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正妹照片-xyz資訊工坊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第173章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1  
0
 
0
「原來小毛球的壽命只有毛獸人的四分之一左右,而必須有十倍以上的小毛球才能確保他們生活的安全和富足,這麼說來制約這支部族發展的最大原因就是生育問題了。」



「母毛獸人一生雖然可以懷孕十幾次,而且可以用藥草控制生下何種型態的孩子,但為維持足夠數量的小毛球,他們一生只會產下兩次有生育能力的後代,共約四到六個毛獸人,再加上夭折、疾病、意外和獸潮的影響,他們的人口增長速度比其他亞人族緩慢,遭遇重大災難後想恢復要更久。」在發生那樣的事件後,休斯依然熱衷於研究。



對於這種態度領對諾瓦出言警告,要他收斂一點。



「這是在為以後的探索隊伍著想,如果能掌握這支部族的需求,以後想和他們交往合作就可以更容易。」魔法師辯解道。



「現在我們已經和霍恩族建立良好關係,沒有必要做多餘的事,這樣探查一個部族的秘密,很可能被視為有敵意而遭到攻擊。」領隊並不滿意他的解釋。



「把所有雞蛋都放在同一個籃子並不是明智的行為,雖然現在我們和霍恩人很友好,並不代表以後也如此。而且有其他合作對象可以選擇,才不會任對方予取予求。」



諾瓦皺起了眉頭,因為他一時駁不倒對方,以長遠眼光來看,休斯說的很有道理,可是眼前的問題他不好直說,只能含蓄地暗示。



事實上那樁意外已經開始在團隊成員中造成隔閡,對這個不幸事件,魔法師們只是表示遺憾,幸好休斯本人沒有受傷。而戰士們不這麼想,波特只輕傷也就罷了,但卡尼一眼失明,這表示其武士生涯已經被毀掉大半,而造成此事者所付出的代價竟只是半數分紅,讓他們覺得懲罰太輕。



由於魔法師的數量稀少、擁有強大的威力,因此在團體作戰中總是比其他人待在更安全的地方、享受最優惠的待遇,所以都有過外出歷練經驗的幾位魔導師都見慣這種事故,他們並未認為這有什麼不對。對於不熟悉的生物本來就該提高警覺,而且和以往類似事故相比,這次受傷的人除休斯的賠償外,還可領到團隊預留的補償金,王都方面也會給予比別人優厚的嘉獎,憑著探險隊這次發現聖銀出產地的功績,甚至有可能得到男爵頭銜。



相反地,休斯盡心為王國調查龍域部族資料,這件事卻成為他的過失,很可能抵消掉他在之前為結盟霍恩人所做的貢獻。沒有功勞的人因受傷而得到重賞,實際做出貢獻者卻為意外事故而受罰,所以他們反而是同情這位魔導師多些。



xyz資訊工坊
冒險隊大多數戰士的想法卻截然不同,這些武者和一般軍人、傭兵或冒險者不同,因為他們都來自於貴族世家。魔法師的培育和血統天賦有很大關係,據說最古老的魔法師血統源自於古代統領大陸全土的尤格德拉帝國六大王家,其中最強的魔法師便會成為皇帝。



傳說中帝都因為神怒而在一夜間毀滅,分散各地的諸侯便擁地自重,王國、公國林立的狀態下雖是割據戰亂的局面,但除了邊境蠻族建立的國家以外,即使是新興國家也會宣稱自己繼承帝國血脈,只有這樣做,在兼併征討其他國家時才有恢復帝國光榮的大義名份。正因為古代六大王家成員都是魔法師,所以家族中出現有魔法天賦者的數量越多,便代表血統越純正。



