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正妹照片-xyz資訊工坊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骸雲】鳳梨出罐賀?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2  
0
 
0
× 警告 非『腐』勿入



×  CP 骸雲
× 內容物 動畫198觀後產物,些許糖分(?





「夠了吧,誰允許你隨便殺了我的?」

雲雀看著骸悶悶的說道。

骸沒有回應,因為本來用幻覺掩蓋起來的人們一個接著一個的出現,

抱怨什麼的也自然的湧了上來。



「喂~ 弗蘭」殺人王子貝爾,從一旁走了出來,手上還拿了三把銳利的小刀。

「是~前輩」弗蘭也習慣性的回話,並把頭轉向貝爾。

「雖然用幻覺欺騙敵人也未嘗不可,但是有必要讓我們看到自己被殺的樣子嗎?」

總是笑著的貝爾,也是笑笑的說完了這段話,然後手上的金屬因為反射而閃了一下。

弗蘭只是悠悠的答到



「這你就不懂了,貝爾前輩 這可是為了真實感哦,

因為所謂的幻覺就是要看上去出其不意,是吧 師父?」

還轉頭看了骸的背影,得到的卻是骸的徹底否定。

轉過頭來看到貝爾爆了青筋繼續找著藉口的弗蘭又說道

「那就是那個啦,是師父的暴力趣味全開」

這次不只是骸的否定,連三叉戟也一同否定了弗蘭所說的話。

而弗蘭卻也沒有什麼特殊反應,跟平常一樣悠悠的說著痛,師父請您住手之類的話。

然後骸慢慢的回答了所有人的問題後,弗蘭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

準備作手勢的同時,三把小刀就

咻咻咻--的往頭上的青蛙帽一 一插入。

兇手在丟了武器後直接吐嘈「原來你個頭啦!!」



然後看到弗蘭身後的骸又提了個問題

「話說 六道骸的幻覺要維持到什麼時候啊,那傢伙不是被關在復仇者監獄嗎?」

明知道故問的弗蘭感覺像是炫耀般的反問「啊咧? 你們還不知道嗎?

