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正妹照片-xyz資訊工坊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第169章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1  
0
 
0
樹語巫師在植物溝通好一會兒後,將來犯敵人的狀況做個大致分析,狼牙哥布林習慣分成小隊伍行軍、奇襲,若發現強敵則聯絡其他隊伍聚集起來作戰,這次也是採用他們慣用的方式。



約六十幾個大哥布林分成六隊,各隊多的有十幾人,少的也有七、八人,其中兩隊人數最多的在前方擔任前鋒,另外四隊則在較後位置散開擔任後衛,形成兩個三角箭陣勢緩緩前行。



由於他們各隊間有相當距離,即使霍恩戰士加上冒險隊員的人數是他們的三倍,也無法直接形成之前探險隊所遭遇的三面合圍陣勢。



做為實際參與過北方戰役的高級軍官,穆以參謀的立場提出了三種編組及對應戰法供領軍者選擇。



第一種是集中全部兵力,攻擊其中一個三角箭,先擊潰這一半兵力,再挾戰勝的氣勢迎擊趕來支援的另一半敵人。



這個辦法能以絕對優勢作戰,但如果另一邊發現戰力差距太大選擇逃脫而非支援同族,那麼頂多只能消滅掉三、四十人。



其實若機動速度勝過對方,直接用多頭並進的方法造成己方兵力是實際數倍的錯覺,接下來只要一路追殺被嚇得潰敗的敵人就好,但從之前的接觸來看,顯然這些掠奪部族更擅長在本地山林中追逐。



第二是分兵兩路,可以直接從左右夾擊,也可以讓其中一路繞到後方進行前後夾擊。



左右夾擊施行起來相對容易些,但在形成合圍前可能讓部份敵人從缺口逃出去。



前後夾擊的話,繞至敵後的那一路行動就很重要,如果被提早識破行蹤,或是太晚到達預定位置,都會讓大部份敵人逃脫。



畢竟就算表面上只有一半人數也比敵人多出五成兵力,若察覺佔不到便宜,那些掠奪部族是不會留在現場硬拼的。



兵分三路同時進擊的話,每一路的總人數和對方總兵力相當,如果他們全部集中往一個方向衝擊的話,那麼也許會被他們突圍成功或重創其中一路的戰士們。



不過以掠奪部族的組織來說這相當困難,因為各小隊的領頭者只是合作狩獵,豈會隨便犧牲自己衝殺出一條血路讓別人逃,相反地,利用其他隊伍苦戰的機會從缺口逃掉要容易的多,內側兩隊尤其可能如此行事。



但是如果將三路中的一路做為誘餌吸引全部的敵人就不同了,如果雙方數量同等,兵員素質、戰鬥經驗、組織配合、武器裝備就成為決定勝敗的因素,在探險隊來到之前,狼牙哥布林於各方面不是佔優勢就是持平,那麼他們便有可能選擇開戰。



只要正面那一路能頂住敵人進攻,直到另外兩路將聚集起來的敵人充份包圍,到時在誘餌後方準備範圍性魔法的兩名魔法師就可以給予重擊,剩下來的就是清掃殘敵了。



對於酋長、巫師和冒險領隊來說,最理想的狀況當然是全殲這些掠奪部族,這對以後雙方的運輸往來是很重要的。



而提出的作戰方略中只有用誘餌吸引住敵人全部兵力才有可能殲滅這批狼牙哥布林,但是風險總是伴隨著收益,這些計畫越能有效消滅敵人變數也越大。



同等兵力面對比霍恩人作戰經驗更豐富、更驍勇的狼牙哥布林,萬一被突破的話整個計畫就全完了。



即使魔法師將魔法提早準備好,在那種彼此交錯的近身纏鬥中根本無法攻擊,只能對後方施放,能夠殺傷的敵人有限,更會激發他們拼命,不但增加傷亡,還可能會被逃掉一些。



兩邊的奇兵提早被發現,同樣無法全殲敵人,但是擔心被發現而緩慢潛行則會拖晚合圍的時間,給正面的隊伍增加壓力,萬一他們頂不住,事情就壞了。



正面誘餌的戰力可以挑選分別裝備盾牌和使用長矛的精銳戰士,只要他們組成防禦隊形,長滿尖刺的烏龜大概連獅子都會覺得棘手。



真正的問題是他們只有一個樹語巫師,兩路奇兵必須確實地瞞過敵人形成包圍又不能行動太慢,那種讓樹木充當耳目的本領就很有用,但是另外一路怎麼辦。



xyz軟體補給站「那麼樹語兄弟的兩名弟子呢?他們會不會這種本事?」諾瓦問道。



老巫師輕輕搖頭說「這種本事要練出成效至少也得花上十幾年,我從少年時就開始修習,到快三十歲才勉強能派上用場,他們還早呢?」



「那讓我來吧!雖然和巫師大人的法術不同,不過也能用來警示前方有沒有敵人,加上奎里搜索能力應該夠用了。」意外地有隊員自告奮勇,回過頭去的眾人這才發現穆的手上不知何時停了一隻黑色有長尾的鳥。



