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彰化警分局中正路美女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網路愛情小說-戀人未滿-2008創作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去看戲或出街.我很喜歡妳.大學公園,明天十二點,不見不散.
望著天欣手中的信所寫的內容,我呆住了.覺得如何?天欣緊張地對我問道.原來妳也會有人喜歡...我感慨地說道.
你想說甚麼...啊!我只是在讚這位仁兄的品味而已...

我感覺到你真正的意思似乎不是如此...
妳想太多了...我好像不該告訴你的...
別這樣說,畢竟身為妳的好弟弟,我絕對應該知道的....
接著天欣告訴我:這封信是在午餐的時間偷偷地放入她的書包裡頭.
妳怎麼肯定是給妳的?我懷疑地問道.你似乎對於我收到情信這件事情極度懷疑...
別這樣說,我只是懷疑哪個老土的傢伙會寫情信給妳而已.


好像沒有甚麼差別...別計較無謂的事情,重點是這封信是真的給妳的?
信封上寫著我的名字的.啊...天欣這名字是挺普遍的.
算了,我找別人商量好了...
別這樣!我開玩笑的!一點都不好笑!
望著眼前已經明顯開始生氣的女孩,
我只能開始傻笑.雖然我不明白為何天欣為何那麼在乎這封情信,
但對於我,像她那麼好的女孩,有情信,其實一點也不出奇.
我和天欣可以算是多年的朋友了.或應該說,從我們一出世的那一天,我們便已經認識了.
畢竟我和她在同一間醫院,同一天出世.唯一不同的是,她早了我幾個小時,也因為這樣她一直自認是我的姊姊.
她母親和我的母親是中學時代的好朋友,後來彼此畢業了離開到不同的地方生活,便開始沒有再見面.
結果在那間我們出生的醫院,她們便這樣偶然地重逢了.
也許相遇恨晚,她們竟然誇張到一起搬家,只為了成為彼此的鄰居.
便由於這樣漫畫似的理由,天欣和我從小便開始一直在一起.
甚至小時後的每一年生日,我們都是一起慶祝的.
到中學前,天欣便如我的親姊姊似的.很多時刻,都是天欣在照顧我.
記得帶書包!你的午餐盒呢?!你的鞋帶怎麼可以這樣的!?
這便是天欣幾乎天天都會向我發出的日常問題.隨便啦.
這便是我每天給她的答案.每次她聽到後都會很生氣地望著我,
甚至有幾次由於我的調皮使她幾乎氣哭了.但她從來沒有罵我.
母親說天欣很寵我,幾乎真的像我姊姊那樣般.
但她不是我的姊姊啊.我當時經常這樣回答母親.
結果我的答案只是換來母親和天欣父母的大笑.
那麼假如當你的新娘呢?天欣的母親突然問道.
天欣:不要! 天欣的母親:為何? 天欣:我不結婚!


聽完後兩家人只是不停地狂笑.而當時的天欣只是靜靜地望著我.
到了中學,我們漸漸地長大了.也許性格的差別,畢竟我是個好動,
而天欣卻屬於安靜型的女孩.我在球場奔跑時,天欣卻在圖書館里讀書.
我開始很少在家,而天欣卻經常在家.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時間,
造成了我們幾乎很少見面了,即使我們還是鄰居.
雖然我們進入同一間中學,但由於天欣的成績比我好,我們不再同班了.
在學校里我們開始有自己的朋友,
而天欣也開始減少經常在我的周圍出現了.我們開始獨自上課,獨自回家,
再也沒有像小時後行影不離了.怎麼最近都沒有看到我的媳婦呢?
有天母親突然這樣問我時,我才發覺自己似乎也挺久沒有見到天欣了.
但自己依然如常地答道:媽,天欣不是妳的媳婦啦!我說是便是.不要胡說啦!
直到高中時的有一天,我們在彼此的家門前相遇了.
當時,她的身旁已經多了一位男孩了.啊?望著我的出現,
天欣只是有點呆住了.男朋友?我微笑地問道.
嗯.不是.前面的回答是那位男生給的,
而天欣卻否認了.我傻傻地望著他們,
然後只是笑說道:我進去了,拜拜.
關上大門時,我突然聽到天欣問道:我和添文要一起溫書...你要一起嗎?
我?,不了,我還得回去足球隊練習.天欣:哦...
關上大門後,我只是發覺母親望著我,
然後問道:你今天不是沒有練習的嗎?
嗯...好像是...那麼為何...
我不要當他們的電燈泡....我去洗澡了.
然後我聽到母親嘆氣說道:唉...我的媳婦.
媽...怎麼了?天欣不是妳的媳婦.
將來呢?也不會是.
為甚麼呢?天欣不好嗎?
我搖搖頭,然後答道她很好,比誰都好.
那麼....我不想要一個姊姊來當女朋友.

