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記憶深處的靈異事件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146  
0
 
0
這是一件真人真事。

其實,一直到今天,我也不知道那到底是幻覺,還是真的見到她回來。

阿嬤跟我的感情向來很好。自小,因為父母親都忙於生意,所以,我是被阿嬤一手帶大的。吃飯是阿嬤餵,洗澡也是阿嬤洗,功課也是阿嬤陪著一起坐。

傍晚百鳥歸巢時,也是阿嬤抱著我,一同坐在屋前的木凳子上邊乘涼,邊唱那在記憶中猶新的福建童謠。一直到今天,耳際依然似是隨時隨地可以響起阿嬤柔柔的聲音,唱著那段極其刻薄挖苦之能事的福建童謠:

“你家有,我家無,拿高椅,摘仙桃;仙桃甜,奶奶換蓮枝,蓮枝苦尾紅,苦狗咬丈人……”

這謠,是只準唱,不準問的。若問了,臉上用雪花膏化美人牌白粉搽得雪白雪白的阿嬤,就會黑著臉,不瞅不睬。

後來,還是偷偷去問比我年長7歲的姐姐,才知道,原來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做女婿的人,脾性很溫馴,可是家貧,不為丈人和丈母所喜,但凡有好的禮物,送上門去就被丈母人當成其他家境富裕之女婿的貢禮,被欺負得好慘。

最後逼虎跳牆,做女婿的反擊,讓丈人家吃了老大的苦頭……於是,街坊便將這件事,編成童謠來唱,目的是在唱衰丈人。而當然,像阿嬤這樣的老式女人,明明愛唱,也不齒丈人的行為,可是就是不願意開口承認,為的是不得罪人。

呵…離題了,總而言之,我的童年生涯,每天早上,睜開眼第一個看到的人是阿嬤。每天晚上,閉上眼睛前最後一個看到的人也是阿嬤。

每晚臨睡前,阿嬤都有把玩金飾的習慣。她總是讓我幫手她數,一邊數,一邊拿到口邊呵氣,再用塊小小的毛巾將戒指上的小石頭擦得閃閃發光,最後,才將東西全部放回一個印有3個5香煙牌的小鐵罐內。

“嗯哼…妹妹妹妹,一眠一吋大,妹妹妹妹……嗯哼…嗯哼…”之後,阿嬤就會擁著我,唱她最拿手的,自創的催眠曲,用手輕輕地,一下一下地拍我的背,讓我在她的懷抱之中,睡得好香甜。

永遠都記得,出事的那一年,我只有8歲。

出事的那一天,是1979年的農曆正月十二。那天凌晨4點多,雞還未啼,天很黑,我在睡夢中,被一陣若有若無的哭聲驚醒。我睜開眼睛,找不到婆婆,嚇得幾乎哭了出了。

婆婆心臟病發逝世

此時,房間的門口被緩緩地推開。

那時,我只不過是一個8歲的小孩,對於斷斷續續的哭聲已經感到很害怕了,再加上房間被推開,我的感覺是……整顆心都要跳了出來……以為在門的後面,出現的,一定就是一隻臉青唇白、牙長指甲長的鬼……

我睜大眼睛,緊緊地盯著緩緩推開的房門……一顆心,幾乎要從嘴巴跳了出來……。

門,一吋一吋地移開……心,也越跳越快……終於,有條人影閃了出來,還來不及驚叫,幸好已經看見,出現在眼前的,是大我4歲的堂姐。

“妹妹,阿嬤她要死了…阿嬤她在樓下捧著心在地上打滾呢!”堂姐抽泣地說著。

當我奔著下樓時,只能夠來得及看到阿嬤的鼻孔和嘴巴,正在吐出一團團像肥皂的白泡沫……兩眼翻白。她一手支撐著身子,頂在地上,而另一隻手……五指一伸一縮地曲張著,似乎在找尋著甚麼……

我清楚的看見,她的五指在曲張著,似乎在找尋甚麼……

“妹妹,快來快來,阿嬤要看妳……”當時,嚇到六神無主的媽媽一手扶著婆婆,一手猛朝我招,一直叫我走前去把手給她握著。

可是,我想,我當時是真的被嚇到了。我不敢走上前去,只是遠遠的望著趴在地板上掙扎的婆婆。就在那一分鐘內,我看到,婆婆的手在空氣中抓了幾把之後,就像人家抽筋一樣,直挺挺的,然後,就不動了。

我還記得,她呈灰白的眼球,還掛著一顆淚水,似乎是在強調著她的不甘心。

幾乎是同時,父親帶著一名醫生匆匆地進屋來。醫生隨便地翻翻她的眼睛,就冷漠地擺著手,逃也似地離開房子,邊走,邊匆匆忙忙地丟下一句:“沒得救了,是突發性心臟病。”

就在醫生做出宣佈的同時,我可以感覺到,一陣冷風,在我身旁吹拂而過。不知道為甚麼,我就放聲大哭起來。

七孔流血似有不甘

在鄉下地方,開喪是一件大事。我被大人們安排穿上深藍色的喪服,睡在梅花棺材旁邊舖上草蓆的冰涼土敏土上。當然,當時看起來巨大無比的梅花棺內,躺著跟我感情最是深厚的阿嬤。

20多年前,馬來西亞不如今日這般開發,人民的思想,也停留在十分古老的階段,而更多的人認為,死人開喪,是尤其要忌諱的頭等大事,特別是死人啦開棺入歛啦這樣的事,更加要避忌,以免相沖。

