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正妹照片-xyz資訊工坊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第166章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冒險隊一行九人進村後便發現獸化人和獸人村落的差異,之前到的熊獸人村及被破壞的貓獸人村都是以茅草搭建的半穴居式房屋,即使是族長的居所也不過是大一點,只有防禦用的外牆和祭祀用的神壇比較花工夫。而羊角獸化人的房屋卻是用石塊泥土將地基墊高,再以木板築夾牆和屋頂,仔細觀察還發現木材上面塗著一種漆以防水防蛀,因此外表要比獸人族的平整美觀,而且堅固耐用又不容易淹水。



幾人被帶領至最大的白色房屋前接受款待,這正是族長的居所,不同顏色屋牆也代表著身份地位。其他屋子大多是塗黑,少部份將牆壁塗黃,據說黃牆屋是長老和勇士們的居所。還有座單獨的紅色建築則是祭祀場所,似乎因為火龍的紅鱗,所以龍域各部族幾乎都視紅色為最尊貴的顏色。



負責接待的是兩名會說通用語的長老,當地自釀的土酒和肉乾果品在隊員眼中只是新奇些,算不上美食,但大家都曉得如果沒吃便是對主人的失禮,所以大方地享用這些食物。
xyz資訊工坊


在他們飲食的時候,超過百名戰士在兩旁列隊,以一個擁有三百名戰士的部落來說,這種場面已經是很不得了,但和王室儀仗的近衛軍列隊相比根本不算什麼,而隊員們從容自若的神態在獸化人戰士眼中就是有強大實力的自信表現。



肥貓密特先進去拜見族長和巫師,有些隊員皺起眉頭,因為將主賓放在一旁而先單獨會見隨員嚮導就算在龍域應該也是件不合禮儀的事,諾瓦卻用手勢示意無妨,因為他可以理解對方的憂慮。稍早表現出來的強勢武力已顯示他們並非一般商隊,換個立場自己也會先確認對方來意,找和部族有交情的貓獸人嚮導問自然是最快的方法。



xyz
不過已將部份事情透露給貓嚮導,除非密特刻意隱瞞或曲解他的意思,否則那位族長就會明白雙方合作對彼此都有莫大好處。所以諾瓦好整以暇地等待被對方請進去,而他不過才喝完兩杯酒,有對碩大曲角的族長和老態龍鍾的巫師便並肩走出門外邀請其入內。



族長和巫師一起出門相迎可說是極為隆重的對待,諾瓦也解下自己身上的配劍起身致意。族長和巫師都會說通用語,羊角獸化人是外界根據身體特徵所取的稱呼,這個部落的人自稱『霍恩』,在他們的土語中是角或人的意思,理解到這點後冒險領隊立刻改變稱呼以示尊重。



族長和巫師各自介紹了自己,兩人名字以通用語來說就是巨角和樹語,他們對諾瓦的態度很滿意,這代表對方所屬的勢力真心想和部族建立互惠互利的長久盟約。原本要和酋長及巫師會談的是諾瓦和魔法師休斯,但因為要贈送的禮物頗有份量,於是排名第十的戰士柯沙只好客串一回苦力將東西搬進去,留下以蘭斯登為首的五人守在外面。







屋內的木質地板上鋪著數張大型獸皮,既是座位也是臥鋪,酋長坐在中間的寶石獸皮上,這種珍貴皮草之前探險隊獵到一張便讓許多隊員感到欣喜,但房裡這張明顯大得多。巨角酋長兩邊身後各立著一名魁梧的勇士,手中大棒佇著地板,自然是他的貼身保鏢。



兩邊各有四個位置,不過只有兩側首席是用火眼獸皮,其他的則是巨狼皮。右側首席是巫師樹語,他還帶著兩個年輕弟子,但少年們沒有盤腿而坐,都恭敬地跪在巫師身後。



xyz
雖然酋長和巫師都會說通用語,但有些詞彙雙方還是需要翻譯來解釋,而密特坐在靠近門口的地方和酋長相對,意味著貓獸人是不屬於任何一方的仲介者。左側自然是諾瓦在首位,依次是休斯、柯沙,坐定之後,領隊示意下首的柯沙將禮物呈現上來,兩大包鹽、六塊肉干、六瓶美酒都是很傳統的見面禮。



巨角酋長笑了笑「應該不止這樣吧!先前不是說有需要巫師隨行才能呈獻的特別禮物嗎?」諾瓦轉頭頷首,休斯便會意捧著兩個盒子出來對著酋長打開,巨角和樹語都可以看到當中兩把款式類似的精美權杖。



