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開心農場-xyz資訊工坊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為自己出征】Chapter 3 真理之道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1  
0
 
0






Chapter 3 真理之道



武士醒過來的時候,發現梅林靜靜地坐在他身邊。



「對不起,我表現得一點也不像個武士,」接著,又厭惡地加上一句:「我的鬍子都濕透了。」



「別說抱歉,」梅林說:「你剛剛做了脫離盔甲的第一步。」



「這是什麼意思?」



「你會明白的,」法師回答,他站了起來,「你應該上路了。」



武士有點不安,他開始喜歡和梅林,和其他的動物一起待在樹林裡。而且,現在他也沒有別的地方可去,顯然茱莉亞和克斯也不想要他回家。沒錯,他是可以回去再幹武士這一行,他的作戰紀錄很好,不少國王會很樂意收留他。可是為什麼要打仗呢?似乎沒有什麼意義了。



梅林提醒他,新目標是把盔甲丟掉。



「有什麼用呢?」武士垂頭喪氣地說:「茱莉亞和克斯根本不關心我能不能把盔甲脫下來。」



「你要為自己把盔甲脫下來。」梅林說:「困在這件鐵甲裡已經給你造成許多困擾,而且繼續下去情況會變得更糟,你可能會因為弄濕鬍子而感染肺炎這種事,送掉一條命。」



「我想我的盔甲已經變成一個大累贅了,」武士回答:「成天拖著這麼件東西,只能吃黏糊糊的食物實在很煩,想想看,我連背癢的時候都抓不到。」



xyz資訊工坊
「因為有這件盔甲擋著,有多久,你沒有感受過一個吻的暖意、一朵花的香味,或是聽見一首優美旋律的曲子了?」



「太久了,我都不記得了,」武士悲傷地小聲說著:「你是對的,梅林,我一定要為自己把這件盔甲脫掉。」



梅林說:「你不能再像以前那樣的生活和思考,因為那就是你給卡在這一堆廢鐵裡的原因。」



「但是我要怎麼樣才能改變現狀呢?」武士不安地問。



「事情不像看起來那麼困難,」梅林一邊解釋,一邊領著武士走到一條小路前:「你就是走這條路才進了樹林的。」



「我並沒有走什麼路,」武士說:「我迷路迷了好幾個月!」



「人們通常都不能意識到自己走在什麼路上。」梅林回答。



「你的意思是說,這條路一直在這裡,只是我看不見?」



「對,你也可以從這條路回家,這條路通向虛偽、貪婪、仇恨、妒忌、恐懼、和無知。」



「你是說,這些缺點我都有嗎?」武士生氣地問。



「有時候,你每一樣都有一點。」



然後法師指著另一條路,那一條路比第一條路狹窄,而且非常陡峭。



「那條路看來有得爬了。」武士觀察著。



梅林同意地點著頭,說:「那就是真理之道,越往遠方的山頂就越陡。」



武士毫不起勁地望著那條陡路:「走這條路到底值不值得?到了山頂,我能得到什麼?」



「你能丟掉不要的東西----你的盔甲。」梅林說。



武士想了一想,如果他由原路回去,脫掉盔甲絕對沒希望,也很可能會被寂寞和疲倦給壓死。看來脫掉盔甲的唯一一條路就是走上真理之道,可是話又說回來,他也可能在努力往上爬的半路上累死。



