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正妹照片-xyz資訊工坊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終章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十幾名騎士護送著兩輛馬車在路上前進,有些眼尖的旅人和車馬隊在錯身而過時往往忍不住多看這支奇特的隊伍幾眼,等走遠後才開始議論到底是什麼貴重貨品或大人物在當中,居然用到那樣豪華的護衛陣容。



通常會使用魔法武器的都是劍師等級以上的高手,在他們當中至少有一把大劍、兩根長槍,四柄配劍是魔法武器,說不定車中還有魔法師和魔弓手。



憑這種陣容,就算有手下上百條好漢的匪首也要考慮一下是否招惹的起,而今春米西魯元帥領軍返國時,各路部隊將三條主要商道上的盜賊集團徹底清洗了一遍。



成員超過十人以上的匪幫幾乎都完蛋,大軍似乎事先就收集過相關情報,有傳聞說元帥大人的獨生女去年曾遭強盜襲擊,所以才有這場聲勢浩大的勦匪行動。



「終於到了,這一路上真無聊,真希望有幾團盜賊來娛樂大家。」騎著白馬的領頭男子將風帽撥開回頭道。



「你這白癡就這麼想找刺激嗎?」後方不遠處的女騎士手按劍柄語氣粗暴地說。



「冷靜點,別亂來,這種日子有人死傷很不吉利的。」旁邊另一位女騎士開口勸解。



「但這種情況,商隊雇用護衛的意願和人數都會減少,不曉得大家過得怎麼樣?」另一名女騎士則擔心起友人的生計。



「放心吧!以前比那更糟的狀況大家都撐過去了,不會有問題的。」另一名舉著長槍的騎士說。



「好啦!加把勁,咱們早點去和那些傢伙打招呼吧。」為首男子說完兩腿一挾,催促胯下馬兒快步前進。







加蘭特穿著正式禮服接待遠來的賓客,最近幾個月忙裡忙出的說起來就是為了今天。劍客資格都沒有的平民戰士來擔任大型傭兵團副團長,甚至得到正式騎士頭銜實在是個異數,這一切全是因為有個賞識重用他才能的知己。



所以當諾修放棄爵位返國時,他毫不猶豫地選擇跟隨,與普莉西拉共同擔任新生晨星傭兵團的副團長之職。重新與艾梅拉城簽訂協議、招募人手充實戰力、承接各種長短期任務契約等業務雖耗去他不少精力,但今天的事圓滿結束的話,一切辛苦就都值得了。



從今天的事也可以看出團長人脈的深厚,不僅鄰近地區的有力人士前來,連卡倫城和普羅拉那城的貴族們都有人送來禮物致賀,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米西魯侯爵的賀使。
xyz軟體補給站


xyz
但也來了麻煩的傢伙,有些人加蘭特真的不太想碰到,只是今天他總攬各項事務,再怎麼樣都得跟對方寒喧幾句。



「碰!」的一聲,門被用力的打開。



他不高興地說,「當了那麼久的騎士,還學不會敲門這種基本禮節嗎?你這匹笨馬。」



「咱們都這麼熟了,幹嘛這麼拘束,這次我們有二十二人帶來普羅拉那的大家給浣熊和大姐的賀禮,其他人先去找別人敘舊,只不過萊安、謝布爾、維黛安,還有那個陰險的傢伙不能來。」闖進來的男子興高彩烈地說。



聽到那話的加蘭特表情有點僵硬,抬起手來指指他。



「咦,我怎麼了嗎?後面?」多尼爾有些奇怪,忍不住回頭看去卻嚇了一大跳。



某人在門旁做出沉思貌,然後說「我實在想不出來,留在普羅拉那的團員有誰可以被你稱為陰險的。」



(這傢伙真的是魔鬼嗎?才說到他,馬上就出現了。)撫著胸口鎮靜下來後,他才發現不對勁,「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你不是到龍域去探險了嗎?」



