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正妹照片-xyz資訊工坊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江南之行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其實我好幾年以前就想到大陸看看了,因為從許多方面來看,大陸的變化實在太快太大,和我們從小被灌輸的印象完全是兩回事,所以藉著我大姐一家要去看世博的機會也一起報名跟團。



和到別的國家觀光相比,去大陸只是要多辦個台胞證,語言文字的溝通是沒什麼問題的。我們這一團有三十二人,基本上是個親子團,成年人不到一半,領隊大家都喊他光哥。



出發時搭的是晚上十點多的飛機,因此飛到南京祿口機場時已經接近午夜了,入境時負責的檢查人員是武警讓我有點意外,光哥解釋說大陸的武警分金、木、水、火、土,分別負責不同的工作,這只是其中之一。



車子和全陪都在機場門口等著,全陪姓任,所以我們就叫他小任,開車的是王師傅,在台灣都叫司機先生或司機大哥,有些老一輩的閩南人則叫運將,稱呼上的不同才剛入境就體現出來了。



到酒店安排好房間時已經快凌晨一點了,安排好的房間都是雙人房,我這幾天的室友是一個陪著媽媽、姐妹和表妹們出來玩的大學生。



住宿必須用台胞證登記,光哥多次跟我們強調台胞證的重要性,還提過幾年前他帶九寨溝團時發生的慘劇。當時有個年輕帥哥很瀟灑地將證件放褲後口袋,在那邊突然鬧肚子,臨時找不到洗手間,只有一個茅坑,結果證件就那樣滑下去插在糞山之上。



被逼急的帥哥馬上懸賞一百人民幣,光哥就對著當地人大喊這個懸賞,馬上就有兩個藏族小朋友衝向茅坑要爭取這個懸賞。但茅坑很深,一個人搆不到,於是兩人說好合作對分,較大的抓著較小的腳放下去拿,順利成功地把證件拿回來。



一百人民幣就解決這件事,讓大家都覺得很划算,在用水擦洗過後,這位帥哥不敢再把證件那樣放,而是用塑膠袋包好收起來。回去要通關時拿出台胞證,負責的武警接過證件看過照片確認身份要翻頁時卻發現黏住了,於是就用手指沾口水想把紙頁弄開,這時光哥回頭低聲說『別笑。』,因為當時那團遊客的表情就和聽到這裡的我們一樣。



除了全陪以外,每個地區都會再安排一個地陪,南京地陪我們叫小朱或朱姑娘,畢竟大陸地方大,一個人要記住所有景點的相關知識並不容易,這也算是專業分工。第一天的行程首先是長江大橋,在南京跨越長江的大橋有三座,我們看的是最早的一座。



一進橋塔見到的就是毛澤東像,上了瞭望台還可以看到橋這邊有座文革時期盛行的兵農工像,加上那些標語,多少都給人帶來些文革的氣息。台上可以看到的造船廠據說就是當年鄭和寶船的建造地點,橋的兩側各有一座橋塔,看到對面也有一批遊客和我們一樣黑頭髮、黃皮膚,導遊說那是大陸遊客,有些地方會把外來遊客和大陸遊客分開,這叫『內外有別』。



午餐座位是按家庭編排的,除了我大姐一家四口還有另外一對帶著兩個女兒來玩的夫婦同桌。聽到那位爸爸自己平常的消遣是在網上看小說,還有起點的帳號時,我大姐就把我也在寫小說的事講出來,當然,人家完全沒聽過我的筆名和作品。



餐桌上擺著一瓶雪碧和兩瓶啤酒,因為我們沒人飲酒要把酒換成汽水,才知道在這裡雪碧、可樂比啤酒貴。導遊告訴我們因為大陸對進口物品,尤其是奢侈品,都課征很高的關稅,所以在大陸買外來品牌的東西還不如回台灣買划算。



板鴨是南京的招牌食品,但我有一個怪癖,除了蛋以外的家禽類食品都沒辦法下嚥,所以只好望著一桌的菜吃炒飯。不過大陸米也和臺灣米不同,大陸米較長、乾鬆,台灣米較黏軟、有彈性,單吃的話臺灣米比較好吃,用來炒飯卻是大陸米勝出。



接著是去看中山陵,這是初次到南京的台灣客必到的景點,沿路高大的法國梧桐確實讓人有種幽靜典雅的感覺。



踏過中山陵近四百階的樓梯,進到墓室時我沒有什麼偉大的感想,只覺得共產黨真是太過份了,一點都不照顧國父您老人家,裡面居然這麼悶熱,連個空調都沒裝。也許是建築設計的問題,剛走出墓室就涼爽許多,漫步下去時看到小販兜售的中山陵扇子,便一口氣買了二十把,這樣回去要分送的紀念品就擺平,接下來只要悠閒地參觀,不用考慮帶什麼東西回去。