武士看著眼前的這條陡路,再低頭看看包裹在身上的鐵衣。



「好吧,」他下定決心的說:「我要試試真理之道。」



梅林點點頭:「帶著這麼重的盔甲走上未知之路,這個決定需要很大的勇氣。」



武士知道自己最好在改變主意以前,馬上上路。「我去牽馬。」他說。



「哦,不行。」梅林搖著頭說:「這條路太窄,馬過不去,你得步行。」



武士嚇得像洩了氣的氣球一樣坐在石頭上。「那麼我寧可因鬍子濕了感冒而死。」



「你不必一個人走,」梅林告訴他:「松鼠可以陪你去。」



「你希望我怎麼辦?騎松鼠嗎?」武士說。他害怕和一隻能言善道的動物走這麼難走的路。



「也許你不能騎我,」松鼠說:「可是你需要我餵你,誰還能把堅果咬爛,推進你的面盔裡給你吃?」



聽到他們的談話,瑞蓓卡從附近一棵樹飛過來,停在武士的肩上,說:「我跟你們一起去,我到過山頂,我知道路怎麼走。」



這兩隻動物的自願幫忙給了武士所需要的額外勇氣。



他跟自己說,這真有意思,全國最頂尖之一的武士需要一隻松鼠和一隻鳥來加油!他掙扎地站了起來,向梅林表示他準備啟程。



法師從脖子上取下一把精緻的金鑰匙,在他們朝那條路走過去的時候,把鑰匙交給了武士。「這把鑰匙可以打開擋在路中間三座城堡的大門。」



「我知道,」武士大聲地說:「每一座城堡裡有一個公主,我會殺死看守她的惡龍,然後拯救……」



「別說這些童話了,行不行?」梅林打斷他:「城堡裡沒有公主,更何況,你現在的狀況也不適合去救公主,你得要先拯救自己才行。」



給這麼罵了一頓,武士閉上嘴,聽梅林往下說:「第一座城堡叫沈默之堡,第二座叫知識之堡,第三座,志勇之堡。一旦進入城堡,要等到學會該學習的東西之後,你才能找到出去的路。」



對武士而言,這一點也不像拯救公主那麼好玩,更何況,武士目前對城堡之旅毫無興趣。「為什麼我不繞過去就算了?」他悶悶不樂地問。



「如果繞過城堡,你就會遠離正道,然後迷路。到山頂的唯一一條路,就是穿過這些城堡。」梅林堅定地說。



武士望著陡峭、狹窄的路嘆著氣,那條路在高聳入靄靄白雲的大樹中消失,他感覺到這趟旅行會比打聖戰還要艱難得多。



梅林知道他在想什麼。「對,」他同意:「在真理之道上打的仗是不一樣的----這場仗就是學習如何愛自己。」



「我該怎麼做呢?」武士問。



「從學習認識自己開始。」梅林回答。「帶著劍是打不贏的,所以你把劍留下來。」梅林溫和的眼光在武士的身上停留了一下,然後他加了一句:「如果你碰到不能處理的事,只要呼喚我,我就會出現。」



「你是說,你能隨心所欲地現身?」



「任何自重的法師都可以做得到這點。」梅林回答,邊說邊消失不見。



武士嚇了一跳:「天啊!他消失了。」



松鼠點著頭:「有時候他實在表演得蠻過火的。」



「不要一直說話,浪費力氣,」瑞蓓卡罵他:「咱們上路吧!」



武士軋軋作響地點著頭表示同意。他們就這樣上了路:松鼠帶頭,武士殿後,瑞蓓卡坐在武士的肩上。瑞蓓卡三不五時地飛出去觀察地形,再回來報告前面的情況。



過了幾個小時,武士終於崩潰,他又累又痛。他不習慣不騎馬穿盔甲旅行。既然天色將暗,瑞蓓卡和松鼠決定,他們不如就在此休息過夜。



瑞蓓卡在樹叢裡,邊飛邊撿著莓子,回來把莓子塞進武士的面盔裡,松鼠到附近的小溪,用半個胡桃殼裝了水,帶回來給武士,武士再用梅林給的吸管喝水。不過,他累得沒辦法撐到享受松鼠接下來給他收集的堅果。很快的,他就睡著了。



第二天早晨,武士給照進眼睛的陽光給亮醒。不習慣這麼刺眼的陽光,他眨著眼睛,他的面盔從來不能讓這麼強的陽光照進來。在試著思考其中的緣故時,他發現松鼠和瑞蓓卡在看他,還一邊吱吱喳喳地聊天。武士勉強自己坐起來,突然發現視野變廣了,他可以感覺到輕拂在臉上清涼的空氣。他的面盔有些地方裂開,掉了下來。「這是怎麼回事?」他問自己。