「這一時很難說清楚,簡單地說,這次探險目的提早達成返回,不過回程時出了些意外和隊伍失散,自行脫離龍域後發現離這很近,所以就直接過來了。」對方回答道。



「原來是這樣,不要每次都像幽靈一樣從背後嚇人。離正式開始還有點時間,大家正在外面找朋友敘舊,你也趕快過去吧。」多尼爾先發制人,決定不讓對方提剛才的話。



「嗯,說得也是,那我先出去了,兩位。」講完東方人走向出口,帶上門時微笑著說「講話要小心點,不然早晚會出事的。」



(這個小心眼的傢伙,是要將這件事先記下,以後再算帳。)盤算落空的輕浮男一臉哭喪樣。







「男爵…大人,您不是去龍域探險還沒有回來嗎?」比茲驚訝地說。



「看到您平安回來真是太好了,是探險提早結束嗎?諾修團長和普莉西拉小姐一定很高興您來參加婚禮。」文姬恭敬地問候。



「是啊!回來時發生了點狀況,所以我就直接過來這邊。」回應後東方人看著另兩人問「那你們最近過得怎樣?」
xyz


「嘿…,還不錯啦!」波瓦森有些不好意思地搔著頭,他是當初辭去軍職的槍兵中隊長之一,拿著退職金回到這裡和約定好的女孩一起開餐館,現在偶而也幫傭兵團打工賺些外快。



「不得不說加蘭特這傢伙確實有一套,現在這行景氣差,還硬是給他弄到那麼多各類委託,團裡的狀況已經上軌道了。」沙夫朗也是以中隊長的身份離職回到這裡,比起軍隊,他更喜歡諾修領導的傭兵團中家人朋友相處般的和樂氣氛,這是他選擇為新生晨星效命的理由。



現在的晨星傭兵團已經縮減到跟幾年前差不多的混合大隊編制,只是所擁有的馬匹多出許多,不僅能維持一支騎兵中隊,甚至可用自己的車隊經商運貨。槍術最強的普莉西拉是副團長,所以便由沙夫朗擔任槍兵中隊長,其他如突擊隊、重步兵、輕步兵、弓兵和後勤組也都由原本的舊幹部們擔任,新招募的人員因為實力、經驗不足,幾乎都只能充當普通士兵用。



正當幾人想問起龍域的探險時,旁邊傳來興奮的叫聲,「穆,你也來啦!太好了,有沒有帶那塊冰晶石,快借我用用。」



聽聲音便知道是當初傭兵團的樂天魔導士,轉過身去回話「有啊!你要用這東西做什麼?」因為紫眼魔導士教過幾種運用手段,東方術士也能用這道具來消腫鎮痛,所以他總是隨身帶著的。



「剛剛我遇到葛萊夫,想到一個絕妙的好主意,可惜我們兩個人做有點吃力,才在想要是有你的冰晶石就好,沒想到會馬上遇到你。」



接過穆從衣袋中取出的魔狼晶石,「等著看我們的表現吧!這必定會是場最棒的婚禮。」亞雷克得意地說完便一溜煙跑掉了。



(還有葛萊夫是嗎?)東方人覺得自己可以猜到他們想做什麼,稍後的宴會應該可以暢飲冰鎮酒。樂天魔導士雖然來去如風,倒讓他想起有很多人還沒見到,穆便跟槍兵隊的眾人打聲招呼離開。







以前多尼爾手下的突擊隊和謝布爾手下的重步兵主力一度合併,所以這兩隊的人關係不錯,經常混在一起。穆的性格和行事作風向來不對這些大漢的胃口,只是經常當成他們說笑的話題而已,真正和他來往較密切的只有多尼爾和傑利而已。



傑利在北方的決鬥中受了暗算而重傷,休養好後卻發現因為肺部受創而影響體力,所以在得到王室的封賞後便辦理退役,雖然傭兵的生活習慣讓他積蓄不多,但分配傭兵團舊資產和王國的退職金加起來也是筆不小的金額,便拿這些錢在老家開間冒險者旅店。



傑利的個性爽直單純,說起來不適合經商,他也有自知之明,對物品的鑑定並不在行,所以接受物品委託而是只收少許介紹費讓雙方自己去談。



而對僱傭任務則因為自己也是幹過這行的,對這些搏命賺錢的朋友頗為體恤,仲介費收得比別人低,許多冒險者因為被抽走的佣金少,都喜歡跟他洽談生意。



畢竟十幾年來走南闖北,這大個子多少還有點門路可以弄到一些搶手私貨,他又較謹慎,這部份只做熟客生意,所以一直沒什麼問題,而且收入相當不錯。



「要是你有委託或要找工作可以到我那邊,我會給你優惠的。」聽到這話旁邊的人都笑了,傑利還是和以前一樣沒心眼。人家都已經有貴族封號了,怎麼可能去接那些工作,就算想交付委託也不會自己出面。



「對了,剛聽說你是從龍域直接出來的啊!從那種地方帶出來的很多都是高價品,像我們這種小店根本吃不下多少。而且你真是不簡單,和隊伍在龍域失散後還能單獨離開,能做到這種事要有非常強的實力、非常豐富的經驗和非常好的運氣才行。」話題一轉,大個子便談到穆身上了。



