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李家同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我是我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3  
0
 
0
回想起來,我的童年應該是比同年紀的德國孩子要舒服的多。我是德國人,五歲的時候,正值二次大戰,爸爸在蘇聯境內陣亡了,六歲的時候,我唯一的哥哥也陣亡了,我和我的母親相依為命。在二次大戰期間,這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我的鄰居玩伴們,幾乎都失去了爸爸,即使爸爸或大哥哥還活著,也都是在前線打仗。

我還記得在我八歲的時候,日子越來越不好過,本來店裡可以買到很多東西,現在東西越來越少。我記得有一次媽媽帶我去一家百貨公司,裡面幾乎都是空的,連玩具都少得不得了。

可是我們家似乎一直受到政府的特別照顧,每三天,就有人送食物來,鄰居都羨慕我們,他們很難買到牛奶和肉,我和我母親卻從來不缺乏牛奶和肉,我甚至一直吃到巧克力糖,我知道鄰居早以吃不到蛋糕了,我們卻過一陣子就有人送蛋糕來,具我記憶所知,媽媽從不需要上街買菜。

我六歲進小學,念的是柏林城裡最好的小學,每天早上,有一個小兵開車送我去,放學時也有小兵接我回來。我雖然小,也知道我們的情況非常特殊,我問我母親為什麼政府如此的照顧我們,他說:『傻小子,難道你不知道你爸爸和哥哥都替國家犧牲了性命?政府當然會對我們好的。』我可不太相信媽媽的話,理由很簡單,我的同學也失去了爸爸和哥哥,他們為什麼沒有人送食物來?也沒有小兵開車送他們上學。

到後來砲聲越來越清晰。媽媽偷偷告訴我,俄國軍已經逼近。有一天,媽媽告訴我,柏林城所有的學校都已經關閉,事實上我上課的小學只有一半教室可以用。我記得最後一次上課,正好碰到空襲,我們在地下室躲了兩個小時,出來的時候,發現附近到處大火,我們都無心上課,只等家人來接送我們回去。

砲聲聽起來越來越近,媽媽也越來越焦慮。我當時還是小孩,還不懂什麼是害怕,看到外面軍隊調動,還有些興奮,可是連我這個小孩子都看得出來,我們德國軍隊是輸定了。看到軍人疲憊不堪的表情,我也很難過。

有一天下午,媽媽忽然告訴我,街上出奇地安靜,一個軍人都看不見,本來我們家門口附近永遠有一個兵在站崗,現在也不見了。更奇怪的是,砲聲也停了,我問媽媽為什麼砲聲停住了,媽媽告訴我大概俄國軍隊馬上就要進城了。

當天晚上,我睡的很熟,因為外面靜到極點,大概早上九點,媽媽把我叫醒,他替我穿好衣服,然後叫我做一件我當時覺得很不可思議的事,他叫我趕快逃離柏林,越快越好,媽媽告訴我該沿一條大路向北走,最好快跑,媽媽說,如果我快步走,大約兩個小時,就可以逃到鄉下,到了鄉下,我應該設法讓一個家庭收容我,媽媽一再強調我必須忘掉爸爸媽媽,不要再回來。當時外面一片漆黑,我當然不肯,大哭起來,可是媽媽最後還是說服了我,他準備了一瓶熱牛奶和兩塊麵包,他說我應該將食物吃掉以後,將熱水瓶丟掉,一定要裝得很可憐的樣子。他送我一個十字架的項鍊掛在脖子上,同時,又塞了一張紙在我的衣服口袋裡。

媽媽和我緊緊擁抱以後,還是趕我走。我走到街上,回頭看媽媽,發現他正在擦眼淚,可是他很快的關上了門,我知道非走不可了。我念的學校很注重體能訓練,所以我可以快步走很長的路,大約天亮的時候,我聽到砲聲再度大作,可是大概一個小時以後,砲聲忽然全部都停了,我知道俄國軍隊一定進城了,我可以想像得到俄國坦克進城的景象,我當然最擔心的事我媽媽。

鄉下總算到了,我已經累的再也走不動了,我找了一家農舍,發現馬槽大門開著,那時天才亮,鄉下人還沒有出來,我就進入了馬槽,馬槽裡面有一匹馬和一頭牛,牠們對我這個小孩子的入侵者根本不在意,我看上了馬槽裡的一堆稻草,倒上去就睡著了。

