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大話新聞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誰來”彈劾”這樣的監察委員??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2  
0
 
0
我人在美國。不具美國公民身分,沒有綠卡,用的只是一般的學生簽證,期待學成之後回國貢獻所長。我是高雄縣甲仙鄉人。甲仙鄉鄉長劉建芳是我父親。
民國九十八年八月九日,莫拉克颱風挾帶豪雨,將我四百三十九位小林村鄉民覆蓋於土石之下。我的親朋好友,那些我叫他們做阿公、阿嬤、叔叔、伯伯、嬸嬸、阿姨、同學、好哥兒們、小妹妹、小弟弟的,在幾分鐘的時間,跟著記憶裡的美麗的小林村,永遠長眠於地底。我的父親勞心勞力,扶持生還者災後重建,並慰藉著死去的靈魂。
民國九十八年十月二十七日,內政部頒發”風災期間救難有功”獎狀給我父親,馬英九總統並因此接見、嘉勉我父親 (因為我父親公忙<由鄉公所同仁代表北上)。
民國九十八年十一月五日,監察院黃煌雄、趙昌平兩位委員,提出以”莫拉克風災期間嚴重失職,導致高雄縣甲仙鄉四百三十九位鄉民死亡”為由,經六位委員贊成,五位反對,彈劾我父親。
我人在國外,透過網路瀏覽各家新聞裡趙、黃兩位委員的說法,並請我弟弟逐字細讀監察院彈劾報告,想了解為什麼一個禮拜不到的時間,一個由內政部認定,總統嘉獎的救災英雄會變成監察院所謂的千夫所指的失職者。也想了解為什麼就算經過甲仙鄉公所的說明 (災後檢討報告及各項佐證資料由甲仙鄉公所於十月九日呈交監察院等上級單位),趙、黃兩位及其他贊成彈劾的委員,還是認定我父親有重大違失。
趙委員根據” 高雄縣應變中心、農委會水保局多次致電甲仙鄉災害應變中心,卻沒人接電話”,因此認定”相關主管人員開完會後,就解散各自回去上班”。平心來看,這樣的判定解讀實屬牽強。甲仙鄉公所在災後檢討報告中有提出說明,並檢附電話通聯記錄,證明在這未接獲的六通電話中間及前後,甲仙鄉災害防治應變中心共接獲及撥出幾十通電話,足以證明應變中心運作正常。趙委員不能因為幾通未接電話就全盤否定留守的鄉公所同仁辛勞與努力,也不應該自行認定應變中心因此”也沒有人留守”。
趙委員的指控”高雄縣災害應變中心八月七日當天三度電話通知甲仙鄉為土石流紅色警戒區,必須撤離,但是鄉長兼應變中心指揮官劉建芳都沒有作為”也並不符實。高雄縣應變中心連同中央防災應變中心只是發佈甲仙鄉為紅色警介區,並未指示做任何疏散撤離的工作。而高雄縣政府農業處馬科長也僅限於僅告知及詢問農委會關於土石流之訊息收到與否,並無助於救災工作。我父親在風災期間日夜監控氣象資料,在八月七日、八日分別通知各村長注意颱風動態,隨時回報災情。八月八日上午十點三十分、下午四點三十分,我父親下達對危險地區進行疏散、撤離的工作;隨即指示救難協會、警義消及各村長進行疏散及撤離,東安村撤離三十人,西安村撤離八十三人、和安村撤離三十人、寶隆村六人、關山村十八人。八月八日晚上指示救難協會,搶救關山村仙溪蘭若八位民眾,及大田村中園路被大水困住的一十八人。這些都有鄉民可以證明。請問趙委員關於我父親毫無作為一說,從何得來?