行程接著轉往蘇州,吃過晚飯後便是去搭遊船賞夜景,船上還有蘇州評彈的表演,接下來參觀蘇州的觀前街,這裡的氣氛其實和台灣的金山老街、九份老街類似,有著濃厚的觀光氣息,和一般夜市相比,多了幾分歷史特色,卻也少了幾分朝氣活力。



看到城管的時候我問光哥,「城管跟公安有什麼不同?為什麼好像城管的名聲不太好?」光哥的回答是「城裡有些事公安管不了,就找流氓來管,那個就叫城管。」後來我自己翻當地的報紙,好像關鍵就在於執法粗暴方面,大概是人員培訓有些問題,台灣以前也曾因警力不足放寬人員錄取標準,而造成員警素質下降,只是沒有這麼誇張。



第二天的行程第一個就是寒山寺,牆上有大量的題詩,不過都很新,顯然是重建的復原工程,買票可以敲三下鐘,如果說是這代表斷除貪、嗔、癡三毒那還有點佛門寺廟的樣子,不過地陪告訴我們那是求福、祿、壽。



正殿前看到一個很可愛的小沙彌石刻,我們團裡有好些人都與之合照,正當我想這個重建工程還有點幽默感,擺上這麼一個有趣的小沙彌時,聽到一個年輕女孩說「那邊還有耶!」我轉過頭去,一口氣就噴出來,穿著工夫裝、戴著圓墨鏡,分明就是郝卲文那個光頭小胖子。



蘇州據說盛產楊梅,產季剛結束,還有些商販在賣,本想買些品嘗,不過光哥說要回去用鹽水泡一下,讓裡面的蟲跑出來。我嫌麻煩而作罷,不過事後談起王師傅卻說楊梅要直接吃才能嘗出原味,泡水洗過味道就會改變,但我已經來不及驗證這件事了。



另外還看到一種扁扁的桃子也很有趣,在台灣沒見過,小任說那叫蟠桃,是這裡出產的三種桃子之一。



看過獅子林的林園怪石後,接下就趕往這次旅行的重頭戲所在-上海。原本預定要看上海的雜技團表演,但因為爭取不到票,所以改搭船欣賞黃浦江夜景。上海最高樓的外形神似開瓶器,而東方明珠塔則活像外星人基地。



經過一晚養精蓄銳,終於要挑戰這趟旅行的最大難關-世博會了。雖然昨晚已經知道上海超越台北的繁華景像,也聽說世博會的人潮洶湧,但是還沒到達前,光是從高架道路看見停車場裡滿滿的遊覽車就已經夠震撼了。



以前見過的人數最多大場面就是紅衫軍圍城倒扁,雖然號稱百萬圍城,不過警方估計大約是三十萬,而這天世博會的進場人數是四十九萬多。但紅衫軍當天下雨,人又集中在幾條街道上,單以人群擁擠程度來比紅衫軍倒是勝過眼前的場面。



來之前就有不少人提醒說上海很熱,但我們運氣還不錯,上海這幾天氣溫下降,我們達到時氣溫是三十度,次日甚至下起雨來。



台灣人跑到這看台灣館簡直是無聊,所以我們全團沒有任何人想去看,我把第一天的目標鎖定在歐美各國的國家自建館。我從美國館開始,廣播說要等三小時,不過小任告訴我們這個時間是會打折的,按照今天的狀況大概是五折左右,他估的很準,我是排了一個半小時進去的。



只不過美國館的內容並不如期待,據說是經費太晚撥發,倉促之下做成的東西,就是三段影片和一些科技的說明。而開頭各色各樣的美國人說『你好』和歐巴馬總統的講話讓我開始有種感覺,這個世博會好像是世界向中國展示,而不是中國向世界展示。



接著的俄羅斯館也是廣播等三小時,實際等一小時半,除了展示俄羅斯的破冰船和核能技術外,還有個根據『騎鵝歷險記』創作的巨大化花園,可看性比美國館強得多。



中餐我在挪威館吃,味道很好、價錢也很貴,還算是物有所值。



下午我改變方針,不再拘泥於要看什麼,而是哪邊隊伍短就往哪邊走。連續看了愛爾蘭館、烏克蘭館、歐洲聯合館一、歐洲聯合館二、波黑館、加勒比共同體聯合館。

xyz

大陸的遊客有很多人似乎是衝著蓋章來的,一聽到沒有敲章就不排了,進去之後也是急著先蓋章,連展覽內容都沒細看就急著去下一個地方。後來問起才知道很多人相信蓋滿章的世博護照有收藏價值,才會拼命收集印章。



