可是他不知道該怎麼做。



邊流著淚,他突然頓悟,他也需要克斯,更甚於愛他。武士需要兒子,好在他老去的時候,用他的名號出去打仗。但這不表示他不愛克斯,真的,他愛他兒子金髮的美貌,也喜歡聽他兒子說:「爸爸,我愛你。」可是,他固然愛克斯的這些特點,但其實這些也回應了他心中的需求。



一個想法突然如閃電般閃過他的腦海----他需要茱莉亞和克斯的愛,是因為他不愛自己。事實上,他需要所有被他從惡龍魔爪裏救出的公主的愛,以及所有他上戰場去保衛的人的愛,因為他不愛自己。



武士越發痛哭起來,因為他了解到,如果他不愛自己,他也不能真正愛別人,他對別人的需要會變成障礙。



當武士承認了這點之後,一圈美麗、明亮的光線籠罩在四周,照亮了黑暗。他感到有一隻溫柔的手放在肩膀上,淚眼模糊地往上看,他看到梅林正朝他微笑著。



「你剛剛發現了偉大的真理,」法師告訴武士:「你愛自己多少,就只能愛別人多少。」



「我要怎麼開始愛自己?」武士問。



「了解自己知道什麼,你就已經開始愛自己了。」



「我知道我是個傻瓜。」武士哽咽地說。



「不,你了解了真理,真理就是愛。」



梅林的說法讓武士覺得受到慰藉,也就停止了哭聲。眼淚乾了以後,他看到房間裏瀰漫的光線,這和他以前所看過的光都不同,這股光線似乎沒有光源,卻又無處不在。



梅林說出武士的想法:「沒有比自知之光更美的東西了。」



武士看著他四周的光,再看看頭頂上的暗影。「這個城堡對你來說一點也不暗,對不對?」



「沒錯,」梅林回答:「一點也不暗。」



受到了鼓勵,武士站起身,準備繼續向前走。他謝謝梅林在他還沒有呼喚之前就現身。



「沒關係,」法師說:「人不一定知道什麼時候該開口求救。」這麼說著,他消失了。



武士開始往前走,瑞蓓卡從前頭的黑暗中飛了出來。



「哇!」她興奮地大叫:「我有好東西要給你們看。」



武士從來沒看過瑞蓓卡這麼失控,她通常都蠻冷靜的。可是現在,她在他的肩膀上跳上跳下,簡直不能自持,一邊領著他和松鼠到一面大鏡子前。「就是這個,就是這個,」她大聲地吱喳叫著,眼睛興奮地發著光。



不過武士就很失望了。「只是面破鏡子而已,」他不耐煩地說:「來,讓我們上路吧!」



「這不是普通的鏡子,」瑞蓓卡堅持:「這面鏡子不會照出你看起來的長相,而會照出你真正的自我。」



這句話吸引了武士的注意力,可是他並不興奮,他向來不愛照鏡子,也從不認為自己長得很帥。但是因為瑞蓓卡堅持,所以,帶著點不情願,他站在鏡子前面瞪著自己的倒影。本以為會看見一個高大的人,有著雙悲傷的眼睛和一個大鼻子,從脖子以下都包在盔甲裡。但是出乎意料的,他看見一個迷人又活力充沛的人,有著一雙閃耀著熱情和愛的眼睛。



「這是誰?」他叫著。



松鼠回答:「這是你。」



「這面鏡子是假的,」武士說:「我長的不是這個樣子。」



「你現在看到的是真正的你----躲在盔甲底下的你。」「山」回答。



「可是,」武士抗議,更仔細地端詳著鏡內的倒影:「這個人簡直是個完美的樣本,而且他臉上的表情是這麼的美麗又天真。」



「那是你的潛能。」「山」說。「美麗、天真又完美。」



「如果這就是我的潛能,」武士說:「那麼在我實現潛能之前,一定發生了甚麼很可怕的事。」



「沒錯,」「山」說:「你在你自己和自己真正的感覺之間放置了一道隱形的盔甲,這套盔甲存在了這麼久,終於有了形貌,變成永久的裝置。」



「也許我真的隱藏自己的感覺,」武士說:「可是我不能到處只說我想說的話,做我想做的事,這樣就沒有人會喜歡我了。」話還沒說完,武士就住了嘴。他了解到,這一生他總是過著要讓別人喜歡上他的日子。



他想到所有打過的仗、屠殺過的巨龍,和拯救過的公主,一切都是為了要證明他心地好、善良,又充滿了愛。但是事實上,他根本不需要證明什麼,他的確心地好、善良,又充滿了愛。



