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線上遊戲-xyz資訊工坊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神通情人夢 1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自從買了電腦後我像個吸安的毒蟲,戒不掉也抗拒不了電腦對我的誘惑。坐在頹廢的人才有資格坐的椅子上,按下Power鍵,電腦連上了網路也開啟了ICQ。


  一個人住挺悶的,連個講話的人都沒有,當初放著公司的宿舍不住,想學別人過獨立生活的癮,卻落個無聊又無趣的悲慘下場。住處與公司宿舍只隔了一條狹窄的防火巷,偶而還會聽見同事們的大聲喧鬧聲。


  電腦傳來『喔喔!』ICQ的聲音,螢幕彈出一個陌生訊息。「Hi May!」


  在網上我通常不跟陌生人聊天,怕遇到青蛙也不想沾惹上麻煩。手上的滑鼠像裝上了衛星導航移向對話格的上方,打算刪除這個不速之客的訊息,視線被訊息主人的名字所吸引,像個亂碼中的『蓾』,敵不過滿腹的好奇決定進去瞧瞧他的基本資料。


  蓾,是個男人沒錯。咦?呃?欸?Ankara是哪個國家啊?坦白說不是他的國家默默無名,而是我的英文太差了,索性點開Dr. eye譯典通,才得知Ankara不是個國家而是土耳其的首都。


  跟蓾先生聊天還算愉快,大概對方是外國人的關係吧!不需擔心青蛙要求一睹美女風采這檔事發生,一整晚話是沒聊到幾句,時間都被浪費在查字典上。


  兩個小時後他突然問道:「平常妳都幾點上線?」


  「十點左右。」我快速敲打著鍵盤,想證明英文沒有想像中的差。


xyz軟體補給站  「好!我知道了。」蓾的訊息宛如消失在燈光下的黑影,唰一下就不見了!





  那天起只要一到十點,我就像思春的喵咪想去會情人。只要我一上線他總會在光纖那端等我。


  我沒問他在線上等了多久?等待中是否還跟其他人聊天?怕破壞蓾的形象,更擔心高估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一個喜歡在網路上流浪的人,不可能只有一個網友吧!我決定用隱藏的方式偷偷上線,觀察他是幾點上的線。


  說也奇怪只要我一上線,他的訊息會像跟屁蟲一樣的出現,我一度懷疑家裡ICQ的隱藏功能是否壞了?真無趣,每次都被發現,索性將隱藏功能切換成連線狀態的綠色小花。「你平常幾點上線?」


  「你一上線,我就上線。」


  「少蓋了!」除非是電腦駭客,否則怎麼可能,當我三歲小孩啊?


  「真的!」他的回答如此肯定,肯定到質疑他的話就像懷疑人格一樣的令人尷尬。


  資料上顯示他今年三十一歲,橫豎看都不像。「蓾,你到底幾歲?」


  他的訊息停了許久。「我不確定自己的年紀。」


  「怎麼說?」
 xyz軟體補給站

  「說出來怕嚇著妳。」


  「不會。你說吧!」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大不了就是青蛙一隻嘛!


  他的訊息像幽魂一樣緩慢浮現,「那年我三十一歲,應該是西元一九四一年。」他如果想嚇我,這次確定成功了。


  據大學聯考歷史沒超過低標的我推斷,一九四一年還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倘若他經歷過第二次世界大戰,現在少說也九十幾歲了?哇咧!數學再差的人都算得出來。「你在開玩笑吧?」


  「人死後,世上的一切也跟著停止,年紀相對不會再增加,我的記憶停在死去的那一天,腦海中反覆上演著死前的情景。」


  我的英文雖然不好,卻能輕易解讀他的訊息,莫非我正跟一個死去多年的人藉由網路溝通?心底不禁害怕起來,連頭皮都爬滿了雞皮疙瘩。


  除了由他的文字堆砌出的人生外,誰有能力去辨別其中的真偽?螢幕上的訊息不斷浮現,速度之快不禁令人懷疑,這些文字是早就擬好,等著來騙我這個純情少女的。





  「那天窗外飄著細雨,遠處砲聲隆隆!敵軍的飛機沿著屋頂飛過,不久敵軍開始投彈,外頭傳來陣陣巨響及牆壁倒塌的聲音。」


  「然後呢?」除了發出這個問句外,完全來不及反應聽到的一切。


  「轟炸行動幾個小時下來沒有間斷過,方圓百里烽火連天,到處都是斷垣殘壁,唯一倖免是門前那道斑駁不堪的矮牆。空襲行動離去後,揪緊的心才稍稍鬆懈下來,誰知道躲得過這次,是否能躲得過下一次?」他的敘述有身歷其境的真實感。