(使喚魔?可是又好像有點怪異!他難道是隱者嗎?)兩名魔導師有些訝異,就算他們這種等級的魔法師也不是都有這東西的,但魔法師隱士中倒是有不少用之跑腿差使。



有調查過他的戰士們這時才想起有消息指出男爵常帶隻黑鳥,他甚至因此在北方得到個『黑翼死神』的稱號,但是直到這時才見到實物,之前到底是藏在哪裡?



巨角用好奇的眼光看著,諾瓦則帶著幾分欣喜,如果這東西真能發揮功效,那這場戰鬥就有把握得多了。



樹語皺著眉頭細看那黑鳥,接著再端視其主人,發現的事讓他有幾分困惑,只是這裡並不是詢問的好地方。



而穆很清楚擁有黑曜這件事早已稱不上秘密,特意在巫師面前使用黑曜對其震憾應該不會小於自己見到他和樹木溝通聯繫。



這個餌已經讓對方確實咬住了,那麼接著便是找個機會和自己談談,在解惑同時也送上相關的情報。



為了避免夜長夢多,酋長和諾瓦很快地分派好人員,探險隊的魔法師、醫生和大部份戰士都留在正面的本隊,斥候則分別配給兩路奇兵。



因為和萊安相熟,兩人配合的默契較好而同行,另一邊則又派蘭斯登負責保護樹語巫師,拉迪修則負責狙擊敵方勇士,反正瞄準頂著狼頭、披著狼皮的傢伙就沒錯。



酋長交代自己部落的戰士們要完全聽從那位外域勇士的指揮,只是他不會本地語言,所以命令都由奎里轉達。







分兵行動後作戰計畫就此展開,正面部隊以鬆散的兩列橫隊前進,很快地就和大哥布林的兩個箭鋒隊伍進入彼此視線範圍。



發現敵蹤後,雙方都集結兵力向中央靠攏,冒險隊將外界的戰術戰法提供給友軍,他們讓隊伍中央突出形成一個半圓,以防敵人繞至兩邊突襲,有必要時還可以迅速收攏成圓形以應付來自各方向的攻擊。



其實這種陣形變化主要是用在五人以上,三十人以下的小隊冒險,冒險者有句行話『不要讓敵人看見你的背』,所以要利用隊形掩護彼此的死角。



大隊規模以上的戰鬥因為人數太多,只有經過長期演練的精銳部隊能維持陣形,不過六十幾人還勉強使得來,眼前也不是真要霍恩人立刻熟稔這種戰法,能發揮些許功效就夠了。



對霍恩人來說,這樣的打法很特別,每個人只要專心自己的正前方就行,背後和兩側完全交給同伴,以往他們很少有機會遇上這種狀況。



雖然他們懂得包圍敵人,但在野地被人包圍的話只有拼命戰鬥、拼命突圍的選項,從來都不會考慮原地堅守,在其想法中有地形掩護才適合防守,像這樣在開闊的地方列陣迎敵對他們而言是頭一遭。



比對方強就衝,比對方弱就跑,這是他們野戰的基本準則,埋伏、包圍、虛張聲勢已經是高水準的戰術,餌兵這種事情以前完全沒考慮,會有哪隻蚯蚓喜歡去釣魚呢?



為了掩藏冒險隊戰士的身形,他們都被安排夾雜在後列,不過為加強前方防守那些精美堅固的盾牌都交給前列的霍恩勇士使用,雖然知道是暫借而已,拿到的勇士還是非常高興能用上這種好東西。
xyz軟體補給站