因為魔法天賦有時會隔一、兩代才出現,而許多貴族又喜歡到處留情,所以民間魔法師一般都認為是沒落貴族或那些身份無法公開承認者的後代。所以對一般人來說罕見的魔法師對世家子弟來說並沒有那麼高貴神秘,甚至於這些貴族武士有兩個幼時就被檢測出有些許天賦,雖然資質有限連想成為魔導士都不太容易,但若往魔法劍士方向發展,激發魔法的速度和威力會比普通人更強。



卡尼失去一眼後視角受到限制成為明顯的弱點,就算其他傷勢痊癒實力也會受到影響,單打獨鬥還好些,要是遇上圍攻就很麻煩,別說再進一步,他這種狀況就算重新進行大劍士測試都無法通過。貴族教育雖也強調勇敢和犧牲,但卻是面對強敵的勇敢和有價值的犧牲,為捉個小毛球而像下級士兵般被消耗掉是他們所不能接受的。



因此整個團隊有以魔法師和貴族武士為兩端形成對立的傾向,斥候和醫生們也是民間出身,這種事早已見慣,對於魔法師這種不把其他人性命安全當回事的態度是有些抵觸,但對這些武士們的反應也覺得小題大作,「這有什麼了不起啊!以前我就見過很多比這更慘,撫恤卻少得可憐得的情況。」曾有人這樣小聲地嘀咕。



當聽見休斯對領隊的辯解時,旁邊的穆則出聲道「心裡只想著雞蛋賣掉後的錢要怎麼花,是很容易被腳邊石頭絆倒而將全部的蛋砸碎的。」



「雖然現在還不行,但魔法的力量是很神奇的,若獲取足夠的知識和能力,就能讓失明的眼睛復原,只是這還需要時間。」休斯恍若未聞地自說自話。



雖然是個很含糊的承諾,不過至少算有個交代,諾瓦侯爵覺得有個安撫武士們的理由就行,但是否真能辦到那就難說了。



聽在穆的耳中卻是另一回事,大概什麼時候對方跌到谷底,休斯就什麼時候有足夠知識和能力。也許這位魔導師還沒有這種能耐,但他背後那個人卻有,相比於把人改造成合成魔獸,換隻新眼睛應該不算太難。



但如同跟魔鬼交易一樣,卡尼恐怕要以自己的人生來支付這筆代價,若是回去後能得到男爵頭銜,恢復實力甚至有所加強的他還能繼續向上發展,那男人就又有一枚安插在普羅西亞貴族階層的好用棋子。



穆曾認真考慮過是不是該暗中解決掉休斯,吸收一名貴族武士供其主驅策只是小事,讓東方術士擔憂的是那些小毛球,如果這些資料到了那傢伙手上,假使讓他培養出一批毛絨絨的死士將是件很麻煩的事。之所以打消這念頭是因為他既然可以事先知道王國準備組織探險隊,那弄到一份探險隊的紀錄應該也不難,如果這東西真的能用,除非讓整隻隊伍都留下,不然也只是讓他晚幾個月弄到手而已。



何況那傢伙真想做什麼的話,早就有很多方法任其挑選,會自爆的毛球頂多只是增加一種可選擇的工具,對整個情勢並沒有太大影響。







因應意外事件造成的傷員,領隊將原本的物資規劃稍加更動,波特可以自己行走,但為防傷口裂開不適宜負重,至於卡尼就須要用擔架了,幸虧他是輕盈敏捷型的戰士,所以搬運還不算大問題。兩隻原本當作交易品的馱羊被留下來搬運四人份的行囊,如此就不會對探險隊的行動速度有太大影響。


xyz軟體補給站
但在離開毛獸人部族的勢力範圍不久之後,大家就發現情況並不如想像中的順利,出沒在隊伍附近的獸類要比平常多。「右有一對恐爪獸,左邊是鐵背獾,後面是由銀狼帶領的五匹巨狼,可能是被傷者身上的血腥味引來的,不能讓牠們跟下去,萬一數量再增加就可能會有麻煩,你們能不能想個辦法。」觀察到目前形勢的諾瓦詢問醫生道。