然後過不久,我便聽到母親告訴我,天欣和那男孩開始談戀愛了.
妳告訴我幹嗎?我望著母親傻傻地問道.阿姨說,假如要阻止他們,我們可以...
媽!妳和阿姨不可以亂來啦!然後在我的極力阻止下,
母親終於明白所謂的戀愛自由了.其實我明白這兩家人多麼想我和天欣可以在一起.
這種怪期望似乎在我們小時後便已經開始了.但是當時的我,對於天欣完全沒有愛情的成份.
她對於我,較像一位親人.加上當時的我也不懂自己想要如何的女孩.
自己從來沒有想過喜歡的女孩是應該如何,更別說思考關於未來.
接下來的日子,偶然遇到天欣和添文時,我們會偶爾在一起.
有時會只是閑聊,有時我們也會一起去看戲或出街.
只因天欣開始很愛強逼我在他們的約會時一起同行.
為什麼?有你在媽咪才不會多話說.
為何?不知道.
雖然這是很無聊理由,但我卻明白這理由的真實性,
所以我無法拒絕天欣.
天欣的男朋友,添文,是一個脾氣超好的人.
添文的臉似乎永遠只有一種表情,便是微笑.
他很疼天欣,也很照顧她.
會渴嗎?
會餓嗎?
風大了,要大衣嗎?
太陽很曬,要雨傘嗎?
天欣的回答永遠只是甜甜的微笑.
陪著他們時,我只是靜靜在他們身旁觀察著.
天欣是幸福的吧...
望著天欣的笑容,我經常會冒出這樣的問題.
我很明白,這樣的幸福,自己是無法給天欣的.
只因我無法成為添文那麼體貼的人,也沒有打算要改變自己.
現在不會,以後也不會.
然後,在我們快要中學畢業時,有一天添文在學校時突然靠近我.
怎麼了?我好奇地問道,尤其發現添文的臉色似乎有點蒼白.
可以和你談一談嗎?
隨著添文走,我只是不停地望向四周.
畢竟對於我,只要有添文的地方,一定有天欣.
她不在.添文突然說道.
誰?我裝傻地反問道.
天欣.
是嗎?哈哈哈.
傻笑永遠便是最好的掩飾.
我們分手了.
聽到這句話時,我呆住了.
為何?過了好久,我才勉強地問道.
性格…不合吧…
我只是狠狠地望著添文,然而在還未思考後果,我已經舉手揮拳向他了.
退了幾步後,添文也只是望著我.
甚麼叫性格不合!!
這是甚麼爛理由!!!
我幾乎已經接近砲吼地對著添文說道.
添文依然甚麼都沒有解釋.
你給我說清楚!!
說啊!!
其實我也不懂自己在生氣甚麼.
我也明白,當時的我,根本沒有任何資格生氣.
自己在天欣和添文之間,我甚麼也不是.
你…很在乎天欣?
對於添文的問題,
我突然間發覺自己無法回答.
她是我的姊姊啊!
姊姊…
過了好一會,添文只是拍拍我的背說道:那麼請好好地照顧你的姊姊,好嗎?
接著我還沒有說甚麼,添文已經離開了.
那一天,下課鍾聲一響,我已經衝到天欣的課室.
然而她的同學告訴我,天欣似乎比我還要早,已經回家了.
當時的自己是騎著腳搭車上學的,而在那一天,我超速了.
畢竟平常需要大約半個小時的路程,竟然大約十五分鐘,
已經看到家門了.
啊…阿姨…

