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正妹照片-xyz資訊工坊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第164章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1  
0
 
0
往羊角獸化人部族的路上並非一帆風順,探險隊拔營不久便遭遇到兩頭遷移中的暗影魔豹,牠們從下風處接近突襲,應該是打算拖走一頭馱羊當大餐,雙方短暫交手後錯估形勢的雄雌魔獸受到輕創,似乎覺得拼命划不來而迅速脫離,冒險小隊也明白不可能追得上。



對於這樣的意外,貓嚮導們表示如果是領域型魔獸或是亞人部族很容易就能判斷他們的活動狀況,可是對沒有固定領地的遊移魔獸或掠奪部族很難事先預警,不過追蹤倒是沒有問題。



除此他們還透露另一個壞消息,暗影魔豹是其實領域型魔獸,現在是獵物充足的夏季,會這樣遷徙就表示有更強悍的魔獸霸佔其領地,如果是單獨特例就罷,要是多發生幾件那就大事不妙了。



這使隊伍中許多人感到忐忑不安,也讓這兩天一直在盤算結盟獸化人部族的兩名領隊再度想起此行的另一項重要任務,調查魔獸和亞人族的異常遷移狀況。雖然熊獸人巫師說去年雖發生相當規模的部族遷移,但今年到現在都還沒有這種徵兆出現,不過他們可無法就此放心。



畢竟熊獸人的壽命不比人類長,大約七、八歲就算成年,超過三十歲算高壽,那位喚雨巫師在諾瓦和懷特上次來時還是小孩,和龍盤據在此地漫長歲月相比,十幾年的經驗實在微不足道。



「放慢行進速度,小心警戒附近的異常狀況。」領隊略加思索後做出這樣的決定,離羊角獸化人部族剩半天路程,他不希望再出什麼岔子。有句俗語說「越怕出事就越容易出事」,似乎是印證了這句話,只是來的不是魔獸,而是一隊掠奪部族的亞人。



由於位於下風處,因此貓嚮導輕易地就發現對方存在而先發出預警,但對方直朝著這個方向過來,近三十頭馱羊的顯著目標不可能在這麼短時間內隱去痕跡迴避,所以可行的選項只剩將對方全殲一途。



「裝作暫停歇息的樣子,留下半數的人在馱獸旁,魔法師、較擅長射箭者和嚮導都隱藏起來,絕對不能讓他們走脫一個。」諾瓦發出指示,即使半數隊員也有十五人。



「咦!來的到底是七個還是八個?」貓獸人判斷來的亞人族應該是大哥布林,但對偵察極敏銳的奎里卻不敢肯定確實數目,但兩名領隊來說都差不多,他們確信來者必定會發動突襲,就算人數上仍處於劣勢也是如此。



敢在這種地區行走的外界人類商隊中必定有實力強大的好手,其他人也會有最起碼的戰鬥力,而且都擁有精良的武器,亞人族就算智力文化沒有人類高明,也不會笨到認為自己定能打贏兩倍人數的對手而不必付出重大代價。



可是若想拖延一隻商隊的行進速度就不同了,只要砍傷足夠數量的馱獸便可達到目的,如果能覷準當中的弱者擊傷幾個更理想。



假使附近有同族,便有更多時間召集人手吃掉這隻商隊,就算沒有,也只要不斷襲擾,直到他們沒有足夠馱獸能載運貨品時就會拋棄部份貨物,被放棄的受傷馱獸和貨物自然就成為這些掠奪部族的戰利品。



在商隊人手比馱獸多時,這招就不容易得手,所以諾瓦要隱藏起半數兵力,這樣對方才會認為他們有機會獨吞一大塊肥肉,而不是去找更多同族來圍攻探險隊。



留下隊員的任務只是鬆懈對方的防備,真正負責獵殺目標者是藏在暗處的弓箭手和魔法師,指揮者對自己手下的精銳有足夠信心,只要敵人接近到適當距離,就絕對沒有逃掉的可能。



幾乎每一個人都是這樣想的,但是當攻擊時機快要來臨時,奎里的耳朵動了動,他馬上明白自己先前感到疑惑的原因和此戰的變數。但貓獸人並沒有大聲發出警告,只對旁邊的人指了指某個方位,人類的聽力和貓獸人雖然有些先天差距,但受到提示後便很快發現問題所在,立刻準備好挪動箭鋒的方向以應付這個變化。