雖說是權杖,但兩側加裝了新月斧刃,杖頭還加裝矛尖,倒有點像是柄縮小的三叉戰戟,上面的寶珠分別為紅、白色,符文也有些不同。



「這是武器嗎?做得很漂亮,但弄得這樣好看有什麼用?而且也太短了,應該做得長些才好。」酋長有些不以為然地說,但此時樹語巫師卻出聲了。諾瓦一行人都聽不懂他的話,若是問肥貓就會明白那是說「那些東西上面有特殊的力量,和幾種強大的魔獸很類似,這應該是那些外域勇士使用的神秘武器。」



聽到這話酋長的神色立刻嚴肅起來,那些擁有各種神奇力量的武器他也知道,可是這東西並非每個商隊都持有的,即使出高價他們也不肯賣。曾有個部族酋長見寶起意而強奪,死傷幾十個戰士後奪下那隻商隊大部份的財貨,可是拿到那把武器之後卻發現那種神奇的力量竟然消失了,而且逃走的商隊人員之後帶著幫手回來偷襲,非但殺死不少族民,搶奪一批財物並擄走幾名少女,甚至還放火燒了村子。



消息傳開後,許多部族都將那位酋長當成笑柄,非為他見財起意、不守信義,而是這笨蛋沒估量好雙方實力,沒本事將對方全留下就敢動手,那招致報復而損失慘重自是活該。但這個魯莽舉動也給打著類似心思的部族們一個訊息,那種神奇武器就算拿到手上也未必有用,應該只有特定的人方能使用,不是每個商隊都有帶著那種武器的勇士也佐證這種看法。



現在眼前出現兩柄這樣的武器,對方又說需要巫師同行才能獻上,這不就意味著能讓自己使用那種神奇力量嗎?這讓巨角酋長頗為震憾,許多部族首領夢寐以求的寶物竟然自己送上門來,而且這還只是見面禮,那麼對方想做的生意到底有多大?







諾瓦很明白此行最重要的任務是什麼,雖然百餘年來的禁令不許擅自出入龍域,極高的利潤卻讓小股走私盜獵團伙層出不窮,許多當權者為了奢侈品的需求和利益也暗中包庇。這種事情王室並非完全被蒙蔽,因為現實考量而採取有限制放縱的態度,但多年以來火龍都沒有離開領域活動,就讓他們產生了些想法。



由雷德懷亞山及其支脈為主體的龍域土地面積並不亞於一個大國,既然百餘年來這些走私團伙都沒有惹出大亂子,就證明以小隊規模的部隊在此地活動是可行的。雖說不能開進大批軍隊統治這裡,那麼扶植當地土著做為代理人或許可行,而普羅西亞在海外發展已有類似經驗。



如果成功的話,龍域便會出現許多類似自治領的親普羅西亞勢力,經濟上的好處自然不用說,軍事政治方面還可建立出幾條通往斯堪地、帕威魯腹地的通路運送物資和情報。想要達成這個目的,這些部族酋首們的態度是最重要的,重禮收買會是最直接有效的方法,關鍵在於什麼樣的東西才能打動他們,諾瓦他們考慮的結論便是魔法武器。



一把魔法劍的價格通常是普通鋼劍百倍以上,在龍域的買賣,賣出一把普通長劍可以換取的貨物能賺回幾十把長劍,但賣一把魔法劍想賺回價值超過幾千把長劍的貨物,就算是最富有的酋長也買不起。



而且魔法武器必須訂下血契才能讓持有者使用自如,還得再請一個魔導士等級以上的法師同行,這就意味著又要分出一大筆利潤。何況龍域走私的風險主要是在路上,就算有人買得起,又要如何把大批珍貴貨物安全運回來?既然賣普通鋼劍已經是本小利大,走私團伙又何必投下更多本錢、冒更大風險,以換取增加有限的利潤。



當然也有使用魔法武器又實力高強的法師或武者加入過隊伍,憑那種實力很容易就混得風生水起的人物,會願意到龍域這個要賭上性命險地的,通常不是偏執狂的魔法師、聲名狼籍的亡命之徒便是急需金錢的落難英雄。



如非信得過的熟人或被逼迫,主張低調行事的走私團伙是絕對不會讓對方加入的,而且這樣的人通常只會走上一趟,拿到想要的材料或賺夠費用後就離開。除開最罕見的那種或許肯再幫忙幾趟外,其他的麻煩傢伙能平安送走就已經謝天謝地了,走私團伙當然不會想挽留。



