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兩岸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青年发帖举报河南违法征地 遭跨省追捕被囚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3  
0
 
0
2009年04月08日05:38   中青線上—中國青年報

本報記者 王俊秀 實習生 王帝

年僅24歲的王帥剛剛經歷了一場牢獄之災。在中國青年報記者面前,他一直顯得很警覺,不時查看有沒有被跟蹤,然後不好意思地笑笑:“實在是被弄怕了,有些草木皆兵了。”

3月6日到3月13日,在上海和河南靈寶看守所,他度過了人生中最難熬的8天。“我到現在也想不通,在網上發一篇帖子,又沒對哪個人指名道姓,怎麼就算‘誹謗’了?”王帥對中國青年報記者說。

他更沒想到的是,靈寶市公安局的網警會如此有能耐,迅速認定發帖者是遠在上海的他,並跨省追捕,將他“捉拿歸案”。

跨省追捕

3月6日下午兩時左右,王帥正在上班,忽然有兩名著便裝的男子來到他們公司。其中一位元對他掏出證件,證件顯示對方是上海刑偵5隊的警員。他們要求王帥“跟我到公安局走一趟,我們有點事要問你。”

“我還在想是不是我租房的地方有什麼事了,就跟他下了樓。”容不得王帥多想,兩名便衣將王帥帶進了一輛桑塔納轎車。在車裏,王帥見到了兩名靈寶的老鄉,沒有親切的招呼,只有一副冰冷的手銬。後來王帥得知,他們是靈寶市刑警大隊的何豔偉和網警大隊的李平。

此時王帥明白了,肯定是自己在網上發帖披露老家河南靈寶非法征地,引來了禍端。

王帥向記者回憶了當時的情景:

“知道為什麼抓你嗎?”刑警何豔偉問。

“不就是我舉報市政府違法征地的事麼。”王帥說。

“那就對了,看把你本事大的。你還幹過什麼?”

“沒有。”

“沒有?那些照片怎麼跑到網上去的?”

王帥在上海市第二看守所待了3天。3月9日下午,上海警方和靈寶警方一起把王帥提出來,帶到火車站。“上火車前戴著手銬,一路上他們一直說,這次只是回去問問你。”

王帥說,在車上沒有戴手銬,但到晚上睡覺的時候,他被銬在了臥鋪床沿的欄杆上。“旁邊跟我聊天的乘客都不說話了,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我。”

因言獲罪

王帥遭此禍,只因他在網上發了篇“河南靈寶老農的抗旱絕招”的帖子。

2008年5月28日,當地政府以建設五帝工業聚集區為名,“租”用了大王鎮農地28平方公里,其中大部分是基本農田,約3萬余農民將失去土地。

市政府書面公告了地上附著物數量及補償金額,以每年1000元/畝的價格租地,30年為限。為促使農民儘快清理,政府承諾,在規定時間前清理完畢者,便可得3%地上附著物補償金額的獎勵。大部分農民為得到獎金,爭先恐後地把果樹、小麥等清理了。但有幾個村民研究了土地法,發現以租代征是國家正在嚴厲打擊的違法行為,先後在三門峽、鄭州上訪。政府為安撫農民,將租價提高到1年1200元/畝,終於達成協定。

王帥的老家在大王鎮南陽村,他在電話中得知此事後,感覺政府所為明顯違法,就上三門峽土地局、河南省國土廳網站查批文,並通過網路線上信訪多次向河南省國土廳遞交舉報信,但一直沒有結果。

“農民們大多以為土地是國家的,不知道土地是集體的,國家什麼時候想征就征了,只要補償附著物補償金和青苗費就行了,有關人員在宣傳時也故意這樣誤導。”王帥專門買了一本農村土地法律的書籍,讓村民們團結起來維護自己的權益。

王帥向記者出示了《土地管理法》,其中規定,徵收耕地的補償費用包括土地補償費、安置補助費以及地上附著物和青苗的補償費。而大王鎮村民目前得到的補償只有地上附著物和青苗補償費,土地補償費和安置補助費根本沒涉及。

2月12日,在多次求助無果的情況下,王帥“迫於無奈和義憤,想通過網路曝光,引起相關部門的注意,於是將照片發佈到網上。”

這個帖子一上網就紅了,網易、新浪、搜狐、雅虎等都放在首頁,也驚動了當地相關部門。

“我聽說員警去了我家,但沒想到,員警竟然到上海來抓我了。”說起此事,王帥仍心有餘悸。

被囚八日

3月10日,王帥從上海被帶回了靈寶。在公安局,王帥第一次做筆錄。“還是那兩個員警,他們想讓我寫悔過書,想讓我承認因為征地補償不滿意,誹謗靈寶市政府不抗旱。”