普萊斯皺了下眉頭,他對自己的縫合技術有信心,而且又有藥劑塗抹在傷處保護,如果會裂開滲血,那應該是搬運的人不小心碰撞到。他將兩名傷者的繃帶拆開檢視,只有卡尼的一處傷口稍微有血跡擴散,並沒有太大異狀,可能只是這些野獸的嗅覺極強,聞到夾雜在藥味中的血腥氣,所以他只是隨口提醒抬擔架的人和傷者小心後,便乾淨繃帶將傷處重新包紮好。



確認傷者已沒有問題後,諾瓦立刻下令解決窺伺他們的這批野獸,重點在於那五匹巨狼,這種野獸會聚集同族又十分記仇,所以一匹都不能放過。各種魔法和箭矢一口氣全傾瀉在狼群頭上,抗魔能力強的銀狼更成為弓弩集中射擊的目標。



恐爪獸和鐵背獾都有食腐特性,前者的巨爪可以輕易撕裂大型動物的屍體,後者則皮堅肉厚,一般猛獸都不太想招惹,不過除了配偶、子女以外,這兩種動物很少成群結隊。而且要是目標表現得很生猛剽悍,他們就不會再浪費時間糾纏下去,只要給點顏色瞧瞧他們就會放棄離開,不過為保險起見,大家還是打得他們奄奄一息,沒辦法再跟下去。



有食腐特性的獸類多半沒什麼價值,但銀狼皮的價錢就很不錯了,但現在冒險隊已沒空去做剝皮硝製這種工作,只能放置不管。一行人急忙趕路,以求能在兩天之內抵達熊獸人部落,好儘快返回普羅西亞邊境據點。



但才走大約兩哩路,萊安就發現不對勁,「情況有異,右邊三個方向各有不同的野獸,而且牠們幾乎是同時出現的,這不合常理。」



「左邊也是,三種不同的猛獸在不同方位同時出現,而且這六種野獸當中,有三種是領域型,沒道理出現在同一個區域,除非有什麼東西在背後指揮。」另一名斥候拉迪修隨後也發現狀況。



「該死的,這表示我們有大麻煩了,牠們當中有沒有魔獸?」副領隊懷特氣極敗壞地說。有幾種已知的高智慧魔獸會將其他種族收為部下驅使,部下越強就代表首領越強大,而這種智慧魔獸的頂點就是龍。



「沒有,都是普通野獸而已,以我們的實力不難應付。」斥候們馬上回應。



「為什麼我們會惹上智慧魔獸?」一名戰士問。



「大概是剛才擊殺那幾匹巨狼的動靜太大,尤其是魔法的連續使用,對於智慧魔獸來說是近乎挑釁的行為。」



「又是魔法師幹的好事!」提問者不滿地嘀咕說。



「我倒希望收拾掉這些小魚後,躲在後面的大傢伙馬上出現,不然的話有兩種可能,不是牠害怕了而逃走,就是其實力和勢力遠超過我們眼前看到的,正在準備下一次攻擊。」



冒險隊先下手為強,對其中一個方向發起致命性的打擊,而其他方位的猛獸便跟著蜂湧而出,這些野獸有的力量勝過隊伍中最強壯的戰士,有的速度超越最敏捷的劍士,但是缺乏組織配合和遠程打擊能力,很快地就一一倒下。



只有幾人受到些擦傷、瘀傷之類的不影響戰鬥力的小傷,這讓諾瓦和懷特鬆了一口氣,雖然已有些心結,不過這些貴族武士們還是能識大體,沒有在這種時候給魔法師們下絆子。



「現在無法確定指使這些小魚的傢伙是否在前面等我們,可是派斥候出去又太危險了,你們有沒有適合的魔法進行探查。」領隊向魔法師們詢問道。



「這個…光系的鷹眼術適合觀察遠處,可是這一帶的森林遮蔽物過多,火系的蛇眼術雖然不受遮蔽物影響,可是有效距離才幾百呎,等發現目標時已經太近了。」



「我的風系法術中有風語呢喃和風精探尋兩種,可是風語呢喃也會受到樹叢干擾,效果不會比蛇眼術好多少,風精探尋雖然可以遠上好幾倍,但是在同一時間內只能探索方圓幾十呎的範圍,搜索起來很花時間。」