大哥布林的跳躍能力比普通人類強得多,所以喜歡用猛然躍出的方式達到奇襲震懾的效果,等所有人就定位後一起發動攻擊,以致造大量敵人來進攻的錯覺。諾瓦在等他們大半都停下來準備突襲的時刻,那將是最好的反突襲時機。



(已經有兩個目標就位,還不行,還不行,再等一下!)雖然內心焦急卻裝作談笑的樣子,為的就是那最佳時機。但背後一聲弓響和「動手!」的大喊聲讓諾瓦錯愕住,等他反應過來拔劍應戰時,忍不住忿恨地回頭看上一眼,卻看到讓他倒吸口涼氣的東西。



有個披著巨狼皮、頂著狼頭的大哥布林戰士倚躺在灌木叢上,其手中武器已斷,左脅插著根箭矢,而一道自左肩斜向右腰的巨大傷口尚在湧出鮮血,並不是只有冒險隊在算計敵人,掠奪部族同樣也在算計獵物。



因為距離近,不需要拉滿弓就可以發揮足夠殺傷力,因此弓手們放箭的速度是正常狀況快許多,七個亞人族在片刻間至少都挨上兩、三箭,五個魔法師準備的都是束縛行動用的魔法以防目標逃走,不過還能動的目標只剩兩個,以致於有兩位的魔法沒發出去,而有一個目標則同時嘗到風之鎖鍊和麻痺電擊的滋味。



裝作休息的誘餌們在這一輪遠程壓制後迅速撲上去,確實地讓所有來襲者斃命,大家這才鬆了一口氣。



「非常抱歉,因為情況危急,所以我擅自越權發動攻擊。」沒等領隊發話,穆就先開口了。



xyz資訊工坊
「不,你的處理很正確,當戰況發生不在預計中的變化,現場人員可以自行做最適當處置,不必按照原有命令。」懷特伯爵回應道。



大部份的年輕隊員或許還會被兩人的官腔唬住,但那幾個有點年紀閱歷的都明白,奉命行事的話,大部份責任是由下令的人擔,但是自行判斷的話,就要看結果了。有功便是應變得宜,出差錯就要究責治罪,只不過這次的狀況是前者而已。



在諾瓦候爵設下陷阱誘殲這批大哥布林的同時,他們也想出兩面夾擊的手段,實力最強的戰士繞道潛行至下風處,當正面的攻擊吸引住商隊的目光時,背後的襲擊能在短時間內造成嚴重傷害。



只是那名潛伏過來的戰士沒料到乍看之下沒有防備的獵物後方竟有相當數量的伏兵,一時的震憾讓他發出輕微聲響被貓獸人聽到而敗露行蹤。這名亞人勇士決定改變目標多殺傷幾個魔法師,如此可打亂敵人布署並警示同伴,但是他的舉動已被完全掌握住,才接近到兩名法師附近便受到弓箭的打擊。



由於有樹叢遮擋又是從側面攻擊,因此穆沒有射中要害,此時雙方距離已經很短,他立刻棄弓抽劍衝向對方。亞人勇士雖然沒讀過兵法,不過戰鬥經歷讓他們都明白「狹路相逢勇者勝」的道理,只有在其他人反應過來前先解決掉這個威脅自己的敵手才有生機。



這個大哥布林因為對手體型不如自己,認為可以憑著力量壓制住,卻沒想到自己手中掠奪來的鋼劍之『勇』,遠不如對方手上那把。看著散發青色燐光的劍向劈斷樹枝般切開自己武器的瞬間浮起和同族勇士暢飲搶來美酒的光景,當時有資深的勇士說有些外界人類會使用擁有神奇力量的魔劍,大家都說碰到這種好東西一定要搶來,如今真的遇上了,可惜已無法繼續想下去了。