魔法武器對於龍域各部族的酋首和勇士們可以說是人人垂涎不已卻又無法獲取的寶物,諾瓦自信憑著這份重禮,在女人地位低的部族中,就算請求酋長把老婆、女兒全賣給他說不定都會答應。其實此行另外還帶著兩把魔法劍,不過打聽到酋長和巫師都已經有些年紀,應該不會有多少親自戰鬥的機會,那麼配在腰間的劍就不如拿在手上的權杖顯眼氣派,所以才會送上這兩件。







兩件武器是分別要送給酋長和巫師的,魔法師休斯介紹兩件武器的作用讓他們挑選,分別是炎之權杖和風之權杖,各有三種符文可以發動。



炎之權杖是可以噴發出十五呎火燄達兩息之久的噴燄長矛,附加武器之上砍中目標後便將高熱注入給予傷害的炎刃,短暫限制住目標行動的火燄囚籠。



風之權杖則是可在百呎之內切開皮甲的風刃和加快奔跑行動速度達五息之久的輕靈術,防禦箭矢的風之障壁。



「那我就要那把炎之權杖好了。」巨角酋長先開口,聽到他的話,樹語巫師嘴唇稍動一下,終究還是沒有開口。



這個變化自然看到諾瓦眼裡,其實對於不是魔法師的兩者來說,風之權杖的應用範圍比較廣泛,突擊、逃跑、防禦、遠距離攻擊都很好用,炎之權杖攻擊力雖然強大,但只適合近距離使用。但如果以顏色和性質區分那又是另一回事了,既然霍恩人以代表火龍的紅色為尊,那酋長選擇有紅寶珠的炎之權杖,是否有意宣示自己才是龍主認定的正統,負責祭祀的巫師只是傳話者。



對此冒險領隊毫不擔心,無論事情是怎麼樣,他們內部有矛盾更好,只要操作得當,不使任何一方獨大,就會方便自己這些外來者從中取利。眼前既然樹語巫師沒有出聲反對,那麼將炎之權杖交給巨角族長就行,接下來的事交給魔法師處理就行。



休斯取出畫在魔獸皮上的魔法陣開始施行儀式,刺破酋長指尖滴血於魔陣中央,血液被吸收消失的同時,構成魔陣的數百符文卻發出紅光,隨著咒語沒入紅寶珠之中。



「這樣就可以了,您可以感受一下跟這柄權杖的聯繫。」這位冒險隊首席法師微笑著說,但下一瞬間他就變了臉色,因為他發現這位酋長不光是感受而已,還要激發上面的魔法。



「快避開!」當他吼出聲的同時,火柱已經對著門口的方向噴出。



最接近那道火柱的肥貓嚇得摔倒還滾了幾圈,巨角的護衛和樹語的弟子都被這駭人聲勢震驚得目瞪口呆,而諾瓦和柯沙也嚇得心驚肉跳地腹誹道(這白癡想把自己屋子燒了嗎?)



對於這出乎意料的威力,酋長先是一愣,隨即開懷大笑,巫師卻是鎮定下來後便沉默不語。



「裡面發生什麼事?」蘭斯登的聲音從外面門旁傳來。
xyz軟體補給站


還有十幾道嘈雜的聲音,雖然聽不懂霍恩語,但諾瓦也明白他們是在喝問屋內的狀況。顯然是蘭斯登發現情況有異,先控制住出入口,所以才沒有人衝進來。



酋長握著權杖走到門口,「沒事,只是我剛試試自己的新力量,雖然還不是很順手,但威力確實很強。」



此時外面蘭斯登以雙劍和六名勇士對峙,外圈還有二十幾人,塔拉瓦、摩爾、恩傑里諾結成三角防禦陣形,將實力最弱的強森醫生護在中央,而近百戰士包圍著他們。



看清狀況的巨角臉色一沉,喝罵道「快放下武器,不要怠慢貴客。」原本以為發生變故馬上有番血戰,沒想到竟是虛驚一場,屋前廣場的人都鬆了口氣。而許多霍恩人則內心疑惑道(新力量?難道族長學會像某些魔獸般地噴火嗎?)