對面的狼牙哥布林則藏身樹叢之間潛行移動,不時有人現身或大片樹叢搖動,製造出他們人數比實際更多的假像。



那些羊角笨蛋停在那種空曠的地方,應該是害怕被隱藏在樹叢裡的戰士偷襲,但是這樣一來他們也無法撤走了。



看到那些傢伙有許多拿著好武器,其中幾個還拿著漂亮的盾牌,不用想也知道正追蹤的那個商隊去了他們部落做買賣。



幾名頭領曉得這個部族的戰士不止這點,顯然是有不少人帶著新貨品去和別的部族交易所需的物資。



盤算著將人手聚集起來後,先打敗前面這群羊角笨蛋,搶走他們的好裝備提升戰力,再去追獵那支應該才剛離開的商隊,然後埋伏在他們去其他部落交易人手的回程上。



幾天內連做幾筆大買賣,自己和部族的實力將會增長不少,和臨近部族爭地盤的本錢就更充足,一想到那美好的前景,幾名戴著狼頭的勇士就樂不可支。







巨角和諾瓦看著對面發出戰吼示威的狼牙哥布林微微皺起眉頭,對方開始這樣做就表示他們集結的差不多了,很快就會發動攻勢。



兩支奇兵就定位的信號此時卻只有一路送到,樹語巫師還沒消息,但是穆送來信號的時機也讓人覺得奇怪,在對方還沒完成集結之前,那隻黑色的鳥便已銜著一枝樹枝送回來。



為什麼對方都還沒全部聚集起來,他卻已經就位,狼牙哥布林會使用尖銳的笛聲警示遇伏,要是被從後方過來的敵人發現弄出動靜,那事情就敗露了。



所幸對方似乎還沒發現什麼,但是樹語的狀況不知怎麼樣,他留下的樹枝一直沒動靜,那是他和樹木溝通後削下來用細線栓著的,如果這根樹枝開始不自然擺動就表示他已經到達預定位置。



此時前方的狼牙哥布林開始發動攻擊了,龍域部族中大多數喜歡使用標槍,因為有保養製造容易、中短距離威力大、容易學習操作的優點,能發揮弓箭長射程優勢的地方並不多,因此通常集團衝撞往往以互射標槍展開。
xyz軟體補給站


後列的人類戰士都是探險隊中力量較強的人,以大角度射出的標槍飛的最遠,率先落在狼牙哥布林的頭上。



雖然他們只能對準大致方向,準頭極差,七、八支標槍落下只傷了兩人,還都只是輕傷,但那些躲避、格擋的動作已使敵人來勢緩了一下。



挾帶衝刺能量的大哥布林們隨後也擲出自己的標槍,但大多數的標槍都被盾牌檔住,只刺傷幾名霍恩戰士,有支標槍越過隊伍飛向魔法師,差點刺傷班克夫特打斷施法,幸好艾德夏眼明手快,以長矛打落那隻標槍,否則後果堪慮。



接著輪到霍恩戰士的反擊,衝鋒的速度雖然增加了狼牙哥布林的攻擊威力,卻也增加了他們的殺傷效果,沒有盾牌防禦的敵人一下子就倒下六、七個,還有好幾個負傷掛彩。



進入短兵相接的階段時,衝在前面的大哥布林戰士便發現除了面對持盾戰士外,後面還有長矛威脅著自己,還沒能解決前面的敵人,矛尖就已經戳中自己。



眼見敵人的防禦堅固,一下就損失掉幾名部下的頭領吼叫著要所有人用標槍集中攻擊,好打開一個可以衝進去的缺口。



能夠有效擋住標槍的上品盾牌只有幾面,攻擊全集中在幾名拿著木盾的霍恩戰士上,轉眼間數人身上就插著幾隻標槍倒下,看見成功破開防禦的頭領正想大喊進攻時,卻發現身邊突然刮起強風來。



不到一息的時間,這強風已經聚集成兩道肉眼可見的強烈氣旋,地上的石塊、標槍的碎片被吸入後,變成帶有強大殺傷力的兇器,更怪異的是這兩股怪風似乎是追著他們跑,完全沒影響到敵人。



想往樹叢逃時卻發現那邊已經布滿敵人將他們的退路全截斷了,幾十人只能在這片空曠地上逃竄,雙腿卻快不過那兩道怪風,看著族人一個個被捲進去,然後不時有人被拋出來,落到地上時就算還留住性命也是遍體鱗傷了。



這兩道怪風沒有持續很久,才過幾息便開始消散,但除了幾個滿身冷汗的幸運兒以外,其他大哥布林都倒在地上,有些在狂風中被自己人的武器刺死,有些被劃破要害,鮮血猶自泊泊流出,顯然是命不長久,剩下的也多半筋裂骨折,能夠起身的只有寥寥數人。



還站著的幾個當中有人突然悶哼一聲倒下,旁邊幾人這才發現他身上插著箭矢,還沒從震驚中恢復過來,第二、第三個也跟著倒下。



還有意識的狼牙哥布林都明白,他們全完了,但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何會有那兩道怪風?