“地都征了,還抗什麼旱?”王帥反駁說,他認為自己說的都是事實,更沒有誹謗。

員警又讓他承認照片是移花接木的,王帥拒絕。

做完筆錄,員警給王帥發了拘留證,罪名是“誹謗”,“這時,警方容許我給家裏打了一個電話。我剛說了一句,‘我現在回來了,在靈寶市公安局’,員警就讓我掛掉了。”

下午5時,王帥被送到了看守所。

王帥的父親王社平告訴記者,3月6日王帥被抓後,至3月10日到靈寶,河南警方都沒有通知其家人。“那天我給兒子打電話打不通,就感到出事了。”

家人心急如焚,四處打聽無果。直到5天后,他們收到拘留通知書,才知道王帥在靈寶看守所。

王社平與靈寶公安局聯繫,希望能放人,得到的答復是:把地裏的樹刨了,人就出來了。王社平說要先見人,才肯刨樹。“那就等著吧。”對方說。

3月13日,警方將王帥作了取保候審,理由是“證據不足”。後來王帥才知道,原來是他家人和政府達成的協定,把果樹砍了,警方才答應放人。“要求我保持沉默,並每兩個月寫一封‘對發帖行為的思想認識’給他們。”王帥說。

這時,王帥離開公司有8天了,他生怕因此被公司辭退,“顧不得許多,就想儘快回到上海”。

“教訓一下”

“這個人實在是太過分了,你看看他在網上說的這些,簡直是胡說八道。什麼‘抗旱絕招’,明明是混淆視聽。這些地被征了,農民讓羊把麥苗吃掉,這是很正常的,沒什麼好炒作的。這樣說給我們靈寶帶來多壞的影響!”靈寶市委宣傳部一位王部長在接受中國青年報記者採訪時說。

王部長說,這個發帖人完全是“造謠”、“誣衊”,讓市里之前為抗旱做的很多工作都白費了,“實在是太讓人生氣了”。

王部長說,主要是水利部門認為這個帖子給他們造成了很壞的影響,“反映到公安,然後按照法律程式,對發帖者進行了處理”。

說到征地,王部長認為是“省裏統一規劃,手續完全合法,只是部分村民對補償有意見”。

記者在一份三門峽市人民政府土地管理文件上看到,題為《三門峽市人民政府關於靈寶市2007年度第一批鄉鎮建設徵收土地的批復》中寫到,同意靈寶市政府徵收幾個村的土地,靈寶市2007年度第一批鄉鎮建設用地共計33.4314公頃。批復中強調,“要嚴格依法履行征地批後實施程式,按照徵收土地方案及時支付補償費用,落實安置措施,保證其原有的生活水準不降低。”

但村民反映,征地後村民生活水準嚴重降低。蘋果是當地的特色產業,比如王帥家,都是20年左右的果樹,一畝年收入在7000-8000元左右,租地後一畝地才得1200元。還有村民種的是蔬菜,收入一個大棚就能達到1.5-2萬元。

王部長的說法是,土地補償費和安置補助費目前政府正在研究一個成熟的辦法。“不是不給,只是要想一個較好的補償方式。”

他說,以前“有過這方面的教訓”,補償費給了村幹部,被揮霍了,或者發到農民手裏,花完了又來找政府。“所以這次就想找個妥善的辦法,考慮給農民買社保,讓年老者有所養,給年輕人開闢一些就業崗位,比如園區優先用本地農民等。總之是想讓失地農民有所保障,但我們的良苦用心一些農民不理解。”

至於農民反映的“以租代征”,王部長說,征地手續得一批批地辦,由於要趕工期,有些規劃內但手續還沒辦全的,就以租的方式先占下來。

王部長說,政府一直在想辦法跟村民溝通,但總有些村民不理解,做出一些過激行為。“有意見可以通過正常管道反映,但不應該採取這種在網上發帖的方式,敗壞政府名聲。”

“做事就要承擔責任,受到一定懲罰,至少有點教訓,下次不會再犯錯。”王部長最後說。

不再“憤青”

“這件事確實給我一個深刻教訓,以後再不敢‘多管閒事’了。”王帥說。作為上海的一名白領,他這次“打抱不平”確實付出了慘痛代價。“再多拘我幾天,工作都該丟了。你知道現在工作不好找,回家務農都沒地了!”

王帥說,他“早已不做熱血青年好多年”,但這次看到鄉親們被“逼到了絕路”,忍不住站了出來。“我本來是想通過正常管道反映的,可根本沒用。”他向記者展示了通話記錄,有打給各級國土部門和相關紀檢部門的,“沒有任何回音”。這時他才想到在網上發帖,為引起人們注意,用了當時比較熱門的“抗旱”。

“有人說這跟抗旱沒關係,可能是,但我說的都是真話,怎麼就被當成‘誹謗’了?”

“本想幫鄉親們辦點事,結果把自己弄進看守所了。現在想想,能出來已經是萬幸了,也算得到教訓了吧。”

本報河南靈寶4月7日電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85.25.71.*
  (2009-04-14 16:10)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3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