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華納威秀-xyz資訊工坊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沙漠之花4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1  
0
 
0
打開封鎖



  不久,有位見過那照片的模特兒公司職員介紹我去拍照。我不明白她說什麼,但既然她給了我錢坐計程車,我就去了那地方。那裡擠滿了職業模特兒,每個都像繞看獵物打圈的雌獅般神氣活現。我向其中一個打招呼。

  「是什麼工作?」


  「倍耐力年曆。」


  「唔---」我點點頭,「謝謝。」那到底是什麼呀?


  攝影師泰倫斯‧唐納芬給我端來一杯茶,讓我看他的作品。桌上有一本年曆,每頁上都有一個不同的迷人美女。「這是去年的倍耐力年曆,」泰倫斯告訴我,「今年的會有所不同---全是非洲美女。」他給我解釋了拍照的程序。我直到這時才總算感到輕鬆自在,而旦從此成了真正的職業模特兒。工作完畢,我的照片獲挑選做封面。


  我的模特兒事業一帆風順,漸漸出名。我起先在巴黎和米蘭工作,後來轉去紐約,迅即紅起來,賺錢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我穿著白色的非洲長袍為某珠寶公司拍了一系列廣告,為露華濃公司拍了幾輯化妝品廣告,後來又成了該公司新香水艾姬的代言人。xyz軟體補給站


  那廣告說﹕「來自非洲心臟的芳香,每個女人都為之傾倒。」我和辛蒂‧克勞馥、克勞迪姬‧希弗、羅蘭‧赫頓一起出現在露華濃公司的廣告上。我越來越紅,不久就常常在各大國際時裝雜誌上亮相。


  新生活給我帶來興奮和名利,昔日的創傷卻依然使我苦惱。割禮之後我的陰部只有 一偭小孔,小便時尿液只能一滴滴流出,每次小便都要花上十分鐘。來月經時更苦不堪言;每個月總有幾天無法工作,只能躺在床上,痛苦得但願就此死去,一了百了。


  我以前在法拉姨丈家時,更曾因月經問題幾乎送命。


  一天清晨,我端著托盤從廚房去飯廳,在半路突然失去知覺,倒在地上。我甦醒後,馬魯伊姨媽說﹕「我要帶你去看醫生,今天下午就去。」我沒告訴醫生我以前行過割禮,他也沒有給我檢查,所以不知道我的祕密。「我給你處方避孕藥,應該可以止痛,」他說。吃避孕藥之後,我體內隨即產生激烈變化,既古怪又異乎尋常樣,我於是停止服藥。一切恢復原樣,只是痛得比以往更厲害。後來我又看了另外幾位醫生,也只是給我處方避孕藥。我知道要另想別法,便對姨媽說﹕「也許該去看專科醫生。」


  她嚴厲地看看我,斬釘截鐵地說﹕「不行。順便問一下,你對那些男人說過些什麼?」


  「什麼都沒說。只說我要止痛,就這樣。」我心裡明白她言外之意﹕「割禮是我們非洲人的習俗,不應該跟那些白人談論。」


  但我如今漸漸明白必須去找白人醫生討論一下,要不然我每月總有三分之一時間要活受罪。我去看邁克爾‧麥雷醫生,對他說﹕「有件事我一直沒有告訴你。我是索馬利亞人,我......我.....」


  他沒有讓我把話說完。「去換衣服。我要給你檢查。」他看見我面露懼色,便加一句﹕「放心,不會有事的。」


  他把護士叫進來帶我上我去換衣服,又問護士,醫院裡可有人會說索馬利亞語。護士回來時旁邊有個索馬利亞男子。我心想﹕「噢,真倒楣,討論這種事竟然找來一個索馬利亞男子做翻譯,還有比這更槽糕的嗎?」



  麥雷醫生說﹕「對她說,她封閉得太過分了,我不明白她怎能熬這麼久。她要盡快動手術。」


  我看得出那索馬利亞男子很不高興。他朝醫生瞪了一眼,對我說﹕「嗯,如果你真的想把封鎖打開,他們可以給你開刀。但你可知道這樣做是有違文化傳統的嗎?家人知道你要這樣做嗎?」


  「不知道。」


  「我認為你應該先跟他們商量一下。」


  我點點頭。他說這番話,是非洲男子的典型反應。


  一年後我決定動手術。麥雷醫生的手術很成功,我會永遠感激他。他告訴我﹕


xyz軟體補給站
  「不只你一個人有這種間題。常有婦女因為這種問題來求診,大部分來自蘇丹、埃及、索馬利亞。其中有些是孕婦,因為擔心不能生產,未經丈夫同意就來找我。我總是盡力而為。」


  不到三個星期我就能坐在馬桶上了。呼,.那種痛快非筆墨所能形容。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gnefpdg
  (2010-08-09 09:46)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1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