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兩岸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中國人的真心話!台灣人該清醒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18  
0
 
0
不可抱持大漢主義 中國人真心話
以下為正統中國人真正內心話


从张铭清在台南被打,看闽南人深层的丑陋。(2008-10-23 10:27:22)标签:杂谈

海协会副会长张铭清21日在台南被民众追打和推倒的暴力事件,在瞬间就传遍全球。由于此事牵动两岸敏感神经,目前全球已有上百家媒体报道这则新闻,台湾的国际形象遭创。

  据台媒报道,央视新闻频道21日晚以口头报道方式简要处理,并未播出张铭清副会长遭殴打的电视画面,显示大陆担心激起民众的民族主义情绪,进而破坏两岸关系和平发展。

  法新社报道引述国台办发言人的讲话说:中国对这种野蛮的暴力行为表示强烈愤慨和严厉谴责,并要求严惩肇事者。

  路透社描述了张铭清当时跌坐在地、眼镜掉落一旁的电视画面,并且强调了中国强烈愤慨和严厉谴责的立场。张铭清在台南被群众追打的新闻,在美联社,路透社和法新社等各大通讯社的报道下很快的传遍全球,包括美国CNN、日本NHK、美国之音、英国BBC、中东的半岛电视台,甚至加拿大、巴拿马法国、瑞士等地的媒体,全都大幅报道了这项消息。

  美国CNN主播在播报时指出,台湾独派民众和中国海协会副会长张铭清起冲突,根据台湾电视台报道张铭清在台南被推挤,抗议民众高喊台湾不是中国的一部份,张铭清则被推倒在地。

  其实张铭清只是台南闽人的出气筒,气从何来?那就是陈水扁的贪污洗钱案,他们不满意或恐慌自己的领袖因经济问题而坐牢。于是乎就不分是非与黑白,只要是对陈水扁不利的都要反对,并且要用暴力,有人种学专家分析说,这就是闽南人的特质,一方面窝里斗(看民进党内部的斗争),一方面以家族、宗族为重和外面斗。看看吧,陈水扁可以用极其恶心的闽南脏话大大方方的在电视媒体前大声说出来,说中华民国是“啥米碗糕”,原来闽南话“啥米”是“什么”的意思,“碗糕”是指碗里放着浓稠的液体,被暗指是“精液”。当然闽南人的脏话是各地方言土语中最多的,几乎所有的当地人都时时“出口成脏”。台湾的所谓民族就是建立在这种小圈子利益至上的民俗中,国民党当选上台后,在野党极其民众就可以不服从合法选举的结果,行使其“民主的权力”——游行、暴力等等。从民进党的乱七八糟就可看出主要组成其党派的台湾闽南人的劣根性。



闽南人与很多人想象中的并不一样,从主体上讲,他们大多数人并非真的是北方南迁的贵族或难民,当然其中确实会有一些人可能是,比如福建漳浦县一个叫赵家堡的地方发现了宋代皇族的后人,他们是从海路逃难而来,而其它的大多数人只不过是出于自我保护或者出于攀龙附凤的目的才自称是中原移民罢了。因此,准确地讲,闽南人应该是被汉化的百越后裔,反之,畲族则可能是保持了文化自主立百越(或者百越的西部邻居苗蛮)后裔。