  「當我拉開門閂,腳還沒跨出門檻,便遭埋伏門外的敵軍機槍掃射,子彈貫穿了胸膛,隨著強大的後作力整個人倒臥在自己的血泊中……」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上網也會碰見鬼,我越想越不對,一定是被人唬弄了。「如果你是二次大戰時期的人,怎麼會用電腦還會用ICQ呢?」


  「妳不相信是正常的,這些年來我一直在尋找各種傳遞訊息的方法,透過電腦找到了相同頻率的人,那就是妳。」聽完他的話我又再度陷入沉默。


  「將近六十年的時間,我都無法與人溝通,直到遇見妳,所以我不想失去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他鍥而不捨想要說服我,接受跟鬼做朋友的事實。


  手指放在鍵盤上不知該如何回應他,時間在無聲無息中流逝。


  「抱歉,希望沒造成妳的困擾。」


  「別擔心我真的沒事!」我這句話到底是在安慰誰?


  「妳想離線嗎?」


  「沒有,只是太震撼了,一時還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看妳好像很累,要不要早點休息。」


  聞言頹廢的精神全振作起來了。「你……你怎麼看得到我?」


  「嘻嘻!傻瓜,當然是用眼睛看囉!」


  背脊泛起一陣涼意,我坐立不安的環視週遭,不斷自我安慰著,一定是他在騙我,打從那段故事開始。


  我故意生氣來壯膽。「我不信,既然你看的到我,那我衣服是什麼顏色?」


  「我的世界沒有色彩,無法分辨出顏色。」


  哇咧!隨便找個理由就想搪塞我,當我是呆子啊!「什麼款式總可以形容一下吧?」


  「睡衣。」


  一定是巧合,三更半夜了不穿睡衣難道要穿泳衣喔!


  「頭髮呢?」


  「及腰有點波浪,妳露出額頭比較好看,還有蕾絲小碎花那件睡衣比較適合妳。」


  他如果不是鬼魂肯定是我家對面的偷窺狂,因為我只有兩件睡衣,一件穿在身上,一件晾在屋簷下。





  遇見他以後我常擔心是否會被人偷窺,交談後才發現只要不開電腦,他便無法與我溝通。才幾個月的時間我的英文進步神速,大概常用英文聊天的關係吧!


  我們像一般網友聊著生活點滴娛樂八卦。每當聽見他提起以前風光的戀情時,心裡總會泛起淡淡的酸澀感,那是他對過去的一種回憶,我卻自私的想把屬於他的回憶收歸己有。


  這是一段建築在網路光纖上的戀情,看似真實卻又虛無飄渺,我跟蓾的戀情就像寧采臣跟聶小倩一樣人鬼殊途,他是一個見不得光的情人。


  這陣子在同事眼中我像個被包養的女人,每當被問起感情生活時,我總是支吾其詞含糊帶過。


  「May,晚上一塊吃飯吧!」Louis在電梯口喊住我。


  Louis曾是我暗戀許久的對象,還記得他第一天來公司就造成了不小的旋風,女同事們無一不上前用關切的眼神對他放電。那天起Louis沒有一天是孤單的,每晚都有美女陪伴。


  他來台灣快一年了國語始終不靈光,不像有的外國人才來沒幾個月國語就講得嚇嚇叫。再過不久他就要回美國,相信回國後肯定有一段長時間,無法適應沒有美女圍繞的日子。


  雖然我曾經偷偷喜歡過他,自從認識蓾先生後,開會時我不再偷瞄他了。


  「很抱歉我還有事!」去找別的女人吧!我現在名花有主,沒想到天要下紅雨了,Louis竟然想要約我吃晚飯。


  「只要兩個小時!」他央求著。


  「我……」他看起來那麼誠懇,一副沒有我陪就得回家吃泡麵了,找不到什麼理由拒絕他,說穿了是我不願放棄跟他共進晚餐的機會吧!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dbyigrj
  (2010-09-11 09:09)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