「這些傢伙…有些麻煩呢!」對龍域各部族瞭解最多的密特拿根樹枝戳著被穆所殺的亞人勇士說。



「他們都死透了,還能怎麼樣?」克萊倫斯沒好氣地說,從早上開始只要這隻肥貓開口就沒好事,他已經不想再聽壞消息了。



「這些傢伙是狼牙哥布林的一支,這個部族相信巨狼的毛皮爪牙可以賦與力量,用巨狼的頭骨和毛皮做成的戰裝是勇士的證明,可是他身上沒有狼牙項鍊,那是首領的證明。」



「然後呢?」探險隊的大力士依舊是那種口氣。



「這就表示他們只是被派出來搜尋獵物的斥候而已,不遠處還有更龐大的本隊。」聽到這話的人眉頭都擠近了幾分。



「還有什麼要說的嗎?」越想避開就遇上越多,克萊倫斯乾脆反過來做。



「掠奪部族的首領一定是最強的勇士,部族的女人和小孩都在他身邊,而其他勇士則帶領各自的部下在外圍,每年會有一次挑戰首領之位的機會,其他勇士先競爭這個機會再和首領對決。成為首領的人要放棄原有部下分配給其他勇士,被趕下臺的首領則要重新建立自己的勢力以爭取挑戰機會,不過會失去地位的首領通常已處於走下坡的狀況,所以很少有能重新奪回位置的事。」



「通常斥候這種工作只要交給部下就行,而這個傢伙也很年輕,那一定是急著發展自己勢力的新晉勇士,才會親自帶隊出來搜索好多分些戰利品。也就是說他們最少有好幾個比這傢伙部下更多、實力更強的勇士。」



有關掠奪部族的組織以前就有好幾派說法,有的主張他們是像狼群般行動,有的認為他們是男人出來掠搶,女人守在巢穴,甚至有一派主張他們沒有女人,而會把其他種族的女人搶回去交配,可是生下來的全都是他們的種族。對諾瓦和懷特來說這個情報極有價值,只不過他們眼前最該考慮的是如何渡過危機,真被盯上的話,他們也不可能一直躲在羊角獸化人的部落不出來。



「這傢伙的實力怎麼樣?」諾瓦指著亞人勇士的屍體問那個曾與其短兵相交的隊員。



「排除武器差距因素的話,大概在劍師顛峰到大劍士下位之間,不過在這山林中潛行的本事,我們中沒人能與其相比。」不想讓大家低估敵人實力,所以穆用普羅西亞標準來評價。



好幾個實力不比這批精銳隊員差的勇士加上可能多達幾十人的戰士,在荒野中求生的大哥布林就算是普通戰士也不會比一般劍客遜色,而且他們還擅長在山林中潛行伏擊,真的憑實力硬撼,就算己方有武器上的優勢也未必討得了便宜。



因此諾亞想的是另一種辦法,「有沒有可能把這些被殺的大哥布林弄得看起來像是別的部族幹的?」



「嗯…」肥貓很認真的考慮過後回答道「許多部族都有從外界商隊手中交易到馱獸和人類武器,也有少數部族有穿鞋的習慣,所以要騙過那群狼牙哥布林也不是不可能。但是有幾件問題卻要先解決,首先是馱獸的數量太多,戰士的人數太少,不同腳印的多寡就會透露出這是一隻外界商隊。其次是不同部族殺死敵人後,為慶祝勝利都會有一些不同的做法,只有外界商隊才會直接放置不管。最後一點就是你們的氣味太淡了,不過這不算大問題,狼牙哥布林的嗅覺其實很遲鈍,大概就比你們好一些而已。」最後的話聽在部份隊員耳中,覺得肥貓是在笑他們的鼻子是裝飾品。



「我們有一批備用的鞋,給馱羊套在腳上,這樣就可以製造出隨行戰士是馱獸好幾倍的假像。那羊角獸化人殺死敵人後通常會怎麼處理?」這裡不但離那個部族很近,而且嫁禍栽贓為其製造敵人也可以更容易勸誘對方合作。



「他們是喜歡砍下對方首級,然後將部族釀的酒倒進那顆頭顱嘴裡,自己在頸部斷口處接滲下來的血酒喝。本地各部族就算會釀酒,釀出來的酒多少都會有酸味,不像外界商隊帶來的酒好喝,但是他們說用這種方法,酒的酸味就會消失而變得更香醇好喝。」