    与北方的同胞相比,闽南人与越南人在血统上更为一致,如果我们认真观察,就会发现长相的相似性。在历史上,由于北方汉族势力的南下,百越人一直在南撤,向南、向南、再向南,甚至漂洋出海。中国的历史,包括现在的许多著作,都基于某种北方中心论的理念,有意或无意地忽略了曾经在长江以南广泛存在的百越人的不幸和消隐。这些隐藏在北方人文化光辉里的百越人,尽管失去了自已的图腾,失去了自己的历史,可还是会在日常生活中不知不觉地留下了一些消隐民族的心理痕迹。正如人在面临压力时会有心理防御术一样,作为一个由人组成的集体,民族也会有集体性的心理防御术,以消解曾经遭到的重大挫折。作为中国历史进程的一部分,福建的百越人早在秦汉时期就陷入了中原汉族势力的统治陷井,他们无法像南疆的族人(壮族)一样负偶固守,也无法像深逃莽林的族人(畲民)一样逃避现实、苛且偷生,留下的人要么起义,被屠杀了,到么便接受了汉族殖民者的汉化--漳州开漳圣王陈元光和他的父亲陈政无非就是中原来的殖民头子,这些中原来的殖民者头子和占领墨西哥的科尔蒂斯没什么区别的,只不过他们在带来铁骑与武器的同时,也带来了发达的中原汉族文化。大量心怀恐惧的百越人屈服了,他们接受了中原的王道,被招安了,因此福建的地名有那么多叫“安”、“平”、“靖”、“定”的,这些叫法,其实就告诉了我们,在历史上,这里曾经多么的充满危险。为了让自己的心理能够平衡,也为了避免被歧视,那些被招安后的百越后人纷纷采用否认的方式解决自己的土著血统问题,正如有些台湾人在日据时使用日本名一样,于是一个具有独特心理特质的人群产生了,那就是闽南人。



汉化的百越人会出现什么样的特质呢?

    一、冒险精神
    百越人素来以舟为车,可以说是一个水上民族,越来越多的生物分子学研究证明,人类具有同一个非洲祖先,人类是从非洲迁徙到亚洲的,其中有一支迁徙路线途经东南亚的沿海和海上,并分布在中国的长江以南,这支人种便是百越人,他们的外表特点是个矮脸短、厚唇高颧、皮肤暗。现在福建还有一些依然生活在水中的百越遗民----疍民,还有一些颇有百越母系氏族遗风的山名与神名,如太姥山、太武山、临水奶奶、妈祖,太姥、太武、临水奶奶、妈祖可能是同指母系氏族时代的女酋长。正是由于闽南人有着比较深的百越海洋文化的底色,闽南人的冒险精神也便在行船生涯中得到历炼,秦并吞八荒以来,特别是西汉时期,福建外围充满了文明及文明的维持支柱----汉人政治力量,一向厌恶文明的闽南百越人显然无意于在文明中突围,而水提供了一个可能的方向,水的远方是来路,是家园,是祖先神保护的故乡。于是屡受政治迫害的闽南百越人的逃亡便从海岸开始,沿水路伸展,辗转南下,在台湾和东南亚留下了大量的足迹与血脉。这就可以理解,为何闽南地区会出现与中国陆地文化截然不同的海洋文化,这种海洋文化和西欧的海洋文化动机不同,所以结果也不同,闽南人的海洋文化是回归的文化,是逃亡的文化,是对王道的背离。


二、缺乏道德感。 
    正因为是汉化的百越人后代,除了少数深谙汉文化精髓的人,大多数闽南人只是表面上汉化,如放弃了留长发与纹身的习俗,但却保留了百越人的思想与生活习惯,因此我们可以理解,为何闽南人的脏话特别多,几乎是出口成脏,他们甚至习惯于用生殖器官来称呼同伴,而不管男性还是女性,其生殖器官都有很多叫法,这种语言上的原始性,远远超过了北方被教化了的人民。占统治地位的中原儒家文化在闽南被草根阶层消极地抵制着,典型的便是泉州甚至出了一个叛逆的反儒教思想家李贽,可见,儒家的道德在闽南如何的行不通。闽南人绝对是无信仰者,缺少道德感的人,如果有,那也是假的。闽南人善于利用各种信仰,但他们决不会真正理解那种信仰。在闽南地区,人们可以看到闽南人什么神都供,什么教都信。你会相信闽南人的宗教吗?他们连自己的祖先都改变了,难道就不会改变自己的信仰。如果他们确实喜欢上了某种宗教,对不起,他们肯定不会喜欢这种宗教的戒律。如果一定要给他们安排一个宗教,那肯定是禅宗。因为禅宗会把鸡叫做穿蓠菜,鱼叫水梭花,这样的话,即可以当佛教徒又可以满足食欲。道之不存,言何立哉,因此,也千万不要相信闽南人讲的话,闽南人讲的话绝对是为讲话而讲话,不像北方人那样拙,会有抱柱信,会一言九鼎。闽南人把聊天叫洽仙,北京人叫侃大山,这就是区别,北京人侃大山,虽然油嘴滑腔,可内容是很厚重的,往往有历史文化的内涵;闽南人则大多是子虚乌有的事情。你看,闽南人泡功夫茶,决不是为了真正的喝茶,更不是心灵的冥想,纯粹就是为了说细碎话而准备,至于“关公巡城”、“韩信点兵”--那顺口溜,不过是闽南人忽悠出来的伪茶道,闽南人功利的个性是根本不可能具有道的涵养的。