松鼠回答了他沒有說出口的問題:「盔甲鏽了,掉了下來。」



「這怎麼可能?」武士問。

xyz資訊工坊

「你看了你兒子空白信之後,哭的眼淚讓盔甲生鏽了。」瑞蓓卡說。



武士想了想,他那時的悲傷太強烈,沒有盔甲能保護他,相反的,悲傷的眼淚,開始使包圍他的鐵皮裂開。



「這就對了!」他大叫:「真正有感覺的眼淚,可以讓我脫離盔甲!」



「他用好多年沒有過的快速度站了起來。「松鼠,瑞蓓卡,」他叫著:「騎驢看唱本走著瞧,讓咱們上真理之道。」



瑞蓓卡和松鼠太為發生的事高興了,沒有人跟武士說,他這兩句話押韻押得真差。



他們三個於是繼續往山上爬。對武士來說,這是個特別美好的一天,他注意到陽光篩過樹枝的小亮點,他仔細地觀察了幾隻知更鳥,發現這些鳥長得不完全一模一樣。



他跟瑞蓓卡提起這件事,瑞蓓卡高興地跳上跳下。「你開始能夠看到生命不同的形式,是因為你開始看到自己內心的不同處。」她咕咕地說。



武士想了一下,試著去推敲瑞蓓卡真正的意思為何。他還是太驕傲,不好意思發問,他總覺得武士應該比鴿子聰明。



就在那時候,出去巡邏的松鼠匆匆忙忙地跑回來。「沈默之堡就在下一個上坡的地方。」她說。



很高興能看到城堡,武士嘰嘰軋軋地走得更快,上氣不接下氣地到了山頂,他向遠方望了過去,一點也沒錯,沈默之堡在前面隱約可見,擋住了去路。武士向松鼠和瑞蓓卡承認,他有一點點失望----他本來以為沈默之堡會更壯觀一點,沒想到,沈默之堡看來就和其他觀光宣傳小冊上的城堡沒什麼兩樣。



瑞蓓卡笑著說:「當你學會了接受而不期待,失望就會少得多。」



武士為這句話的智慧點點頭:「我這一生中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失望,我記得我躺在嬰兒床上,認為自己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小孩。然後保姆低下頭來,看著我說:『只有生你的媽媽才會喜歡你的臉。』結果我對自己長得醜失望,又對她的不禮貌失望。」



松鼠說:「如果你真的認為自己漂亮,她說什麼都無關緊要,你也不會失望。」



對武士來說,這句話大有學問。「我開始覺得動物比人聰明了。」



「你能這樣說,就表示你和我們一樣聰明。」松鼠回答。



「我不認為這和聰明有關係,」瑞蓓卡說:「動物接受,人類期待。你從來不會聽見一隻兔子說:『我希望今早太陽會出來,我好去湖裡玩。』如果太陽沒出來,也不會破壞兔子的一天,光做兔子,兔子就很高興了。」

xyz資訊工坊

武士仔細地思考這席話,可是他無法想像,有多少人光是做人就會開心的。



很快的,他們到達城堡的大門前,武士掏出梅林給他的金鑰匙,插進了匙孔裡,他轉動鑰匙開門的時候,瑞蓓卡說:「我們不跟你進去。」



武士剛學會了怎麼去愛和信任這兩隻動物,因此很失望他們不能陪他進去。他差點把想法說出來,然而還是忍住,他又在期待了。



兩隻動物知道他有點怕走進一座毫無所知的城堡裡。「我們只能告訴你門在哪裡,」松鼠說:「可是,你需要自己一個人穿過那扇門。」



瑞蓓卡在飛走的時候叫著:「我們在城堡的那一頭等你。」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vuizhac
  (2010-08-10 04:17)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1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