領隊正想下令把死者頭都砍下帶走時,肥貓卻又補上一句話「不過這個方法不能用,因為那個部族都不穿鞋。」



這盆冷水把有點年紀的諾亞嗆的不輕,一口氣差點緩不過來,調息了片刻才問「好吧!直接告訴我,那些有穿鞋的部族是怎麼做的?」


xyz軟體補給站
「符合要求的我一時只想到地獺人和虎爪獸化人,地獺人會用石頭敲裂敵人腦殼,趁新鮮舔食溫熱的腦漿,虎爪獸化人則會破開敵人肚子,掏出新鮮的心臟和肝臟吃,你們要選哪一種?」



許多隊員都在心中大罵,(這些該死的蠻族,原以為穿鞋的傢伙會文明一點,沒想到一個比一個血腥暴力。)



「那就挖出他們的心和肝。」諾瓦做出決定,就算他們沒人肯吃,心肝只要帶走找個地方埋掉或拋棄就行,要是用敲破腦殼的方式,除非那兩隻貓肯代勞,否則還真找不到人把腦漿舔乾淨。



但是領隊下令了一會兒卻沒人動,「怎麼回事?大家還不動手?」諾瓦皺著眉頭問。



「我們都不會做這種事啊!」



「不就跟打獵處理獵物差不多嗎?」



「可是大家都沒處理過人形的獵物啊!」



「通常這種事都是由優秀的戰士動手,所以一定要處理得乾淨利落才像喔!」肥貓又加一句話,讓諾瓦有種想掐住他喉嚨的感覺。



「那…普萊斯醫生,你是外科手術的權威,這種事難不倒你吧!」



「這個…如果是肝臟還好啦,做起來還不難,可是如果是心臟我就沒多少經驗了,而且那還要有專門的工具將胸前兩根肋骨鋸開,做起來很花時間,而且有些工具這次也沒帶來。」被眾人囑目的首席醫生尷尬地說。



那些蠻族做慣的事,匯集精英的探險隊居然找不到人仿冒,讓諾瓦一時頗為感慨。



「心臟的部份就由我來試試,肝臟的部份還是要麻煩普萊斯醫生。」



有人願意做,這位領隊當然是大喜過望,承諾只要他做個大概就行,成果好壞都絕對不會怪罪。



「咦,那個位置不太對啊!」看見穆下刀在肋骨下方普萊斯連忙喊道,但接下來的事讓大家都目瞪口呆,只見東方人的手一伸一收,就將一顆心掏了出來。

xyz

「嗯,這樣的手法就很像虎爪獸化人做的。」肥貓又用著樹枝戳著屍體說。



「這又不是在動手術,小心的割取下來反而奇怪,這樣做才合理吧!」穆好整以暇地說,輕鬆地像是摘顆水果一樣。



不過受到這個提示普萊斯也明白該怎麼做才正確,直接用蠻力將屍體的肝臟扯下來。這副景象看得許多人有點不舒服,心想這東方人究竟幹過什麼事,看起來對這種事很有經驗的樣子。



其實他以前還真的做過類似的事,當時抓住部屬們痛恨的仇敵,就以為之前死去的弟兄們雪恨名義,當眾砍下仇敵首級、挖出心肝來祭拜,親自動手既提振士氣又收買人心,實在是一舉兩得,只不過這些陳年往事,現在當然不可能提了。







做完那些偽裝功夫後,探險隊伍急急忙忙地趕路,諾瓦以獎賞兩名貓響導的表現為由,准許他們在羊背上嚼魚乾,其實是怕他們再說出什麼壞消息了。直到看見羊角獸化人的村落時,他終於鬆口氣,只是很不幸地又聽見了一句,「啊,我們被包圍了耶!」






xyz資訊工坊


【後記】



其實這章裡面從人頭接酒喝的習俗是參考了某個臺灣原住民的祭典,以前原住民有出草習俗,『出草』即為打獵之意,只不過對象包括敵對部落和漢人墾民,只不過現在強調尊重原民文化,所以很少有人再提這些事了。



我曾在原住民村落待過一段時間,他們的一些東西確實很有趣,我接觸最多的是阿美族,其實在阿美語中他們自稱的『阿密茲』就只是『人』的意思,而其他地方的原住民也都有類似情形。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spyqbty
  (2010-09-04 07:31)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1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