一名躺在地上的大哥布林頭領看著那些羊角傢伙把族人的頭割下,但是卻什麼聲音都聽不見,因為他的聽覺已經在被吸進龍捲風時受創。



所披的狼皮戰盔已經被吹掉,所以羊角傢伙們沒有馬上注意到這名垂死的勇士,當敵人提著刀來到他眼前時,他猛然覷見兩個穿著袍子拿長杖的傢伙,而且他們頭上沒有角。



「原來你們勾結了外域巫師,龍主一定會重懲你們的。」用最後的力氣說完詛咒,這名大哥布林的喉嚨便被割開了。







三路人馬會合重整後才知道為何穆和樹語報信的時間會差那麼多,因為他根本沒走遠,選定一個隱藏位置後,等敵人通過之後再出來阻斷後路,而樹語卻老實地繞到敵人側後方再遠遠跟著,所以才會多費力氣又比較晚到。



兩名魔導師先前考慮用何種範圍魔法較適合,最近沒有下雨,用炎系怕火勢難以控制,現在是夏天,冰系使用起來事倍功半,雷系又怕旁邊有不少高大樹木會影響準頭,地系、暗系雖然不錯,可惜兩人都不會,於是就只剩風魔法了。



龍捲風雖然是強大的風系魔法,但使用者必須兼修冰系或火系魔法,或者搭配那兩系法師以組合魔法方式使出。



剛好兩位魔導師分別主修冰系和炎系,風系是輔修,於是一人冷卻上方,一人加溫地面,為將要引發的龍捲風累積能量,只是兩人各牽引一道旋風,殺傷力倍增的同時能量消耗也更快,因此這個魔法僅維持短短數息時間。



部落戰死兩名戰士、重傷兩名、輕傷五名,以這種代價砍下六十三顆首級可以說是空前未有的大勝,許多霍恩戰士歸途時腰間繫著一顆頭顱。



雖然那些堪用的武器也是不錯的戰利品,但在霍恩部族眼中敵人的腦袋就是最好的戰利品,原本酋長想將這個榮耀和貴客們分享,但是對方以這一戰他們只是外來協助者為由婉謝,這讓許多分到戰功的霍恩戰士對他們更有好感。



回到村子以後,戰勝的慶祝儀式和戰死者的葬禮就成了頭等大事,死者為大,所以葬禮先辦,兩名戰死者在挖好的土坑中躺好,依照祭典的盛裝,臉上劃著戰紋,頸間掛著獸牙項鍊,生前所用的武器做為殉葬品擺在身旁。



樹語巫師唸著祝禱的祭辭,而死者的親友則向土坑中灑著紅土,直到屍身全被紅土覆蓋,才將旁邊的成堆黃土推下,然後立上一塊白石做為墓記。



等到這一切做完死者親友才開始放聲大哭,肥貓說這是因為霍恩族認為在葬禮上的哭聲會使死者無法安心去陪伴祖靈,所以必須等葬禮結束才能哭出聲來。



慶祝戰勝、告慰祖靈的儀式直到傍晚才開始,看到那些霍恩族戰士在祖靈圖騰前用人頭接酒喝,冒險隊員們就慶幸曾經聽肥貓說過他們的戰勝儀式,要不是推掉這份功勞,他們現在也得做同樣的事。



接連兩天都有值得慶祝的大事發生,讓霍恩部族全體上下都對這些外域朋友頗有好感,連小孩都喜歡親近他們。



當享用豐盛的晚餐時,老巫師面帶笑容地和冒險隊員說話,他表示對外域巫師的法術相當感興趣,不知道可否到他那裡去彼此交流。



魔法師們婉轉地回絕,他們表示自己的法術系統必須以天賦血脈為根本,加上大量的基礎知識才算入門,沒有攜帶相關書籍實在無法說明清楚。



這時他又將矛頭轉向穆,「這位也會一些外域巫術吧?是否可以給我一點意見呢?」



「嗯,我的法術和他們的不太一樣,對於天賦的要求並不高,和巫師大人交流一下倒是沒問題,而且本人對那種和樹木溝通的法術也很感興趣。」



「太好了,那麼等等就請到我屋裡談談吧!」樹語巫師喜形於色地說。



聽到這話諾瓦和懷特都鬆了口氣,如果大家都拒絕的話對這位巫師臉面有些不太好看,但是這些事他們不是專業,沒法強求幾位魔導師答應,幸好男爵的東方法術沒有這個問題。



只是他們根本沒料到,這兩個傢伙早就達成某種默契,邀請那些魔法師不過是個幌子。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spyqbty
  (2010-09-04 07:49)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1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