那個鳳梨頭不是什麼幻覺,而是貨真價實的六道骸本人哦!」

不適合的話語,又招來頭頂被穿插的命運。

弗蘭僅僅只是「啊」了一聲,然後故作無事的說「Me師父已經從復仇者的監獄出來了」

此話引起在場所有人注意及訝異。

當然,連雲雀恭彌也不例外。


在一陣的驚訝與感嘆之後,雲雀又拿起手上的拐子。

「總之,可不需要你多餘的幫助哦」

儘管外表看不出來,但是內心卻是有小小感覺在胸口翻騰。

xyz資訊工坊
收起插在弗蘭頭上的武器,骸用對待其他人一樣的語氣對雲雀說

「請不要逞強,雲雀恭彌。」

這點對骸來說也是一樣,儘管外表裝作不在意,但是內心卻是希望能快點有

可以跟雲雀獨處的時間。

「你這種程度的男人,應該很清楚 利用了幻術了解到他們的招數就更加清楚了。」

敘述般的說著,骸慢慢的把視線從雲雀身上移開,看向剩下的真六弔花們。

「真六弔花,很強。」做個結論後,骸停頓一下,在內心想著。

所以我不希望你像我剛剛製造出來的幻覺一樣,我不希望你受傷。



所以...請不要逞強,恭彌。


「從此刻起就是聘上性命真正的死鬥了。」

聽到骸說準備要開始決一死戰的時刻,弗蘭似乎用幻覺變出個塑膠型的大聲公,

對負傷的戰鬥人員用平板的聲音宣佈



「來~要正式上囉!」



真正的戰鬥即將開始,所以人無不屏息以待。

聽到要戰鬥的雲雀,就想「算了...等打倒他們之後再跟你理論。」

骸沒有說什麼,只是看著雲雀的側臉微微一笑。


嗯,我等著。



× ×





結束了戰鬥,終於可以回到過去。

每個人都在向未來一起戰鬥的同伴們道別。



並盛中學,頂樓。



「哦呀,果然在這裡啊~」

回頭看了一眼發出怪笑的人,雲雀又將頭轉回繼續看著熟悉的風景。

骸沒說話,踏著輕巧的腳步走到雲雀身邊,坐著。

空氣中滿是沉默,兩人用自己的方式感覺對方的存在,在不透過言語的情況下。

「時間差不多了呢」骸輕輕的開口,從聲音聽不出他的內心在想些什麼。

「嗯...」發出單個音節,兩人繼續保持沉默。

一段時間後,骸又開口
「不是說要找我理論嗎?」

「嗯。」

「不是說要咬殺真正的我嗎?」

「嗯。」

「現在,真正的我就在這裡哦?」

「... ...」
像平常一樣,默默的讀著雲雀的心,骸伸手把雲雀拉入懷中,雖然嚇了一跳,但是

雲雀沒有做出太大的反應,他在感覺,感覺好久不見的、真正的、骸的懷抱。
「對不起,讓你等了十年...」斂下眼睫,骸的聲音像羽毛般輕柔,卻又不失真實感,

迴盪在雲雀耳邊。

「這句話,留給十年後的我吧。」聽起來淡淡的,但是卻有著深厚的情誼。

「嗯...」像是愧疚,骸的微擰著眉嘴角牽起一絲絲弧度。
心想,該是屬於十年後自己的雲雀恭彌回來時間了,眼角瞄到在校門口的一抹金色身影。



「我想,十年前的我現在一定想你了吧」骸說著,又露出了微笑。

牽起雲雀的手,往梅洛尼基地的殘骸移動。
出校門口前,在建築物裡,骸突然鬆手,對雲雀說「我在門外等你」。

雲雀隨著骸的視線看向門口,瞭解怎麼一回事後,對骸點點頭。
xyz
接著,兩人就並肩走向門口,經過迪諾身邊的骸沒有說話,臉上依舊是充滿自信的表情。

留下雲雀和迪諾兩人,骸走向距離門口一段距離的巷口,倚著牆等著雲雀。
似乎是說完道別的話了,雲雀朝著自己的方向走來,沒有過問,突然感覺自己

的手掌心多了十年前雲雀掌心的溫度。
只是微微一笑,隨後回應雲雀握緊了難得主動的那隻手。
到了基地之前,已經有兩人向雲雀道別,剩下骸。
依依不捨似的放開手,兩人面面相覤,然後雲雀丟了一句「我走了」,準備轉頭的同時,

骸拉住了他的手,在雲雀耳邊呢喃著什麼,隨後四周飄起了粉色的雪。

「...我最討厭幻術了。」像是在掩飾著什麼,雲雀甩開骸的手,頭也不回的跑走。

骸微笑著目送越來越小,直到消失的背影。
事物終將回歸輪迴,但未來的命運已經改變,過去的我不必承受現在的我,所接受不到的,

你的一切,過去的你也不必承受未來的你,為我所做的等待。


「我們十年後再見,恭彌。」





× ×





與過去的自己交換的所有人,回到了原本的這個世界。xyz資訊工坊
知道所有事都結束的雲雀帶著與幻騎士打鬥所留下的傷,離開人群吵雜的地方。
雖然受了傷卻不掩依舊高傲的姿態,雲雀抬頭挺胸的來到骸所在的櫻花樹下,雖然

在遠處就發現那裡有著一個,擁有寶藍色隨風飄逸的髮絲,雖然顏色不一,卻各自

帶有漂亮色彩,充滿自信的雙眼,永遠對自己朝思暮想的人,但他只是默默的走過。
「哦呀哦呀?無視我嗎?」看著經過自己身邊,卻沒有反應的雲雀的背影,骸出了聲,

眼前的人便停下腳步。

「這次,是真的哦。」用簡短的話語,對著自己最熟悉的人解釋到。

「...我知道。」沉默許久的雲雀回答。

「不咬殺我嗎?」透著溫柔的雙瞳,凝視著以飄落的櫻花為背景,明為雲雀的男人的背影。

「拐子」

「嗯?」骸早走雲雀旁邊,用手上的皮手套,逝去雲雀流出來已經乾枯的血。

「拐子,沒了。」清澈的雙眼,盯著異色的雙眼,誠實的說出原因。

「那要我弄一對給你嗎?」骸看著難得對自己如此誠實的雲雀,輕笑。

「不需要,我還有。」看到骸的笑顏,雲雀彆扭似的把頭扭向一旁。

「是嗎?」看到雲雀可愛的反應,骸的笑容變的更加燦爛。

「所以,回家後等著被我咬殺吧!」說著這句話的雲雀,帶著充滿自信的笑,看向久違的骸。
「嗯,我等著。」回應著雲雀的笑,骸說。
在櫻花紛飛的幻覺下,兩人像天真爛漫的孩子般,牽著手,路上邊走著還不忘拌嘴,但兩人

的臉上都是掛著幸福的微笑。



【終??】 By 黎大



總之就是198的觀後產物(?

這篇文還參考了動畫198這樣【[strike]廢話

[/strike]我還跑去看家教為來篇結束前的漫畫當參考呢~

不過沒什麼用到就是?【[strike]那你看屁啊!?

[/strike]總之我就是想灑糖~~~~(夠了你 ˇ ˇ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spyqbty
  (2010-09-04 06:39)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2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