有一个真相不忍说出:
  福建人血样的Y染色体与北方汉族Y染色体的相同率高达0.966,证明福建人几乎全是北方汉族男性的后代。与此同时,福建人线粒体DNA的数值却那么低(0.248),说明福建汉族绝大多数是少数民族母亲生的。
  悲乎,壮哉,这个实验是复旦大学做的,通过对国内十七个不同省市的871个抽检者的血样进行基因分析,从这个分析可见闽南的百越族的悲惨命运,也就是男人除了逃进深山和大海的,大多被杀了.


三、功利性。
    无论闽南人多么不可靠,他们还是有一个比较让人欣赏的优点,那就是慷慨。不过这种慷慨却不是基于仁义,而是基于利益。指望一个闽南人为了正义献身,不如指望一条狗会讲出人话。闽南人会非常热情地接待你,可是你会发现,他们的功利心非常强。他们评论一个人,大多不会出于道德,而是出于显赫程度,也就是常人讲的“笑贫不笑娼”。在这个地方,做一个君子是很被鄙视的事情,君子是王道的载体,闽南人不是,闽南人大多是君子所厌恶的“功利小人”,而闽南人反而以功利自荣,他们彼此以功利惺惺相惜。你越功利,越有功利,他们就会越尊重你。因此,闽南是个非常具有商业潜力的地带。

    如果要继续寻找闽南人的特质,显然还会有很多,以上只是罗列了其中较为显著的三点。通过这些已经归纳出的特点,我们已经可以梳理出,或者解码出政治人物陈水扁的一些个人密码。陈水扁身上所具有的浓厚的闽南人气息,不仅为其所有,也是民进党很多政客所具有的,如谢长廷,苏贞昌。他们不仅是长相上和国民党的外省后裔有所不同,就是行事上也有很浓的独特性。因此,不论谢长廷,苏贞昌,陈水扁,谁上台,谁都会是一样的下场。闽南人的爱拼才会赢本来就是建立在离经叛道,不守规范的基础上的,他们比守王道的国民党会更有阴谋,更有手段,可终究会一败涂地。因为他们的成功大多是冒险性的,不守道德的,功利性的,他们做不到真君子的大义凛然,仁者无敌,也做不到伪君子的城府深厚,喜怒无形。

    闽南人根本不适合搞政治,他们比较适合经商。陈水扁就如同唐朝的李后主,都是身处不当的位置,前者是因谋财而危机四伏,后者因写诗而无端送命。我看陈水扁,有种悲凉,他和许多闽南人邻居家的阿伯有什么不同的。他并没有刻意去贪污,他只是缘出闽南人谋财的本性,想A些人不知鬼不觉的钱,却没想到,政治场,本来就是你杀我,我杀你的地方。台湾的闽南人还有很多支持陈水扁,那是因为,他们明白,陈水扁和他们没什么区别的,闽南人绝不会以A钱为耻,只是多A一点,还是少A一点,A得过,A 不过的问题。八年前,陈水扁曾经为闽南人强出了一次头,当了两任总统,也算个真命天子了,许多年以后,说不定,未来的闽南人还会将他抬出来,像英雄一样膜拜,正如泉州的传奇人物赖昌星一样。



从上述专家的研究看,台湾的所谓民主只不过是一群粪坑里的蛆虫的窝里斗加宗派战而以。有什么样的民,就有什么样的主。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scott1012
  (2009-11-19 00:56)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18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