阿姨傻傻地望著上氣不接下氣的自己,連手中正要曬的衣服都忘了.
天…天欣…
天欣?天欣怎麼了!?
天欣…天欣…她…
她怎麼了?!快說!
她…她在…嗎…
便這樣無奈過後五分鐘,我給阿姨罵到狗血淋頭,也讓我明白到下次不夠氣不可以說話.
她還沒有回來.
阿姨說完,也不望我,只是繼續忙著她的曬衣服的工作,很明顯她的氣還沒有消.
我無奈地站在那兒,畢竟我真的不知道該去那兒找她.
接著我只是踩著腳搭車,沒有目的地游蕩著.
那個傻瓜,跑到那兒去了…
那時的我,心情有時擔心,有時害怕,但肯定的是滿腦海都只是天欣的影子.
然而在離家不遠的書店看到她時,我只是呆住了.
天欣只是靜靜地站在書店那兒看著雜誌.
呼…
自己是鬆了一口氣,畢竟看到天欣沒事便是最重要的場面.
真佩服她,還有心情看雜誌.我無奈地自言道.
然而當自己想呼喚她時,我看到天欣眼睛流下的淚水.
她哭了…
我傻傻地望著她,即使她還沒有發覺站在不遠的自己.
我不懂該如何反應,自己好像應該過去安慰她,
但剎那間,自己竟然要說甚麼話都不懂.
天…
然而在她快要轉向自己的方向時,自己離開了.
快速地踏著腳車,離開了.
笨蛋!
沒用的笨蛋!!
渾蛋!!沒用的笨蛋和渾蛋!!!
自己在回家的路程只是不停地這樣罵著自己.
接下來的日子,
我和天欣依然忙著各自的生活.
我忙著應付參與的校際球賽,幾乎每天都在球場上.
而每天一回到家,我很自然地無力地倒在床上.
畢竟那一年是我高中的最後一年了,所以隊上的每個人都很努力,想奪下那一年的校際球賽冠軍.
可惜真實的人生和熱血漫畫是不一樣的,努力不一定是有回報的.
我的校隊連決賽還沒靠近便已經給人淘汰了.
那一場球賽完後,我只是傻傻地坐在草場旁.
還不回家?
望著不知何時坐在我身旁的天欣,我只是呆呆的望著她.
怎麼了?
我搖搖頭,只是將身子倒躺在草地上.
你已經盡力了.天欣安慰地說道.
我知道.我無力地答道.
那麼便不要那麼不開心.
我不是不開心.
是嗎?
是不甘心.
…那麼便不要那麼不甘心嘛!
哈哈,妳安慰人的本領真的有夠糟糕.
…對於糟糕的人我還真的不會安慰!
天欣嘟著嘴說道.
也許沒有看過天欣這樣的表情,
我呆住了一陣子,然後開始笑了起來.
有甚麼那麼好笑!?
天欣生氣地問道.
想不到妳也會有這樣的表情.
我微笑地說道.
不可以嗎?
可以.
那時我突然發覺,我和她真的很久沒有談天,
或許我們重來都沒有這樣聊天和說話.
那一刻,
輸了場球賽變得似乎一點都不重要了.
過後,不知何時開始,
上課的時候,我會和天欣一起去.
下課,我會等著她一起回家,或她也會等著我.
球賽輸了,也沒有練習了,畢竟每個學生都得開始應付年終考試.
而我們這些最後一年的學生更苦,得開始為政府大考做準備.
結果在天欣的強逼下,我每天都和她一起讀書.
好累!
…在球場上追著球時,又沒有看到你會喊累!