酋長笑著坐回位置「沒想到這東西威力這麼強,鬧出這麼大的動靜,真是不好意思。」



「這東西在室內使用非常危險,請您務必小心。」休斯神色嚴肅地將一些魔法武器使用上的限制和安全事項仔細說明後,才為樹語巫師進行血契儀式。



樹語之所以讓酋長接受儀式而不干涉,一方面是想確認這些外來者的真實意圖,一方面也想趁機觀察外域巫師的本領。雖然是不同系統的咒術,但他可以感受到鮮血被轉化後融入那柄神秘武器,然後那東西上就帶有族長的氣息,像是多生出來的肢體般。



他並沒有感受到對方做什麼手腳而使族長產生不良的影響,似乎是真心將這種貴重武器當做禮物。而看到東西實際威力時樹語心中也產生擔憂,酋長是部族武裝力量的掌控者,巫師則是神秘力量的主司者,可是現在酋長輕易掌握一種頗具威能的神秘力量,這將導致部族內部的權力失衡。



如果酋長英明賢能倒還好,萬一出個暴虐或昏庸的酋長胡作非為,事情就會變得難以收拾。如今族長已經嘗到甜頭,想說服族人拒絕這種誘惑顯然不實際,而且這些外界來客也能去找其他部族合作。那麼為了維持族中的制衡地位,必須將這種新的神秘力量掌握在手裡,至少也要處在優勢狀態。



完成儀式後樹語巫師感受一下其中的力量便將東西收好,做為部族神秘力量的掌控者,能夠更進一步研究並將這種力量掌控得更好便是他所擁有的優勢。







「能夠送上這麼貴重的見面禮,你們的生意實在做的很大,那麼我們之間有什麼買賣可做呢?」巨角酋長饒富興味地問。



對方率先提出,那麼自己也不用客氣了「休斯、柯沙,你們出去和大家一起享樂吧!我想單獨和對方談談。」



「你們也到外面吧!好好招待客人。」酋長回首看向兩名護衛的同時,樹語巫師也示意徒弟跟著出去。



當屋內只剩諾瓦、巨角、樹語和肥貓四人時,冒險領隊才開始說出己方的計畫和許諾的好處。



能在龍域活動的走私團伙至少也要有幾個劍師以上的高手壓陣,有能力抽調出這種隊伍的勢力並不多,所以在普羅邊境方面僅有約莫十來支走私隊伍,據調查帕

威魯邊境的狀況也差不多,但斯堪地人的情況就大不相同了。



普羅西亞和帕威魯的走私團伙都是儘量接近三十人的上限,拉著最少十來頭牲口上路,一次行程會經過幾個部落,每趟最少要花費幾週時間,常常深入龍域百哩之遠。



民風剽悍的斯堪地人本錢沒那麼雄厚,膽子卻大得多,幾個人拉著一兩頭牲口就敢做這種生意,所以走私團伙幾乎是每個靠近龍域的村鎮都有。因此斯堪地幹這營生的團伙和人數雖遠多於另兩國總和,但是小隊伍難以深入內地,資本也沒那麼充足,弄回來的多半是較尋常的貨色,利潤當然差得多。



不過走私者每跑完一趟,銷貨變現、分配利潤、各自安頓家裡和籌備下趟買賣更是花時間,再加上冬天的氣候影響,較有效率的普羅西亞和帕威魯團伙,一年也頂多走上兩、三趟,至於冬季更長的斯堪地,通常一年就做那麼一回生意。



龍域週圍大概上千個亞人村落,平均分配的話大概各村幾年才會見到一次走私商隊,當然並非每個部族都是適合的交易對象,有和外界人類來往的只有三分之一。以這個霍恩人的村莊來說,日子太平時可能一年會有三、四支商隊來,要是像去年那種許多部族、魔獸遷徙的混亂局面就別想見到商隊了。



因此當諾瓦提出除了冬季和遷移潮發生以外,每個月都會有一支商隊來這裡進行交易,而且提供的商品價格將比其他走私團伙更優惠時,酋長和巫師都是眼睛一亮。通常來這裡的商隊因為要跑好幾個聚落,在此地只會交易部份貨物,如果照他們所說的情況,每年運來的貨物會是過去好年歲時的十倍以上,即使這個部落吃不下那麼多貨,轉賣給鄰近部落也可以使他們變得更加富有。



「那麼…我們必須做什麼呢?」樹語巫師先開口,他們都是有相當閱歷的人,自然明白人家不會憑空送上好處的道理。



「很簡單,如果我們有需要的物品,希望貴部落能盡力收集並向其他部族交易,當然我們會以更優惠些的價格收購。此外,我們派遣的人員經過本地時,你們必須提供保護。」



「就這麼容易?」在巨角酋長眼中,所要付出的與豐厚報酬相比實在微不足道,替人辦這麼點小事,就可以讓部族變得更加強大、更加豐裕,這種事實在太過離奇。



「另外希望我方有需要時可以派聯絡人留在村裡,當本地受到攻擊時,聯絡人有權將還沒賣掉的庫存武器用半價提供給你們,而且可以等到事後再支付。」其實這一點並不在原先計劃內,是諾瓦臨時想到的,因為他覺得想充份掌握這裡的情勢憑每月一次的商隊似乎不夠,而且是否派人還是由己方決定,此事回去後仍可討論