幾百呎的距離對很多猛獸來說大概兩、三息就能越過,行進的隊伍會拉的較長,所以諾瓦希望至少能有六百碼【一碼為三呎】的預警距離,但顯然幾個魔法都達不到這個要求,就算併用也一樣。



「用我的使魔去探查吧!效果要比一般獵鷹好得多,可以辨識十哩以內的目標,而且同一時間的搜索範圍要大得多。」不知何時東方人的手臂上又停著那隻時常不知到哪去的鳥型使魔。



「那就拜託了,這種情況探查型使魔確實比大多數的魔法要有用。」諾瓦點頭道。



「呔,原來那麼多的魔法,還不如一個使魔有用。」克萊倫斯奚落道。



幾個魔法師都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使魔這個東西只要是魔導師都有能力培育出來,只是培養一個好用的使魔要花不少時間,有些人便乾脆放棄這種回報有限的投資。即使如此,五名魔法師當中還是有三人擁有使魔,但在龍域這種危險環境中很可能一不小心就被什麼魔獸給毀掉,所以大家都沒帶來,沒想到會因此被什麼都不懂的外行人嘲弄。







「目標已經確認,試探行動已中止,預備進行接觸。」



「目標動機不明,能力未完全解析,建議採用第三型交涉裝備搭配第五型陸戰裝備。」



「溝通模式確認完畢,第三型交涉裝備待命。」



「地面肉搏戰備置確認完畢,第五型陸戰裝備待命。」



「最後檢查確認,彈射。」







「並沒有發現有多少大型獸類在前方聚集,可能那頭智慧魔獸沒有把握戰勝,已經放棄對我們攻擊了。」



聽到東方人的解讀,讓隊伍的眾人安心不少,雖然可以藉寄魂之術直接看到黑曜所見的一切,但他還是得裝模作樣的觀察遠方使魔的飛行動作。



(差不多可以回來了。)正當這樣想時,他發現遠方天空有個紅點正在變大。



(那是什麼?巨鳥?不對!是飛龍?)還未弄清楚那是什麼穆已經感到驚懼了,因為那東西的速度比飛龍快太多了,竟挾帶著風雷之聲而來。。



他忍痛承受神魂劇震的衝擊解除了和黑曜的聯繫。


xyz軟體補給站
「趕緊散開掩蔽,有東西正在飛過來,比飛龍大些,而且快很多,馬上就要經過我們頭上。」他剛說完大家已經能聽見遠處的轟鳴聲了。如果那東西是衝著這支隊伍來,那真是大禍臨頭了,就算不是,被這種怪物發現也不是鬧著玩的。



短短幾息時間,大家都已經散到兩旁,只留下一隊馱羊不安地嗚鳴著。風雷之聲漸小,但是那些牲口已害怕地伏跪在地動彈不得,因為那東西已經落在大家眼前,因為身體太過龐大還推倒兩旁的幾顆樹才有足夠容身空間。



認出那是什麼的都開始?抖,這是所有人最不想遇見的東西,「龍…龍…兵!」魔法師克勞牙齒上下打架地說。



基本上龍兵就像是縮小的紅龍,只是身軀四肢的比例更接近人類,所以有些文獻也稱其為龍人,雖然不是真正的龍,卻已經可以輕易抹殺高等魔獸,而更可怕的是其代表龍域之主的意志。