「前兩項是沒話說,不過為什麼還得憑運氣啊?」一名新募來的團員問。



「就算本事再強的人也要休息睡覺,那時候是最脆弱的,那麼多天的時間都沒發生意外,龍域的魔物和各類野獸、毒蟲又那麼多,你說這運氣不強嗎?」傑利隨口回答。



大家聽了都深以為然,唯獨當事人沉思不語,因為他心中仍對自己能離開龍域還有很多疑惑,有不少事到現在都無法確定那是現實還是夢幻。



「對了,那些從普羅西亞來的女團員們剛剛好像匆匆忙忙地,是發生什麼事了嗎?另外也沒見到修可拉先生,他沒來參加婚禮嗎?」覺得現在不適合考慮那些的穆問起其他人。



「那是因為婚禮就快要開始了,女團員們都想去佔個靠前的好位置,這樣接到新娘捧花的機會比較大。至於修可拉先生是去協助這次婚禮的儀式,等下你就可以見到他。」



雖然這是頭一次參加西方的婚禮,不過穆好歹也知道些當地習俗,據說接到捧花的未婚女子就是下個新娘,所以年輕女孩們都起鬨著去爭搶。說起來時間也差不多了,於是大家也開始向著婚禮場地移動。







場面意外地浩大,除了傭兵團自己人和當地士紳,還有許多外來的賀客,加起來將近千人。小小的教堂前擠滿人頭,傭兵團也動用了近百名團員來維持秩序。



原本在這夏末之時,將近中午應該是很熱,但有片雲層聚集在場地上方,使得氣溫變得十分涼爽。



穆在這邊又碰到多尼爾,「你怎麼站這麼後面?」這個喜歡湊熱鬧的傢伙沒站到前列去讓他有點意外。



「前面都是要搶花束的女孩,我去做什麼?趁機揩油這種小家子氣的事我才不屑幹,要是接到花束可以得到一個新娘或許我會考慮看看。」對方白了他一眼。



「沒什麼,只是你沒去湊熱鬧讓人有點意外。」



「你來湊熱鬧才真正叫人意外,我一直以為比起婚禮,你更適合葬禮。」得罪一句是得罪,得罪兩句也是得罪,輕浮劍士現在是豁出去了。



對於這句挖苦兼觸霉頭的話讓東方人的表情僵住,而旁邊的人則是大笑個不停。



這時司儀宣布儀式開始,新人各從兩邊走向紅毯前,這時穆也看見修可拉,老人家走在普莉西拉身旁,讓新娘搭著他的手臂。原本那個位置應該由新娘的父親擔任,可是普莉西拉的父親早已去世,於是便由他來代替。



修可拉是位仁慈長者,許多上年紀者妒才嫉能的毛病在他身上完全沒有見到,不只是自己,就連在那之前,面對足以當他女兒的普莉西拉也甘願擔任副手。那種真誠照顧後輩的態度贏得大家的尊敬,即使現在他已經退休,在團員們心中還是有相當份量。



看著修可拉代替父親將新娘交給新郎,兩人在紅毯上走到神官前,發下不離不棄的誓言和交換戒指,然後便是掀起頭紗親吻新娘。西方的婚俗和東方有很大差異,不過以前只是聽說,這還是第一次近距離看到。



正當新娘準備拋出捧花時,有人發出驚呼聲,就連穆也感到震駭,「怎麼會這樣,為何會在此時發生這種惡兆。」難道這場婚禮不被祝福,是因為自己用那種手段促成嗎?



「好棒啊!」、「太美了。」,發生這麼可怕的事,大家的反應卻出乎東方人的意外。



「團長、普莉西拉小姐,這是我們的賀禮,祝你們永遠幸福。」有幾個人站在旁邊的屋頂上大喊著,兩名新人對著他們揮手致意,觀禮的來賓們也大聲鼓掌。



「你怎麼了?為什麼臉色那麼奇怪?」多尼爾發現到身邊的異常。



「沒什麼,只是剛才錯以為降下神跡了。」穆還是那副有些僵硬的微笑表情。



「是嗎?我還以為你不會相信神賜奇跡,只會在意惡魔作祟呢!」輕浮劍士又挖苦他一下,卻發現他好像還沒恢復過來而不在意。



雖然這件事自己有提供幫助,但東方人真的沒想到亞雷克會搞出這種事來。



雪,自空中緩緩飄下,夏日飛霜,在他家鄉有著完全不同的意義。







經過白天那一陣喧鬧後,晚上大家留宿在這裡,穆的心情好不容易才平靜下來,這幾天發生許多莫名其妙的事情,光是從龍域出來這段路就有難以理解的事情。



拔出雙劍演示劍招,演練了幾回還是想不透,在從龍域逃出時自己曾福至心靈地憑這幾式劍招突破難關,但是回想揣摩這些新劍技卻怎樣也發揮不出當時的威力。



從龍域深處奔逃而出,自己好像沒有多少歇息、沒吃多少飲食,可是竟然不覺疲累地趕了那麼久的路,而且渾渾噩噩的好像身體不是由自己控制一樣,等清醒時才發現自己已經離開龍域了。