醒來以後,我發現我躺在一張舒適的床上,一位老太太大概一直坐在我身旁。看見我醒來,向窗外大聲地叫她的丈夫回來,這對慈祥的老夫婦問我是怎麼一回事,我說我父親哥哥都去世,俄國軍隊快進城了,媽媽帶我逃離,因為難民人數相當多,我和媽媽失去了聯絡,媽媽曾告訴我,萬一走散了,應該盡量到鄉下去,那裡總會有好心的農人會收容我的,所以我就往鄉下走來。

老夫婦立刻告訴我,我可以留下來,他們有三個兒子,兩個都已經打死了,一個仍在波蘭,前些日子仍有信來。他們好像很喜歡我,替我弄了一些熱的東西吃,吃了以後替我洗了澡,然後叫我再上床去睡覺。我放心了,也默默地告訴媽媽,希望她也能放心。

老夫婦年紀都相當大了,田裡的粗工都不能做,可是仍在田裡種些菜,我也幫他們的忙。他們都信仰基督教,主日一定會去教堂,我也跟著去,老夫婦告訴我,我媽媽塞進我衣物的一張紙,是我的領洗証明,這又令我困惑了,媽媽雖然常常去教堂,卻不帶我去,理由是我太小。可是我同年紀的朋友們卻都常進教堂,我知道媽媽會祈禱,可是從來不教我祈禱,現在要我離開家,為什麼要讓我知道其實我已經領洗,我領洗這件事顯然是個秘密。

有一天,我和老先生一起在田裡工作,忽然聽到附近教堂裡傳出鐘聲,老先生立刻停下工作,他告訴我歐戰一定已經結束了,我們全家人都到教堂慶祝,整個村莊的人都來了,我發現一個年輕的男人都沒有出現,顯然我們國家將年輕男人幾乎都徵召去作戰了。

到這時候,我已經叫他們爸爸媽媽,他們正式到法院登記收養了我,我也就有了養父養母。我的養父養母最大的願望就是要看到我波蘭的二哥安全歸來。

二哥終於回來了,我永遠記得他出現在家門口引起的興奮,養母抱著他又哭又笑。他問我的來歷以後,對我非常和氣。養母立刻到廚房裡張羅吃的東西,雖然不是什麼山珍海味,我的二哥仍將菜吃的一滴不剩,他說他這兩年來,每天都想吃媽媽做的菜。

二哥安定下來以後,開始告訴我們納粹黨徒在波蘭殺害猶太人的罪刑,二哥談這件事時,養父有時叫我離開,大概因為我是小孩子,不應該聽這些殘忍的事情。可是我仍知道了我們德國人如何制度化地殺害了無數的猶太人。

有一天,二哥告訴我,有一個猶太小孩被抓去洗澡,他知道這就是他要被毒氣殺害的意思,這個小孩子講德國話,他問:『我是個小孩,我沒有犯了什麼錯,為什麼我要死?』說到這裡,二哥非常難過,眼淚流了出來,我覺得他認為犯了一個很大的罪,因為他曾被迫參加了這個慘無人道的大屠殺。

二哥對我影響至甚,我從此痛恨納粹黨人在第二次大戰的罪行,也對於各種族、各宗教之間的隔閡非常不以為然。二哥改信天主教,而且一不作,二不休,進入了山上的一座隱修院,已苦修來度其一生。隱修士不僅不吃肉,也不互相講話,而且是永遠不離開隱修院的,我們全家都參加了他入會的儀式,在葛雷果聖歌中,二哥穿了白色的修士衣服走了出來,由於他的帽子幾乎遮住了他的臉,我差一點兒認不出他來,我那時候只有九歲。二哥是我們家唯一能種田的人,但養父母仍然一直鼓勵他去度這苦修的生活,他們知道二哥深深認為人類罪孽深重,而要以苦修來替世人贖罪。

而我呢?我進了小學,而且表現很好,功課永遠第一名,我似乎也有一些領導才能,因此我組織了一個學生社團,宗旨是促進不同種族和不同宗教間的信任與諒解。我們發現附近有回教徒,就去參加他們的禮拜,我們多數是基督徒,可是一再邀請猶太教的教士來演講,也參加了他們的儀式。我希望當年被納粹黨徒的種族仇恨再也不能發生了。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admin
  (2008-07-06 01:34)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3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