當這個龍兵將抱於胸前的雙手放下時,隊員們才看到他手上竟有一個紅髮女性,其衣著極為貼身,幾乎可以讓人分辨清楚其下的肌肉分布。



「附近的魔力都被抽空了,我們只能使用自身魔力瞬發魔法,這就是傳說中的領域能力嗎?」終於控制住情緒的休斯吃力地說。



大家還想不明白為什麼那女人會和龍兵在一起時,對方卻出聲發話了「你們代表誰而來?」



眾人倒抽一口冷氣不敢回答,要是說代表普羅西亞王國,天曉得紅龍會不會將王都燒成平地。在恐懼的壓力下最先受不了而有動作的人是魔法師班克夫特,一記瞬發魔法飛向巨大的龍兵,但還未及身便消散了,而那女子只是看了他一眼,這名魔法師便癱軟跪地,不停發抖,淚流不止,甚至連口水都流下來了。



和他最親近的克勞握拳咬牙,沉痛地說道「該死,他體內魔力完全消失,精神崩潰了。」



「殺了那女人!」弓箭手羅扎跳起來對著目標發箭,但破魔箭沒有發揮作用,就像撞上一堵看不見的牆般被彈開。龍兵口中瞬間吐出一道細窄紅光,這名射手瞪大著眼睛倒下去後,血才從胸口噴出來。



轉眼間就瘋了一個,死了一個,所有人都不敢再輕舉妄動。而那怪物又有動作了,一腳跪地,將雙手捧著的紅髮女放下。即使這女人走過身旁也沒人敢出手,因為那未必有用,而龍兵的噴吐絕對能將自己射個洞穿。



「你代表誰而來?」這次紅髮女只對著一個人問。



(為什麼會針對我?)但他想不出如何回答,也猜不出對方找上自己的原因,只知道唯一生機就是制住這女人。



讓龍兵、目標和自己連成直線,那種紅光應該就無法使用,除非對方想連這女人一起射穿。只有鎖拿住紅髮女,用其做為肉盾要脅,才有一絲從龍兵眼前逃命的可能性,雖然有些卑鄙,但實力這麼懸殊的戰鬥再卑鄙的手段都該用。



但在碰到那女人的瞬間,他立刻變了臉色抽身後退,原來自己的估計錯得離譜,身體雖本能地反應退避,但心裡已覺得這回必死無疑。



東方人的身影轉眼間消失在樹叢後,但那紅髮女用更快的速度追上去,隨後附近的幾名隊員都清楚聽見一句讓人汗毛直豎的話,「你就是龍。」



一個身形起落,那女子已回到龍兵雙手間,腰間還挾帶著什麼,但還來不及看清,巨大怪物便沖天而起,很快就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那個…剛剛被帶走的是…萊特男爵?」最先恢復行動能力的蘭斯登看了一眼龍兵消失的方向,又轉向剛才的樹叢。



「那就是雷德懷亞嗎?為什麼我們會沒死?」克萊倫斯問。



「這個問題或許該反過來說,為什麼他要帶走男爵?班克夫特和羅札還可以說是冒犯了龍,但剛才那個問題再問一次時,卻是只問他一個人,那他到底代表誰?」諾瓦仔細回想剛才發生的種種細節後說。



「還有一件事也很奇怪,為什麼男爵可以認出對方就是雷德懷亞?難道他跟龍有什麼關連?」懷特也提出疑問。


xyz軟體補給站
「另外我們進入龍域已經半個多月,如果龍真的是為他而來,為何直到現在才來?」魔法師柯比也有些想法。



有幾個人想到一種可能性,但他們明白這件事並不適合讓別人知道。而和東方人最熟稔的萊安沒有說話,只是咬著唇靜靜看著龍兵消失的方向。









【後記】



寫到這裡其實也應該夠明白了,其實這個故事的背景有部份是採用科幻設定,超出人類理解的科技看起來就像神跡或魔法。



雖然結局未必會讓讀者喜歡,不過很久以前我就決定好要用如何收尾了,在八月底前我會把第一部結局的最後三章完成。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spyqbty
  (2010-09-04 08:02)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1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