關於小林村部份,由於小林村劉村長(罹難)在八月八日下午告知無立即危險,劉村長並協同李錦容(生還者)及陳漢源(罹難),指揮怪手司機潘春福(罹難)、吳錦國(罹難)挖開道路引小竹溪水流入旗山溪,以防小林部落淹水。根據生還村民李錦容口述,八月八日下午七點後小林村已無淹水情況。八月九日早上五點半,住在十四鄰的生還者翁瑞琪前往巡視工寮,證實當時小林村第十鄰至十八鄰確未淹水。我父親根據小林村提供的情況及資料作判斷,行政處裡上並無缺失。唯一無法預知的,是山崩來的速度。這個時間只有短短幾秒鐘,並不像趙委員所說的”還有很長的一段黃金時間”。
從獻肚山崩塌淹沒小林村,楠梓仙溪堰塞湖形成,到堰塞湖潰堤,這短短的時間裡造成的悲劇,最大的主因是無法預期的豪大雨,其他有還可能跟越域引水工程所堆置的土方、工程爆破造成岩層鬆脫與長期以來治山防洪與林業資源的管理政策有誤有關。這是天災,也有可能是人禍,但是趙昌平等幾位委員卻無視於事實,也無視於甲仙鄉公所提出的資料與佐證,硬將這個責任套在盡忠職守、處置得當的我父親身上,會不會太”大題小作”了點?
黃煌雄委員也說,”八月九日清晨小林村滅村,劉建芳卻到八月十日下午一點鐘才知災情慘重,也就是三十個小時以後,才知道小林滅村的訊息”。從颱風警報發布,到八月九日上午六點山崩滅村之前,我父親都一直戰戰兢兢地監視狀況、調動人力、守候鄉民。堰塞湖潰堤之後,整個甲仙地區山崩、路斷、橋斷、沒水、沒電,行動電話及家用電話都無法使用,各村之間也無法連通。我在國外,從台灣的八月九日的下午五點得知消息之後,心急如焚地打了無數次家裡的電話跟手機,一直到八月十三日,才接到家裡報平安的電話。這種情況下的甲仙鄉,當然如黃委員所說,”所有的警政,所有的消防系統,所有的民政系統在這個問題上幾乎都失靈”。這種缺失,應該檢討的是警政署、消防署、電信局、台灣電力公司、甚至內政部。請問黃委員,你怎麼會用這種理由來彈劾一個鄉長? 真的是柿子挑軟的吃??
我父親在得知自己被彈劾之後,北上召開記者會自清。事後記者問趙昌平委員意見,趙委員只是說,” 尊重劉建芳言論自由,若認為受委屈,可以循程序到司法院公務員懲戒委員會答辯”。言下之意是,我已斷定此人有罪,多說無益。可是趙委員,你可知道你這樣只採納片面甚至不詳實的證據,用你自己已認定的”事實”來解釋事發經過,避重就輕地懲處一個不應該擔責任的人,會讓所有盡心盡力的人感到多大的無力跟無奈 ?監察院的彈劾案一通過,就等於宣判此人有罪,公懲會只是用來決定懲處的輕重而已。趙委員,你可知道你這樣的”誤判”,對一個清清白白,認真做事的人的傷害有多大?
更何況,我的父親才剛剛因為救災有功而受到內政部表揚及馬總統接見嘉獎。請問趙、黃等委員,你們是不是也該彈劾內政部考核不實及馬總統愚昧無知,竟然把一個你們監察委員認定的失職無能之輩,當做救災英雄來表揚嘉獎? 說來可笑,同一個人,因為同一件事,被一個政府單位認定是英雄,被另一個政府單位認定是罪人。台灣的百姓,到底是要相信誰對誰錯?
古有御史大夫,帶著皇帝所賜的尚方寶劍,遊遍天下,明察暗訪,探詢世間所有不平之事,濟弱扶傾,揚善罰惡,使得百姓額首稱慶,天下太平。今有幾位監察委員,手持憲法所賦予他們的尚方寶劍,卻不敢打老虎,只敢拍拍蒼蠅;拍蒼蠅也罷,卻拍得無憑無據,漏洞百出,使得善者痛,惡者大樂。古時的御史大夫沒盡到御史的責任,自有皇帝甚至是俠義之士收拾他。現代的監察委員,怠忽職守,麻痺昏庸,是非不明,善惡不分,陷仁人於不義,任禍首逍遙於法外;甚至避重就輕,替人遮瑕掩護,這樣的監察委員,不知會有誰能來”彈劾”他?


劉奇璋
美國奧勒岡州州立大學科學教育系博士生
高雄縣甲仙鄉長劉建芳 長子
中 華 民 國 九十八 年 十一 月 九 日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75.170.53.*
  (2009-11-10 23:36)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2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