天欣痛罵道.
不同嘛!
…少說話!讀書!
無奈下,
我唯有靜靜地繼續望著手上的書本.
天欣…
甚麼?
我那麼努力為了甚麼?我傻傻地問道.
上大學啊!
我…沒有想過上大學啊…
不可以!
面對天欣很執著的回答,我呆住了.
你一定得考上!
但…
你一定要和我一起考上!
哈?
一定要…
然後我發覺天欣正緊緊地抓著我的衣角,底著頭.
我們都沒有說話,只是這樣靜靜地過了好一陣子.
知道了,我會努力的.
我微笑地說道.
真的?
真的.
不可以騙我哦!
是…
勾勾手指…
…好心,我們似乎不小了…
我不理!
是啦!
你似乎很疼天欣哦.
聽到這句話時,我口中的水差點全部噴了出來.
媽!妳在胡說甚麼!?
我似乎要你努力讀書了十幾年,從沒有見你答應得那麼爽快.
…媽,妳偷聽我和天欣的談話…
那叫關心,不是偷聽.
哈?
我只有你那麼一個兒子,我不關心你,我還會關心誰??
那麼理所當然的答案,我聽了之後差點吐白沫.
你甚麼時候才正式向阿姨公佈你和天欣談戀愛?
哈!?我們不是…是沒有談任何戀愛啦!
這麼親密天天在一起,還不算談戀愛?
甚麼啦!
我和她小時後便時常一起的啊!
兒子…你不小了,不可以將你和小時候再比較了.
未免自己吐血,我逃離了我和母親的對話現場.
我和阿姨會好失望的哦!
逃離的時候,我背後還傳來這樣的一句話.
我和天欣,是在談戀愛嗎?
我搖搖頭,把這個問題完全拋出腦海外.
然後,我便開始了學生時代最痛苦的日子,考試的期間終於也到了…
每天走路回家時,我幾乎沒有出聲.
也許自己的心情還在為考卷上的難題七上八下的.
小心走路.
聽到天欣的勸告時,我只能苦笑,尤其當自己已經差點跌倒了無數次.
你好像沒有靈魂的僵屍.
…好難聽的形容詞…
嘿!天欣擺出一幅很得意的樣子.
無力下,我選擇不理她.
考得好或不好,都過了.
假如…假如?假如你進不了大學,無所謂.
甚麼叫無所謂?我不明白地問道.
你去哪兒讀書,我會隨著你去.
聽完這句話,我停住了步伐,呆呆地望著天欣.
妳…
怎麼了?天欣微笑地望著我.
那時候,我才明白,其實自己很喜歡眼前的女孩.
怎麼傻住了?
我真的很喜歡她.
天欣,我…
說到尾,我還算是你的名義上的姊姊啊!
而這句話,一剎那間便像冷水般狠狠地倒在我的頭上.
很感動吧?
然後,我真的不再說話,幾天後也一樣,一直到考試完後.
天欣說我鬧脾氣,為了考試.
然而,她只猜對了一半.
我是鬧脾氣,但不是為了考試.
成績收到時,天欣似乎比我還要緊張.還給我!
那天,當我從老師那兒拿到成績時,
還沒有打開便已經給天欣槍走了.
喂!
當我終於搶到時,裝著成績報告的信封已經被天欣打開了.
天欣!我生氣地喊道.天啊!
望著傻傻地望著成績報告的天欣,我似乎開始覺得有點緊張了.
很…差嗎?
天…
喂…
怎麼可能…
喂!
你拿了七個A呢!
哈?
真的!
然後那張報告隨著天欣快速地飛到我的眼前.
無法相信,但我的成績真的從八個科目里拿了七個A,也是所謂的優等.
怎麼傻了…天欣有點擔心地問道.
我…
你怎麼了…還無法相信?
我…果然是天才…
過後由於天欣爆發了,
我幾乎被她捏到?氣…
妳的成績呢?
拿了.
如何?
廢話,我會比你差嗎?
…這樣也是…
天欣的確沒有比我差,她拿了全部A,也就是所謂的全優等…
有時候,其實我會想,喜歡上天欣,
自己是否該告訴她.
但她不停地以我姊姊地位到處宣布後,我放棄了.
很可悲的,我對於她,真的便只是一位弟弟而已.
進入大學後,我選擇了和天欣不同的科系.
天欣選擇了讀會記,而我卻選擇了極度冷門的科目,
化學.
假如有一天實驗室發出爆炸聲時,我應該很清楚是誰的好事了…
這是天欣對於我的選擇所給的評語.
然而對於我和她可以就讀同一間大學,天欣還是很開心.
畢竟我們可以在大學附近租一間房子,只因大學對於我們家的距離太遠了.
你們終於要同居了?
媽!!我開始喊道.
女兒,希望妳的選擇是對的…
媽!!!這次是天欣喊道.
然後大學開始後,我和天欣便開始住在一起了.
弟弟!
結果由於天欣到處這樣喊我,大學的同學們還真的以為我們真的是姐弟.
也許自己真的不在乎別人的想法,我也沒有對任何人解釋.
然而,這樣一時的疏忽,卻開始為我帶來了不少麻煩.
我可以認識你姊姊嗎?
可以幫忙給這情信給你姊姊嗎?
當這樣的無謂人物開始出現越來越多後,我開始明白我這位姊姊的魅力似乎在大學是很出名的.
但每次給天欣或告訴她時,她永遠只是同一句話.
沒興趣.
便像今天,她又受到一封情信了.
還好不是托我給她的.
而卻還是她第一次親自收到的第一封情信…
假如不算人家托我給她的.
然後,妳打算怎麼樣?
可以怎麼樣呢?
丟掉?
不能.
燒掉?
不可以啦!又不知道是誰寫的.
哈?
我很想知道這封信是誰寫的.
為甚麼?我不明白地問道.
我…想好好地還這封信給他…
為甚麼?!
我開始覺得心底下有很強烈的不舒服感覺了.
我…有些話想和他談談.
談?談甚麼?!
我發覺自己的語氣似乎有點生氣了.


