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鬼故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超感人的鬼故事:點絳唇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53  
0
 
0
感人的鬼故事:點絳唇


  --當你吻上我的唇,我的生命就已經消失在你溫柔的懷中。

  心疼的感覺不過如此,就象在漫天細雨中的獨行,細柳如煙,幻出你前世的身影,而我滿面的淚,也許都只是雨。

  雨,在心里飛。

  漫天漫地的楊花在風中飄,新春與舊春有什么不同呢?不同的是人罷了。

  新春楊花似舊夢,夢中飛花亂人心。

  茶都涼了,喝茶的人都散了,茶杯上,我淡淡的唇印,如印在心上的烙痕,美麗而傷痛的烙痕啊,一生,一世,生生,世世

,永遠,永遠……

  我閉上眼,回憶起每一個細節,如細刀劃過心頭,雖然如此真實地痛,但卻無法阻止。

  在這深深的,對思念濃濃的,化不開的夜里,點上一支煙,煙霧中還有前世的影子,可是,臉上卻只有痛,如你最后看我時

的眼神,放開手后狠心走掉。生生世世了,便是如此嗎?坐下來,在淡淡的煙香中,聽我說,聽我說這個故事,也許這個故事有

點太長,會占用你整夜的時間,但,請必須聽我說。


  女子是細細弱弱的樣子,仿佛不經風吹似的,臉上有些淡淡的憂郁和落寞,素色的長裙仿佛是女子的注解,把整個人兒襯托

得更弱不禁風。長發隨意飄著,那隨意卻讓人覺得就是那樣了,只有那樣隨意的長發才屬于她。

  只是,女子的嘴唇是蒼白的,蒼白的一點顏色也沒有。

  彥生輕輕翻了一個身,從夢中醒來。夢中女子的容顏忽然象隱在了煙霧中,彥生再也無法清楚地想起她的模樣,只是記得她

一臉淡淡的憂郁和落寞,還有那蒼白的,沒有一點顏色的唇。

  身邊的妻還在沉睡,臉上仿有淡淡的笑,似乎夢見彥生金榜題名之時的欣喜。

  彥生輕嘆一聲,再也無法入睡,只是望著窗外的月光,想著夢中女子淡淡憂郁的臉。

  街邊新開了一家書畫齋,彥生踱步進去看看,書畫齋老板胖胖的,臉上帶著生意人特有的職業性的微笑。

  彥生在書畫齋里踱了一圈,確實有不少精品,只是,精品的意思就是要有等同的價格,那是彥生所付不起的。

  彥生正準備離開,忽然一副畫一下子躍進了彥生的視線,彥生呆呆地望著那副畫,畫中人也用憂郁的眼神望著彥生,彥生呆

在一瞬間,那畫中人的模樣,分明就是他夢中的那個女子啊,隨意的長發,素色的長裙,蒼白的,沒有一點顏色的唇。

  這副畫的價格不是很貴,可是于生活拮據的彥生來說,也抵得上半月的飯金了。只是,夢中那凄美如此的女子,今日就在畫

中,彥生如何可以不動心呢?

  彥生終是掏出了半月的飯金,買下了那副畫,小心地捧在手中,已經想不出回去后如何面對妻的唉嘆,也無法想剩下的時間

要在怎么樣辛苦的條件下生存。為了一個夢,世界上還有什么不可以,不能夠,不愿意舍棄的呢?如此這樣如你我的凡人。

  彥生將畫掛在墻上,他清楚地聽見妻在背后的嘆息聲。

  彥生夢中的女子似乎真切起來,彥生似乎在夢中聽到她輕輕地吐氣,還有細碎的步子慢慢移動的聲音,還有女子在床前俯視

他時那細細的輕嘆,似乎女子用那清婉的歌喉在低唱一支悲傷而凄婉的歌,彥生聽不清唱什么,但那歌似乎要讓他的心整個兒縮

起來,揉成一團,只有女子溫柔的手,才可以將這揉在一起的心撫平。

  夢的時間漸次地長起來,彥生仿佛過著兩種生活,一種是清醒時,看著與他廝守若年的妻,一種是他夢中時,那給他低唱的

,讓他心疼的憂郁女子。

  彥生常常站在畫前發呆,女子叫什么呢?為何唇是這樣的蒼白,面容是這樣的憂郁呢?

  彥生常常想著女子唇色紅艷的模樣,也許,她的唇紅潤起來,她就不會那么憂郁了,她有著多么美麗的唇線,可惜這唇卻這

樣的蒼白。

  彥生有時候都想呆了。

  一日看見街上賣胭脂水粉的,彥生不由地想,用這胭脂填上她的唇,讓她的唇更豐滿,更紅潤。彥生只是想看看女子唇色紅

潤的模樣。

  彥生買了極好的一種胭脂,那是種紅到柔和的顏色,干凈溫暖的感覺,胭脂還帶著淡淡的茉莉花香。回到家中,洗凈了手,

小心地將畫從墻上取下來,放在書桌上鋪平放好,然后用極細極細的筆,點了胭脂,一點一點地涂著畫中人的唇,那唇慢慢地紅

潤起來,可是,彥生卻看不見畫中人的眼睛,仿佛要落下淚來。
 涂上畫中女子的唇,彥生輕輕將畫掛在墻上,畫中女子的模樣美麗極了,可是,那紅唇卻讓女子的容顏更加憂郁。素色的長裙

襯著女子隨意的黑發,紅色的唇,仿佛就要飛起來一般,彥生看呆了。

  入夜,女子和往常一樣出現在彥生的夢中,女子的唇極紅,紅得象是天空中那抹流云,有點輕輕流動的感覺。

  女子輕輕走到彥生的床邊,嘴里輕唱著那支彥生熟悉的歌,那支彥生熟悉旋律卻從沒聽清歌詞的歌,這次,彥生終于聽清了

:“當你吻上我的唇,我的生命就已經消失在你溫柔的懷中……新春楊花似舊夢,夢中飛花亂人心……你看今夜月光好似情人憂

郁的眼睛,是否在我與你相遇,就已經注定了要分離……”

  彥生癡迷在這歌聲中,仿佛被施了魔法般。

  女子輕輕唱著,走到彥生的床邊,然后輕輕地低下腰,那憂郁凄美的容顏就在彥生的面前,那么近,能感覺到輕輕的呼吸,

還有女子幽幽的體香。

  彥生終于忍不住伸手去摟住那女子,女子紅潤的唇對彥生仿是種極盡的誘惑,那一瞬間,彥生已經想不出過去,未來,或是

現在,他只是想要,懷中這女子最溫柔最旖旎的一吻……

  彥生輕觸那張紅潤的唇,只一瞬間,彥生仿佛就失去了重量般,那溫柔的唇。

  彥生醒來時,外面的陽光正好,彥生想起夢中女子那溫柔的吻,仿佛只在剛剛一瞬間之前,一切還是那么清晰,感覺那么旖

旎。

  彥生慵懶地在床上想了一會,從床上起來,下意識地向掛著畫的墻上望去。

  墻上掛著一張什么也沒有的白紙。

  彥生呆呆地望著白紙,不知道紙上畫著的女子消失去了哪里,或者,如同傳說中所說的,畫中女子已經復活了,走入了人世



  從此女子不再入夢。

閱讀全文章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meledy
  (2009-04-23 14:03)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53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