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正妹照片-xyz資訊工坊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第171章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稍早已從普萊斯醫生那知道領隊宣布即將踏上歸途和之後兩隻貓被留下談話的事,密特和奎里想講什麼他早就猜想到。不過穆還是耐心地等對方說出來,免得他們因為早就知情而誤會自己和那兩個老頭有所勾結。



兩隻貓想儘可能地將之前談的話詳細告訴男爵,只是思緒還有些混亂,所以講得錯綜零碎、毫無條理。經過穆提示重點,他們總算說清楚人家要他們做些什麼事,答應付出什麼報酬。



大致上來說就是諾瓦和懷特表示願意幫助貓獸人族重建部落,而且持續供應物資、器具和武裝,相對的貓獸人部落要以附屬種族的身份和普羅西亞合作,提供未來他們所需要的當地情報和嚮導通譯。



諾瓦他們想拉攏貓獸人族的打算並不意外,如果想將龍域的貿易商路長久維持並進一步拓展其他商路,那就要有足夠的嚮導和通譯。雖然許多走私者都會雇用貓獸人,這樣做會有洩密可能,但除非其他國家目前也有同樣打算,否則走私商販就算發現異常,這個消息要受到官方部門重視也不知是多久以後。



而儲備嚮導和通譯人員的工作卻是越快進行越好,反正其他國家早晚都會察覺這件事,這點小風險實在不算什麼。只要能拖過幾年,到時就算有人想如法炮製,大概也只剩些殘羹剩飯可以讓他們分享了。



因為缺乏強悍武力,貓獸人部落在從走私商販處獲得弩弓之前,根本不可能和那些高大種族正面對抗,他們最有殺傷力的攻擊僅是從暗處發射塗毒吹箭和幾種陷阱,隱祕行動和靈巧的身手是他們最大的保命本錢。



以往依附於強大部族一直是貓獸人的生存之道,直到後來取得弩箭之後,他們才有建立獨立村落的實力。只是去年在掠奪部族的攻擊時,意外出現的食人魔打壞防禦土牆而造成村子被攻破,使得他們又回到過去依附於其他種族的處境。



貓獸人很明白想重建部落的困難,物資和勞動力的收集還是其次,最麻煩的是此事不符合其他部族和走私商販們的利益,不會再像以前一樣放任他們籌建自己的村落。各部族都有幾名依附的貓獸人能提供服務,對想交易的商隊來說更加方便,除了節省一些時間、里程,可走的路線增多也讓被查緝的風險降低不少。



在那次戰鬥中他們損失了絕大多數的弩箭,只要掐住這種武器的供應,貓獸人部族就無法擁有足以自保的武力,重建村落自然成為空話。因此現在走私商隊都很有默契地只攜帶長弓,這東西射速雖比弩箭快很多,但對技術和臂力的要求很高,並不適合矮小的種族使用。至於龍域部族就更不用說了,幾乎都使用方便、易取得的標槍,愛用弓矢的種族並沒多少,更別說工藝要求較高的弩了。



這種歷史背景使得貓獸人部族不排斥當別人的附庸,相反地還渴求一個強力靠山,一個主子比一群主子要容易伺候多了。何況諾瓦和懷特提出的條件雖然為附屬部族,但實質上卻擁有獨立的村落,其實跟以前的情況差不多。



所以貓獸人們所擔心的是兩名領隊是否有足夠能力實現其承諾?是否真的願意實現承諾?當初祖先們花了幾十年光陰才籌集到足夠的武裝、物資和人員用於建立新部落,想要如承諾般在短期內提供這些東西,即使有兩三個商隊全力供應都很難辦到,何況他們還有跟霍恩人的交易協定。



而且只是為了拉攏他們做附庸,為什麼要出這麼高的價錢?對急需的東西出高價並不奇怪,但是如果這價錢高到離譜,就免不了讓人懷疑真實性。兩隻貓特地跑來找穆這個瞭解外界情勢的人,就是希望得到一個合理的解釋以決定是否要答應那個提議。