「天啊!」他叫著:「我浪費了一輩子。」



「沒有,」「山」很快地說:「你的一生並沒有浪費,你需要時間來學習剛才學會的東西。」



「我還是想哭。」武士說。



「現在哭就是浪費了。」「山」說。接著他唱道:



「自憐淚止於自厭,

此種淚不鏽鐵盔。」



武士現在完全沒心情欣賞「山」的歌謠或是幽默感。「你再唱這些爛歌,我就把你踢出去。」



「你辦不到,」「山」咯咯地笑著:「我就是你,不記得了嗎?」



在那個時候,如果能夠解決「山」,武士會很高興地舉槍自殺。好在那時候槍還沒有發明出來,所以實在沒有辦法趕他走。武士再一次看著鏡子,他看到仁慈、愛、熱情、智慧和無私和他對望著。



他了解,如果想要擁有這些特質的話,他只要收回這些特質就行了,因為這些特質一直為他所有。



一想到這裡,美麗的光芒又再度亮起,比先前更明亮,照耀了整個房間。大出武士意外,明亮的光芒顯示出,城堡裡只有一間很巨大的房間。



「山」說:「這是知識之堡的標準建造格式,真正的知識是不分類的,因為所有知識源自同一個真理。」



武士同意地點著頭。正準備要離開的時候,松鼠跑過來跟他說:「城堡裏有個院子,院子中央有棵大蘋果樹。」



「哦,帶我去看看。」武士叫著,因為他現在相當餓了。瑞蓓卡和他隨著松鼠進入院子裡,院子裡有一棵很大的蘋果樹,粗大的樹枝上低低的垂著他看過最紅潤、最鮮亮的蘋果。



「你覺得這些『辣果』怎麼樣?」「山」說著雙關語。



武士笑了出來,然後,他注意到樹旁有塊石板,板上刻著碑文:



吾獻此果無禁忌,

願君得果知野心。



武士思索著這兩句碑文,可是說實話,他一點概念也沒有,最後他決定放棄。



「如果你放棄,我們就永遠出不去了。」「山」說。



武士呻吟起來:「這些碑文變得越來越難了解了。」



「沒人說過知識之堡是好過的。」「山」堅定地說。



武士嘆了一口氣,摘了一個蘋果,和瑞蓓卡和松鼠一起坐在樹下。「你們知不知道這兩句碑文是什麼意思?」他問她們。



松鼠搖搖頭,武士看看瑞蓓卡,瑞蓓卡也搖搖頭。「不過我的確知道,」瑞蓓卡說,深思地說:「我沒有什麼野心。」



「我也沒有,」松鼠回應著:「而且我敢打賭,這棵樹也沒有野心。」



「她說得很有道理,」瑞蓓卡說:「這棵樹就像我們,沒有什麼野心,也許你也不需要野心。」



「樹和動物沒野心沒關係,」武士說:「可是人沒有野心會變成什麼樣子?」



「很快樂。」「山」唱起來。



「我不覺得。」



「你們都對。」一個熟悉的聲音這麼說著。



武士轉過身,看到梅林站在他們的後面,身穿件白長袍,手裡還拿著一枝笛子。



「我正想叫你來。」武士說。



「我知道,」法師回答:「人都需要被點醒才能了解一棵樹,一棵樹自足於身為一棵樹,就像瑞蓓卡和松鼠一樣,只做自己就很快樂了。」



「可是人不一樣,人有腦子。」武士抗議。



「我們也有。」松鼠有點不高興地表示。


xyz軟體補給站
「對不起,只是人有很複雜的腦子,想要讓自己變得更好。」武士解釋。



「比什麼好?」梅林問,隨口在笛子上吹出幾個音符。



「比他們自己好。」武士回答。



「人生來美麗、天真又完美,還有什麼比這些更好的?」梅林問。



「我的意思是,人想要變得比自己想像的更好,想要比別人好,你知道,我總是想做王國裡最優秀的武士。」



「對,」梅林說:「那個複雜腦子裡的野心讓你老要證明你比別的武士強。」



「這有什麼不對?」武士防衛地說。



「如果你們生來都一樣美麗、天真又完美,你怎麼可能會比別的武士強?」



「試試看也高興啊!」武士回答。



「是嗎?或是你老是忙著要變成別的樣子,就沒辦法只是享受做自己?」



「你把我弄糊塗了。」武士喃喃自語:「我知道人需要野心,人想要變得聰明,擁有美觀的城堡,想換馬就換馬,人想要做人上人。」



「你現在談到人都有想要變得富有的欲望,但是如果有個人善良、充滿了愛、有同情心、聰明又大公無私,那他怎麼還有可能比現在更富有?」



「那樣的財富不能拿來買城堡和馬匹。」武士說。



「那倒是真的,」梅林微笑地說:「財富不只一種,就像野心也不只有一種一樣。」



「對我來說,野心就是野心,不是做人上人,就是什麼也不是。」



「不只是這樣,」梅林回答:「由腦而生的野心可以帶來美觀的城堡,也可以帶來雄偉的馬匹,但是由心而生的野心還可以帶來快樂。」



「由心而生的野心是甚麼?」武士問道。



「由心而生的野心非常純淨,不會傷害任何人。事實上,這種野心滿足自己到某一種地步,還會自動滿足他人。」



「怎麼做?」武士問道,努力想了解。



「這就是我們要向蘋果樹學習的地方。」梅林說:「這棵樹長成一棵壯麗、完全成熟的樹,結出美好的果實,並且把果實大方地施給所有的人。人們摘取越多的蘋果,樹就長出更多的蘋果,也變得更美麗。這棵樹就是在做蘋果樹該做的工----為天下人的利益而開發自己的潛能,如果人有由心而生的野心的話也會做同樣的事。」



「不過,」武士提出反對:「如果我每天只是坐著分送免費蘋果,我就不可能擁有一座高級城堡,也不可能把去年的馬換掉,買一匹新馬了。」



「你就像大部分的人一樣,想要擁有很多好東西,但是分辨需要和貪婪是很必要的。」



「你去跟想換個好環境城堡的家庭主婦說說看。」武士反駁他。



梅林的臉上閃過好笑的表情:「你可以賣掉一部分的蘋果去買高級城堡和馬匹,然後把不需要的蘋果送給別人,讓別人也得到滋養。」



「可是在這個世界上,做樹比做人容易得多。」武士很哲學地說。



「這完全看你怎麼來看這件事,」梅林說:「你和這棵樹一樣,接收同等的生命力,同樣享用由地球提供的水、空氣和養分。我跟你保證,只要學習這棵樹,你也可以依循自然的腳步,為大家提供果實,同時很快的,你也會擁有所有想要的城堡和馬匹。」



武士惡作劇地說:「你的意思是說,只要往下紮根,把根留在後院裡,我就可以得到所有需要的東西。」



梅林大笑:「人類有兩隻腳,所以不必老待在同一個地方。不過,如果人能夠常常安靜下來,接受和欣賞,而不是跑來跑去地想抓住什麼,那個時候,他們就會真正了解由心而生的野心是什麼。」



武士安靜地坐著,深深地思考著梅林說的話。他仔細地端詳在他面前盛開的蘋果樹,再看看松鼠、瑞蓓卡,和梅林。這棵樹和這兩隻動物都沒有野心,梅林的野心顯然也是由心而生的。他們看來都很快樂,自給自足,都是生命美麗的模範。



然後他再看看自己,骨瘦如柴,一臉亂草叢生的鬍子,營養不良、緊張,抱著一身沈重的盔甲而精疲力盡。這些都是他從由腦而生的野心所得來的東西,現在他知道,這一切一定都得改變。改變的想法有一點嚇人,可是,話又說回來,他已經一無所有,所以他還怕失去什麼呢?「從此刻起,我的野心會由心而生。」他發誓。



說完這句話後,城堡和梅林同時消失了,武士發現又和瑞蓓卡和松鼠回到真理之道上。路旁有一條閃閃發光的清澈小溪。口渴的他彎下腰去喝水,有點驚訝地發現手臂和腿上的盔甲已經生鏽掉了下來,還有,他的鬍子又長長了。就像沈默之堡一樣,知識之堡又玩了套時間的把戲。



武士思考著這個相當奇怪的現象,很快了解到梅林是對的,原來人在聆聽自己的時候,時間真的過得這麼快。他想起以前要依賴別人來填補空虛,那時時間過得還真慢。



現在盔甲大部分都鏽掉了,只剩下胸甲,他感到多年未有的輕鬆和年輕,也發現自己比從前更喜歡自己。於是,踏著和年輕人一樣的堅定步伐,他向志勇之堡出發,瑞蓓卡在頭頂盤旋,小松鼠在腳跟旁邊賣力跟隨。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vuizhac
  (2010-08-08 02:54)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1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