但這讓巨角和樹語更加不解,因為這明顯是對方犧牲自身利益來協助他們抗敵,兩人想不出這些外域人為何要這樣幫助部族。



「我不明白你們這麼做的理由?」既然猜不透,樹語巫師乾脆攤開來說。



「這是為了雙方長久的盟約,我知道兩位的懷疑,但事實上我們帶來的貨物,除贈送兩位的珍品外,在外界價格都不算高,而從你們這裡帶回去的貨品則能賣出高價,只是因為路上太危險,能夠平安返回的商隊並不多。如果說我們只要到一個強大的部落就能完成全部交易,那麼路上的風險損失就會小很多,那麼我們就會有更穩定的利潤。但是要達成這個目標,一個強大親善的堅定盟友是必要的,因此我們不惜將增加的利潤與結盟者共享,分出的利潤在此地可發揮出數倍效果,而盟友越富有、越強大、越安全,我們的利潤就越穩定、越豐厚。」



巨角和樹語都冷靜地思考他的話,雖然是首次聽到這種做生意方法,但仔細思考就越覺得這是一個雙方都有利的合作形式。只是這兩個族中智者也想不到諾瓦故意強調路上的危險的同時還隱瞞龍域貿易的真實利潤,他們更想不到財富和武裝本身就是糖衣毒藥。



一但霍恩人的部落變得富有起來,那些掠奪部族就會有新目標,提供精良武裝就是要讓他們多消滅一些亞人盜匪。當普羅西亞的計劃完全成形時,這些結盟部族實際上就是抵擋獸潮的最前線屏障,原本會進入普羅西亞的掠奪部族大部份將消耗在這裡,魔獸也會被消滅部份,獸潮的危害可大幅降低。



和普羅西亞結盟的部族說穿了就是替老闆賺大錢卻只領取少量薪資的苦工,當隻看門狗還要向主人買骨頭啃。巨角和樹語根本想不到那種事,反而覺得這是個己方大佔便宜的同盟,他們唯一擔心的就是對方會不會如約履行,因此酋長提出一個要求「我可以答應結盟,但是必須進行真名誓約。」



諾瓦驚喜中帶幾絲不安,以他對龍域事務的熟悉,當然明白什麼是真名誓約。獸化人們通常有兩個名字,外表特徵、特殊才能、令人印象深刻的事跡都可以是常名的由來,『巨角』酋長的角要是因故折斷,那麼很快地他就會改叫『斷角』,以外界眼光來說其實就是綽號。



但真名就不同了,每人的真名只有一個且無法改變,在他們的許多祭典和巫術中有重要地位,如果真名被仇敵知道的話,對方就可以施加詛咒。因此只有最信任的人才會被告知真名,進行真名誓約後,雙方的緊密關係就近乎血親。



立下誓約後,只要族長還活著這個部族就會是自己的堅定盟友,這點固然可喜;但若王室的政策改變,自己的立場就會變得很尷尬,天知道那時誓約的詛咒會不會降臨,這就叫人有些不安了。



「聽密特說你們這隻隊伍裡還有一位地位與你相近的人,不如將他一起請來再加上我,四個人共同進行誓約,這樣雙方的同盟關係就會更穩固。」樹語巫師提議道,這個主張撥動另外兩人的心思。



在巨角酋長想來,樹語這麼提議擺明也想分杯羹,但是借助他的法力確實可以讓這個誓約更有效。既然可以和外域的人合作而形成雙贏的局面,那和自己部族的人當然也可以,得到族中巫師的全力支持,這個村落的發展會更快速,而且誓約是雙方面的,從此也不必擔心樹語會扯自己後腿。



在諾瓦想來,這次的結盟有部份內容是自己的獨斷行動,懷特反對的話,事後會有不少麻煩,如果把這個老兄弟拉上船就不同了。只要誓盟訂下,以後普羅西亞對龍域經營發展事務絕對離不開他們兩人,到時候珍稀特產的貿易雖然近半收益會進到王家金庫,但絕對少不了自己那份,就為這筆可觀的收益,懷特即使有些意見也不會大動作地反對自己。



「好,就這麼辦!」在三人都想通後的開懷心情中,普羅西亞與霍恩人的結盟便拍板定案。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spyqbty
  (2010-09-04 07:38)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