穆針對他們的不安加以分析,首先是履行能力的問題,兩隻貓對人類國王的印象是用故事堆砌起來的,所以只知道很富有、很有權勢,卻不知道是什麼程度。因此當他將跟樹語說過的東西再講一次時,密特和奎里都神情呆滯地張著嘴。



在龍域各部族的語言中很少有『千』這個數字,即使會說通用語的人也很難得用到那麼大的數目,所以聽到光是國王身邊可以調動的戰士就有好幾個千就讓他們大為吃驚。在男爵說自己也曾經帶領過幾個千的人馬,當時和他一樣為國王帶領數千軍隊的將軍大概有二、三十個,之後兩名貓獸人的腦子已經算不清那大概有多少戰士了。



即使還是搞不懂國王統治多少人、多大土地,但也明白夠組織幾十隻商隊來載運貨物,無須擔心他們沒能力運來那麼多東西。



關於武器的問題,除了弩箭以外,普羅西亞似乎還打算供應他們輕型的弩砲和魔法武器。之前村子會被攻破,關鍵就在於弩箭威力不足以重創抗毒能力頗強的食人魔,若是有魔法武器就不同了。



但魔法武器只有血契者能使用且價格昂貴,相比之下弩砲雖然不便宜,費用已低廉許多。藉著絞盤之助,就算是力量差的貓獸人也能操作,若儲備有足夠的矛槍就沒有使用次數的限制,兩者互補運用便足以應付絕大多數的危機。



不過照諾亞他們的意思,貓獸人的新部落必須建在靠近邊境的地方,這一點也讓奎里和密特擔憂,因為他們所認知的外域是妖魔橫行的可怕世界,在那種地方定居似乎不怎麼安全。穆覺得與其要兩隻貓相信外界沒有妖魔,倒不如先告訴他們在邊境出沒的妖魔數量比較少、比較弱,等以後他們有機會去見識外面的世界就會知道真相。



至於為什麼普羅西亞要急著幫貓獸人建立新村落穆也做了解釋,讓奎里和密特明白普羅西亞人並非外界唯一的大勢力,所以諾瓦他們才要在短時間內搶到先機。知道這些情報後,貓獸人在未來的談判中就會多些信任,也能為自己部族多爭取些權益。



不過在好話說完後,穆也提醒了這個合作計劃中最不能確定也是最大的風險-雷德懷亞的態度。畢竟這樣的事情沒有前例,探險隊所依據的只是過去經驗總結之預想,無人能肯定火龍有何想法。從對領地的掌控狀況來看,這個大陸東部最強存在並不是徒有力量的巨獸,而是有相當智慧的王者。



「只要龍主不反對,這件事情就值得做。」這是他們最後的結論,不過兩隻貓並沒有向龍主請示神諭的能耐,那是族中巫師的工作,所以真正下決定還是要等回去熊獸人村之後。







豐厚的饋贈、公道的交易和共同作戰的情誼讓霍恩人的部落對這支商隊抱持著極大好感,因此臨行前酋長特別取出一柄代表部落的手杖做為信物當贈禮。有這信物便標誌著他們為霍恩族重要盟友的身份,對冒險隊的攻擊行為將視為對部族的宣戰。



諾瓦不客氣地收下禮物後也回贈自己的隨身匕首,酋長還派出對應其人數的三十名戰士護送一段路程,這才結束了這幾日和霍恩部族的接觸。



從這天早上開始,黑色使魔便經常出現在穆身旁,由於在圍勦掠奪部族時就出現過,許多聽過傳聞的隊員也早知道有這東西存在,因此並沒有多少人在意。



整隻隊伍攜帶的商品又出清不少,所以行進速度又快了一點,加上兩名領隊刻意趕路,連休息歇腳的時間都減少,以期望在明天日落前抵達下個目標-



休息時間中偶爾有人到稍遠的隱蔽處並不值得奇怪,大家都會吃喝,有進自然就會有出。「奇怪?是在霍恩人的村子吃壞肚子嗎?好像今天去的人比平常更多也更久?」有隊員發現到有些異常,不過看到回來的人似乎都沒有腹瀉的虛弱,大家也只當是這兩天吃太多,所以肚子裡的存貨多些罷了。