有若神助,對,好像冥冥中有什麼東西在幫自己逃離一樣,不僅劍招和術法的威力大增,甚至於不會感到疲累。現在他可以感覺到自己狀況不錯,甚至實力比進龍域前還要強些,但和逃亡時的表現還是有段不小差距。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真的有誰在幫自己逃離?如果有,是誰?為什麼?那段有些混亂的記憶中有那些是做夢?那些是真實?







「你現在就要回去?不多留兩天再跟大家一起走嗎?」蕾茵問道,騎士團的人這次回來打定主意要稍做休養,所以還要待段時間。



「不能再留了,我和隊伍失散後就直接從龍域出來,如果再不趕快回去的話,大概他們就要認定我失蹤了。」東方人回答。



「是啊!探險隊原本預定下個禮拜就會回到王都,要是他在那之前不回去的話,說不定大家就要接到他的訃聞了。」說完有人笑了起來。



穆跨上馬背出發前行,雖然他的大多數行李都留在龍域,不過因為身上的白金幣背心,所以昨天很快就購置好一份新的。



送走他之後,大家各自做自己的事去,直到中午時才又聚在傭兵團的餐廳一起吃飯。



午餐時最熱門的談資除了新婚的浣熊夫妻,就是早上才離開的穆。



有人提起多尼爾當時的話「比起婚禮,更適合葬禮,說得太好了啊!」許多人跟著大笑。



「喂,你們不要說得太過份了!」有位小姐拍案而起,許多人都在偷笑,因為這玩笑話說不定會牽扯到這名女劍士。



「對不起,打擾各位用餐了。」聽到這聲音,餐廳裡的人都望過去看。大家都認得,來者是維黛安手下的女騎兵。



「有件事要緊急通知各位,前往龍域的探險隊發生意外,他們遭遇火龍攻擊,萊特男爵不幸罹難,葬禮將在兩週後舉行。」這名信使神情肅穆地說,餐廳裡一時鴉雀無聲,蕾茵也張著口講不出話來。



女騎兵馬上就注意到站著的女劍士,曉得這位和死者關係密切,低頭致意道「蕾茵小姐,請節哀。」



下一瞬間,所有人的哄笑聲震天價響,而漲紅臉的蕾茵則怒吼道「穆,你這個渾蛋!」驚愕的女騎兵則不知所措地看著大家,心想是不是所有人都瘋了。









【後記】



第一部就到這邊,沒錯,就是到這。



其實原本的結局更前面一點,就是浣熊婚禮的夏日飛霜。



大約是2001年左右,龍空某人大爆八掛,說另一人背著老婆在外面如何花天酒地,當事人立刻跳出來六月飛霜地喊冤。



那時就覺得很有趣,因為之前玩GROW LANSER,那個HAPPY END也是六月飛霜。



覺得好像不同文化對夏日雪的看法不同,一個當奇景,一個當惡兆,所以當時就決定用那當結局。



放棄官職爵位再度跑路雖然也在原先計劃內,但路線卻不同,龍族原本只想當背景,至少在第一部是如此。



但是因為某個橫加進去的人物,所以故事路線變更了,我曾經想,該不會是因為內心想擁有那種腐敗糜爛的生活才會添加這傢伙,即使自己不是女僕控。



而因為這個修改,結尾也被延長一點,用「你這個渾蛋!」當結束,算是發洩這些年來的某些怨念。



第一部的結束讓我有種輕鬆的感覺,一件作品完成了,等養精蓄銳完後就可以開始進行下一件想做的作品。



唯一的遺憾就是我沒辦法知道天照對這個結局的看法了,當年他說穆是「幼兒園阿姨」真的給小學老師的我很大驚喜,覺得找到知音了,但他卻不再多說。



後來他說其實也很喜歡這作品,但我偏好藏著寫,這讓評論者很困擾,在還沒寫完前就像用布蓋著隻動物掀起來讓人看一眼,他也只能說這隻動物的毛很有光澤。



所以那之後就等著寫完第一部再問他,聽到噩耗時感到很震驚的,而這件事也成了無法彌補的遺憾。



以前看銀英覺得欣賞查歐,而不欣賞楊,就是因為那傢伙和我差不多,都是個懶蛋。



真希望這個世界多一些勤勞的人,把工作全做光,然後讓我輩繼續懶下去。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spyqbty
  (2010-09-04 08:13)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