而且大陸民眾排隊也相當剽悍,在馬爾他館就要輪到我時館員伸手示意停下要關門,我才站定就被後面的狠狠撞開,那人一言不發的直往前衝毫不理會館員的阻擋,更後面的人則讓小孩先過去,再喊「我小孩進去了,我小孩進去了!」也跟著進去了,氣勢之強悍讓我目瞪口呆。



愛爾蘭館的的展出內容比較有料,烏克蘭館給我的感覺就只是個餐廳附加特產專櫃的地方,展示內容乏善可陳,馬其頓館說穿了就是個有些許展示照片的葡萄酒販售口,甚至有的館值得看的地方僅有出口處的美女館員。



聯合的小館中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是亞美尼亞和亞塞拜然兩國,因為陸龜很喜歡森薰的作品,其新作『乙嫁物語』就是以亞塞拜然為背景,館內可以看到一些他們的傳統服飾和文物,可惜沒有弓箭。



亞美尼亞館剛好在舉行活動,工作人員把一些卡片發給排隊中的人,要請大家品嘗該國特產的杏子,杏核會被送回去按卡片的登記為種下的樹取名。其實我有點興趣,可是人家卡片都發給小朋友,我不好意思直接要,所以就使點小手段,問「亞美尼亞在高加索山旁,靠近中亞,當地氣候不是比較乾燥嗎?那裡真的適合種杏子嗎?」工作人員馬上熱情地解說,並且遞上卡片邀請我參加這個活動。



隨著隊伍的前進,很快就拿到了黃澄澄的杏子,個頭比後來我在超市看到的更大,色澤也更漂亮,輕輕一掰,果肉就跟核分開了,嘗起來的味道也很香甜。而且還有亞美尼亞的樂器演奏和歌曲演唱,舞臺後方則放映著展示亞美尼亞風光的影片。



xyz軟體補給站
這個活動讓我在對亞美尼亞這個國家多幾分好印象的同時,大陸民眾也給了我一分壞印象,很多人只吃果肉,吃完後果皮就隨手往地上扔,亞美尼亞館附近因而散布著許多黃橙果皮。



這幾天我看到文明口號到處都是,顯然有許多人仍沒記起來,以前我的老師曾說「口號這東西是什麼不夠就喊什麼。」大陸發展的太快,所以多數民眾還沒充份準備好,這種精神文化跟不上物質建設的情況台灣也經歷過,即使是現在也仍未完全擺脫這種狀況。

xyz資訊工坊

其實在大陸很多地方我彷彿看見八零、九零年代的台灣,只是規模要大很多而已。現在很多地方都在進行交通和各項設施的建設,我認為等到這些硬體設施的需求和緩,開始專注於制度、文化的軟體建設時,中國才能驕傲地宣稱自己踏入已開發國家之列。



世博會的第二天由於昨天的經驗,所以我把目標放在主題館,搭渡輪過黃埔江,參觀城市未來館和城市足跡館,主題館的內容確實很豐富,未來館的不少構想很有趣,而足跡館很多展品給我了些啟發,弄明白好幾件以前搞不清楚的古代文化問題。



由於下雨的關係,隊伍也沒有那麼長,所以今天逛得很輕鬆愉快。在園區內吃了份清真口味午餐,羊肉串吃起來很不錯,其他東西就不怎麼合口味。



全陪小任還提供一種聽起來很傻的紀念品讓我們購買,就是海寶太陽能手電筒,當然,這不是靠太陽能啟動,只是用太陽能充電。



我們下午就離開上海轉往杭州,我們在杭州住了兩晚,地陪小彬非常能言善道,這裡有我們旅程最後一個購物點,販賣的是西湖龍井,之前的玉器我不懂沒買,蠶絲寢具我倒是很喜歡,花了五千多人民幣。西湖龍井其實聞起來、喝起來我並不覺得比台灣茶好,但茶葉可以直接嚼碎吞下而且不寒胃這點台灣茶就不行,所以我也買了一斤回去。



有位媽媽團員說這個茶葉漲價很多,好幾年前他公公來時同樣的特級茶葉價格只有三分之一。這點倒是不難理解,經濟發展以後嗜好品的需求自然跟著提高,如果產量跟不上銷量,那價錢自然就會飛漲。



搭船遊湖或是在湖邊散步,看看不同的西湖景色,可惜我們到的時節早了點,荷花只是結苞,沒能看到整片荷花盛開的樣子。湖上還可以看到天鵝,地陪說以前的人把天鵝當仙鶴看待,所以『梅妻鶴子』典故中的鶴子其實就是天鵝。



胡雪巖故居也是復原工程,不過還是值得一看,我發現救火的水缸上有兩個獸首銜著銅環,應該是用來大聲警示走水,便問這是獅子還是蒲牢?獅子有所謂的獅子吼,蒲牢是龍生九子之一,性喜大聲吼叫。小彬的答案是蒲牢,可是卻說是因為這種龍子管火,所以才在這裡,民間傳說似乎很多地方的說法相異,不過我還是覺得吼叫示警的說法較合理。