(光因為時間不多,就著急到連隱匿行動都做不好,這些傢伙實在不是當刺客的料,也太沉不住氣了吧!)穆心裡想。知道即將返回後,那些懷有特殊使命的傢伙必然會儘速展開行動,所以才用上黑曜並配合寄魂之術好確實掌握這班人的策略。



從這情況看來,應該是他們昨晚知道要回去的消息後暫時拿不出對策,但有人經過整夜的思索後擬出一個方案。白天找不到機會出手,在龍域村落紮營的時行動風險又太大,他們真正可以把握的只剩下幾個夜晚,在龍域中有人死亡或失蹤是沒辦法持續追查的,若進入國境就是另一回事了。



穆自己也在考慮是要避開他們的布置拖過這段時間,還是將計就計,反過來利用他們的陷阱,在沒別人的地方全部制服,再用言詞加以動搖。這些人的正義信念太過簡單,所以他們容易被煽動,相反地也容易製造矛盾。



傳聞中的自己確實是窮兇極惡,可是那些流言中對手也不是什麼善良無辜,說起來真正能構成罪名的就只有使用死靈法術這項禁忌而已。雖然當中有人執行這項工作的依據是忠誠,但只要讓其意見分裂產生對立,他們便會彼此牽制。


xyz軟體補給站
要殺掉這些笨蛋不是什麼大問題,但想完全湮滅證據卻有些費力,何況做得再完美也脫不掉嫌疑,至少派他們來的人明白是怎麼回事,除非不動手自己就要遭殃,否則穆是不會走這一步的。







趕路時只能吃粗硬的乾糧配著水酒喝,所以豐盛的晚餐一向被認為是這趟旅程中的重要享樂。穆正調理著做為主菜的肉食,兩隻貓也在旁邊幫忙處理其他食材準備晚餐,卻遭到意外的打擾。



「男爵大人,有看見普萊斯醫生嗎?有傷者。」戰士第五位的高恩倉惶地說。



「普萊斯醫生?他好像有事去找兩位領隊了,你可以找強森醫生。」東方人說話時並沒放下手邊工作。



「受傷的就是強森醫生,對了,我記得男爵大人也懂外傷處理不是嗎?麻煩您快去救人吧!」



張望一下附近,隊上擅長外傷處理的人居然此時全部不在視線範圍內,似乎沒有拒絕的理由,「好吧!我去拿藥箱,你稍等一下。」他轉頭交代一句,「這邊就交給你們了。」兩隻貓都做出一個用拇指比著自己的手勢回應,意思是『放心,有我在,沒問題。』



「怎麼回事?強森醫生是如何受傷的?」跟在後面的穆問道。



「我們剛才去找些柴火使用,離開營地稍微遠些,結果被一名潛伏在林中的亞人襲擊。強森醫生受了傷,所以我讓海耶克留下保護他後,就先回營地找人幫忙。」高恩急促地回答著。



繞過幾個樹叢,便看見肩部染血倒在地上的強森醫生和緊張地在旁警戒的海耶克,「傷者由我處理,你們到附近搜搜,敵人可能還隱藏在附近。」穆發號施令的同時打開了藥箱。



「強森醫生受傷了嗎?還是由我來處理吧!男爵大人,就麻煩你幫我們警戒周遭。」一個聲音從東方人背後響起,高恩和海耶克都為之一怔,就連穆都有些詫異。



「那麼就拜託了,休斯先生,我會小心周圍狀況的。」東方人很乾脆地遞出自己的藥箱移交了工作。



(不要動,配合我,要不然大家都會沒命的。)這位魔法師首席用細微到只有躺在地上的人聽得見的聲音說,前提是對方還清醒著。此時那對詭異配劍抽出的聲音,陰冷地刺在現場所有人的耳膜。