所以,在阿嬤入棺時,一早抱定獨身主義而雲英未嫁的小姑姑用手大力地掩著我的臉,不讓我看。

父親是長子,有替老人家穿衣入歛,打點身後事,盡最後孝道的責任。所以,在封棺前,他被叔叔和姑姑們推舉出去,檢查阿嬤棺內的陪葬品,以及將一大疊一大疊的金紙,塞進棺內,好固定阿嬤的屍身,免得棺木一扛起來,阿嬤會在裡面睡得不安穩。

“哎喲!”可是,當父親一俯身探視阿嬤時,就驚叫起來,而且,身子還像是被甚麼擊中一樣,蹬蹬蹬地向後倒退著!

父親異常的舉動,引起了大家的恐慌。原來,當時,發生了一件很恐怖的事。

躺在棺木內的阿嬤,不知道在甚麼時候竟然變得七孔流血,隨著血絲,還有白色的泡沫,從她的嘴巴和鼻孔冒出來,眼睛睜得老大。不論父親怎麼用力,都沒有辦法將她的眼皮掃下來。不但這樣,她的手,竟然抓著壽衣的一角,緊緊的不放,就像捨不得甚麼一樣……

這一下,大家都驚慌得不得了,因為時辰到了,如果再不蓋棺,誤了吉時,就會禍延全家,當然,這是杠工講的。於是,大人們在經過商量之後,決定把阿嬤最疼的我抱起來,跟她講幾句話,讓她安心的去。

看到阿嬤那種憤恨的樣子,我的眼淚一直流下來,滴到她的閃著黑色亮光的壽衣。

然後,我聽大人的吩咐,把她的冷冰放的眼皮掃下來。父親和小姑姑擠在我身邊,邊發著抖邊教我一字一句地跟著他們說:“阿嬤我會乖乖的,阿嬤您放心,阿嬤您走好……”

好不容易,讓阿嬤閉上了眼睛。可是在杵工釘棺材時,我幾乎可以聽到一陣陣很微弱的哭泣聲,從棺材中傳出來。

當然,這些話是大人們不相信的,他們會罵我亂亂講話,會打我。

所以,我甚麼也不敢說。

可是,事情並沒有結束。真正的怪事,卻是在喪事之後發生。

真的,我甚麼也不敢說。

可是,事情並沒有結束。真正的怪事,是在喪事之後發生。

那一年,父親的鍚礦生意失敗,時常遠走他方去找生計,留下母親獨自一人照顧我們六個兄弟姐妹,以及阿嬤和立誓不嫁的小姑姑。她一個手無吋鐵的女人,白天斬豬草養豬幹農活,晚上幫人打竹做蠟燭腳,日做夜做,生活仍是捉襟見肘,餐飽餐餓。

從小到大,在家中,我是比較受到忽略的一個。尤其是母親,我常常覺得,六個兄弟姐妹之中,母親最不疼我,因為我滿腦子古靈精怪的想法和問題;如“人為甚麼要生下來?”“死了之後的世界是怎麼樣的?”“人在出生之前是甚麼?”“您為甚麼要把我生下來?”她無力招架。

而且年幼的我體弱多病,花了不少她辛苦賺來的生活費,讓她肩上的擔子百上加斤,所以,只要看到我,她都皺起眉頭,掉轉頭去。

阿嬤過世後,不止一次,午夜夢迴驚醒時,發覺房中空蕩蕩地一個人也沒有,便流著眼淚摸黑下樓去找人,常常摸到樓梯口,聽見人聲,悄悄地探頭往下望,看見母親一面慈祥地在飯廳內,徒手撕下兩隻雞腿,分給大我兩歲的三哥和小我兩歲的小妹。

悄悄回阿嬤的房間

如果母親不叫我,我是不敢出去的。只會躲在樓梯後,默默無聲地用手擦眼淚,懷念最疼愛我的阿嬤。

在那個時候,雖然我從小就不嗜肉,可是,真的,不止一次,我認為,母親她最疼的是三哥和小妹。而我,在這個家庭中,是可有可無的。

即使是阿嬤在生時,雞腿子永遠也輪不到我嚐。阿嬤為了安慰我,常常悄悄塞給我雞翅膀,說:“聰明的人才吃雞翅膀,笨蛋才吃雞腿子。”這個充滿愛心的說法,迄今,我深印腦海。

有時,在樓梯口坐了半響,見母親一直沒有發覺我,也會悄悄地爬上樓,回到阿嬤生前所住的房間,躺在她的床上,幻想和感受她的體溫。

你們知道,每當有人逝世時,大人總是會有很多禁忌的,所以在阿嬤入殮之後,他們軟硬兼施地要我搬去跟小姑姑一同睡。不過,在悄悄地回到阿嬤的房間數次之後,我堅持晚上不再跟小姑姑一起睡,我要回到那個阿嬤跟我的小房間去。

忘了告訴你們,阿嬤的房間,孤伶伶地在二樓後方。爸媽、小姑姑和其他人的房間,都集中在二樓的前方。舊式房子是很大的,我老家的面積,是25呎乘160呎,前方和後方的中間,隔了一個百多兩百呎闊的客廳,以及一個佛堂。

夜裡傳淒厲狗嚎聲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admin
  (2008-07-11 07:40)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146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