逛河坊街時我一直想找找看有沒有書店,因為我想瞭解一下這邊的書籍出版狀況,意外的是幾天下來竟然連一間書店都沒找到。後來我問全陪小任,他回答說大的書店都是國營的,下午就關門了,現在大陸人忙著賺錢,愛讀書的人沒那麼多,圖書管那些門面工程倒是弄得不錯。



沒能看看這裡的大型書店有些遺憾,而看到的圖書館確實蓋得很不錯,後來我在書報攤買幾本書報雜誌,核算一下發現大陸的書價最少比台灣便宜三分之一,不過便利商店買的報紙雖然價格只有一半,但是內容、版面的差距卻遠超於此,可能是經營方式不同的緣故。



杭州最後的節目是張藝謀編導的印象西湖,老謀子的東西就如以往,「人多、壯觀」四字就可以說明這場表演的特色,光哥說「印象」就是讓人看不懂的東西,所以團裡有很多人要聽我解釋才明白現在到底在演什麼。



在這我們遇到另一個台灣團,他們發牢騷說在香港買了五十萬的珍珠產品竟被導遊嫌買得太少,剛好回酒店後,我從新聞也看到去香港的旅行團有老先生因為類似理由被導遊氣死。我後來問光哥和小任,他們很大方地直說,這種事其實雙方都有問題,他們那種是低價團,團費其實根本就不夠付機票和住宿費,人家賺的就是消費抽成,所以他們會拼命的要你消費購物。



免費的東西最貴,在這件事上又得到一個例證。



次日我們轉往烏鎮,在這裡搭搖櫓船遊河,這時候正好下起雨來,讓我們體會了一下煙雨江南的感受。



接著是無錫,這裡看的景點也不少,錫惠公園、寄暢園、崇安寺、靈山大佛,有些石碑還可以看到破壞的痕跡,據說是文革時造成的,在這邊接觸到的人似乎對文革都沒好感。



想起幾年前的順口溜中『到了台灣,才知道文革還在搞』實在是很諷刺,人家已經在大步、快步前進的時候,台灣卻在進行無謂的內耗,把自己擁有的優勢抵消大半。



無錫的酒店房間裡居然有體重計,我的室友上去量後嘆氣說「這邊的菜吃不慣,我瘦了幾公斤。」我站上去量一下「咦,我還是一樣,體重都沒變耶。」



看靈山大佛時,搭電動車在各景點移動,這種車子不排廢氣又安靜,相當環保,台灣推廣電動機車已經很久了,可是因為早就有大量的機車一直成效不彰。不過大陸人似乎把電動機車視為腳踏車,經常開上人行道,容易發生碰撞意外,所以這幾天我們走路都得不時注意四周以免被撞上。



要上到靈山大佛的看台要走上去,團裡最小的小正太和小蘿莉兄妹也和我們一起走,那個哥哥要是遇到不高興的事就會蹲下去抱著腳,愛吃冰淇淋的妹妹則是哭給媽媽看。



俗話說『臨時抱佛腳』,所以我們也去抱佛腳拍照留念,這是我們在無錫最後的活動,接著就要回南京了。



在上飛機前,我們先去南京1912街區和夫子廟逛逛,因為我們是傍晚到的,1912街區沒多少人,而團裡的小兄妹碰上兩個本地小娃娃,就一起在那邊追著玩。兩個小娃娃穿著中間開檔的褲子露出小屁屁,雖然有聽說過這種東西,我們卻是第一次見到開檔褲。



較小的那個小朋友還給我們個驚喜,才一歲多的他居然比劃了幾式太極拳給我們看。



而夫子廟的熱鬧氣氛和之前看的老街就不同了,既有夜市的喧鬧活力,也有豐富的人文特色,台灣比較類似的地方大概就是基隆廟口夜市了。只不過夫子廟的街道更寬廣,歷史景觀更豐富。



結束行程回到家時已經是凌晨兩點多。



第二天起床後,陸龜和海鬣蜥才看到我。


xyz資訊工坊
海鬣蜥「你是怎麼回事?黑白郎君?阿修羅男爵?」



原來因為在車子上為了方便點人,座位都是固定的,而我為了看窗外景色一直沒拉起窗簾,結果就是晒黑半邊,另一邊還是白的。



陸龜「那邊的菜很合你口味的樣子,整個人胖了一圈。」海鬣蜥跟著點頭。



其實我沒有變胖,只是被晒得澎脹了,無錫的磅秤可以作證。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spyqbty
  (2010-09-04 09:32)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