「雖然留了點血,但傷口並不深,強森只是受到衝擊昏過去了,沒什麼大問題。不過有亞人族出現在這裡可是個大問題,還是麻煩男爵你回去通報,叫大家加強戒備。」魔法師休斯轉頭說。



「我明白了。」穆點點頭轉身離去。

xyz

當東方人的身形消失在樹叢後,休斯深吐一口氣後才低聲罵道,「你們在想什麼?用這種拙劣的陷阱對付他,是打算全部死在這裡嗎?」



隱藏在暗處的另外三人此時也現身,五個人以包圍的形勢面對著這名魔法師,就連強森也睜開眼起身。「你這是什麼意思?為什麼要這麼做?」在魔法師中實力僅刺於他的克勞最先出聲問。



「我和你們一樣受到某位大人的指示進行一項任務,雖然彼此任務不同,但我也不想看你們白白送命。這種破綻百出的設計連我都能輕易看穿,那個人怎麼會上當,憑你們的實力對付得了一個擁有大劍師肉搏能力的大魔導師嗎?」



「我們犯了什麼失誤?」另一名魔法師班克夫特不服地說,這個計畫是他借鑒不久之前奧克斯將軍遇刺事件,再經過整夜的思考修飾而成的,竟被休斯說得一文不值。



xyz軟體補給站「太多了,我就隨便舉出兩點,有隊員被亞人族殺傷,回去的人只是急著找醫生卻不大聲警示其他人提高戒備,這未免太不自然了吧!同伴受傷昏迷,不是設法將他帶離險地,而是派一個人回去找醫生,這也很不對勁。強森的傷並不像無法移動,就算要派人也應該是較強的高恩留下保護他。」



「那人剛才已經準備下殺手了,如果不是我突然介入使他感到疑惑而放棄攻擊,現在你們都是屍體了。」



「就算我們失敗了,他也會有大麻煩,真相很快就會被挖掘出來。」高恩臉色沉重地說。



「難道那位大人沒告訴你們他的真面目嗎?你們的屍體可不會被留在這裡,到時候有什麼證據可以指出你們不是死在和亞人族的戰鬥中的。」休斯冷笑著說。



「屍體操縱!」想到這裡時班克夫特嚇出一身冷汗,那是傳說中死靈法師的看家本領,這樣明顯的事情他居然沒想到。



「那…現在我們該怎麼辦?」原本是領導者的克勞此時也拿不定主意了,只能求助眼前這位比他們任何人都想得周密的同門。



「等,沒有等到機會就什麼都不要做,那位大人的意思是要你們有機會再動手,這次不成也還有以後,白白犧牲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其他人都艱難地點點頭,在發現自己剛才差點毫無義意地死掉後,所有人都接納了這個建議。







「雖然我知道他在克羅德身邊有眼線,也認為這隻隊伍一定潛伏著他的人,卻沒想到兩者是同一個。」穆並沒有轉過頭去看來人,克羅德並不知道黑曜的真正作用,所以知道他已用使魔完全掌握狀況者只會是另一位派來的。當時他本以為背後的魔法師是想截斷自己退路的,但對方自動現身並阻止陷阱的發動,穆便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我接受的命令是帶回這次探索的原始資料和密切觀察閣下的行動而不要做出任何干涉,但如果您殺了那些人,可能會產生一些麻煩,所以我只好介入此事,請您見諒。」休斯用恭謙的語氣說道



「你應該遵守命令的,即使那樣也沒有人會死的,頂多吃點苦頭而已。」東方人轉頭看向他說。



「那麼請再次接受我的歉意,如果沒發生意外的話,應該不會再有什麼狀況。」



「算了,這樣也好,事情並非只有一種處理方法的。」



雖然兩人都這樣想,卻不知道所謂的『意外』已經在某處被觸發了。



(是那個東西嗎?這塊大陸上應該已經都沒有了才對!)



(以前沒有清理掉的殘餘嗎?還是相似物?)



(無論如何,不能置之不理,必須進行確認。)









【後記】



終於要讓這傢伙出來了,當這傢伙出現的時候,第一部也就接近尾聲了。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spyqbty
  (2010-09-04 07:55)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