不能講嘛?!
天欣只是靜靜地望著我然後點頭.
算了!說完,我只是轉身走回自己的房間.
回到房間裡,我只是嘆了口氣.
接著轉頭時,我不小心看到門旁大鏡里的自己.
我呆住了.
自己剛才是以這樣的表情和天欣說話的嗎?
原來自己生氣的樣子是這樣的嗎?
是生氣…還是吃醋…
我問了一個自己不想回答的問題…
妳很執著.
我望著天欣無奈地說道,尤其當她強硬地逼我培同她一起在大學唯一的公園傻傻等待著一個陌生人.
你似乎已經認識我很久了吧?天欣微笑地問道.
應該從出生,咱門便認識了吧?
那麼你應該很清楚,我一向都很固執.

尤其對於我注重的事情.
我沒有說話,畢竟的確如天欣所說,只要天欣決定了之後,便很難改變她的決定了.
啊?
隨著,眼前出現的是一位我不認識的男生.
學長…天欣小聲地說道.
怎麼連妳的弟弟也來了?
那位學長有點驚訝地問道.
…?…我不滿地小聲罵道.
學長,這封信…


是我寫的.
望著那位學長自信滿滿地答道,我的心底似乎第一次有立刻干掉他的衝動.
是嗎?
我知道妳一定會來.
嗯.
畢竟我很久已經開始喜歡妳.
哦?
當我看到妳第一眼時,我便很清楚地感覺到甚麼是緣分.
嗯?
我當時也清楚,我們是注定一對的.
是嗎?
我相信妳也感覺到的!
我..
不需要多說,我們…
我聽到這兒,便已經受不了離開了.
我坐在公園那兒的草地上.
望著天上的白雲,即使太陽其實並不猛烈,但我依然感覺到昏沉的感覺.
無力下我倒躺了在草上.
原來自己還是會妒嫉.
是啊…
望著不知何時坐在我身旁的天欣,我呆住了.
啊…
啊甚麼,丟下我一個在那兒,想玩失蹤啊?!
抱歉.
然後?
然後?然後甚麼?
然後你在這兒幹甚麼?
…看白雲?

後來在回家的路程,天欣告訴我她拒絕了那位李學長.
他姓李?
嗯,還號稱他擁有李白的文藝,有李世明的才智,還有…
接著我終於明白其實人類的自大的本領真的是挺強的,
甚至可以讓自己相信自己完全沒有擁有的事情是真的.算了,已經拒絕他了.
我…我還以為…
以為甚麼?說這句話時,天欣突然停了下來望著我.
…以為妳想接受…
笨蛋.


怎麼從小一起長大到現在,你都是那麼笨的!


以為隨著年級的增加,你會聰明點,怎麼還是那麼笨!
發覺天欣的語氣似乎越來越激動,我只是靜靜地站著給她罵著,直到她開始流著淚.
天欣…妳怎麼哭了?
不要你管!
說完天欣便跑著離開了,留下我一個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
過後幾天,天欣一句話也不和我說.
我在家的時候,她連房門也不出來.
上課時,她也沒有等我,每天很早就出門了.
這段期間,朋友告訴我,我變得靜了.
做甚麼事情,都沒有甚麼心機.
我的回答當然只是以笑帶過.
不過自己也明白了,原來自己的生活假如沒有了天欣便甚麼都沒有了…
天欣.
我輕輕地敲著天欣的房門說道,然而過了好久依然沒有任何反應.
天欣…
呼喚了多幾次,我放棄了.


然而當我轉身離開時,我卻聽到房門打開的聲音.
為何你總是不肯踏前多一步?
面對天欣的問題,我只是靜靜的背對著她.
難道那麼多一點的距離,我們都走不到嗎?


為甚麼?
告訴我嘛!

也許…也許?也許,我在害怕…
害怕?害怕甚麼?
妳知道的.
我不懂!
我轉身望著天欣.
其實留著淚水的,並不是只有天欣一個人而已.
因為妳對我…
太重要了…
然後我們都沒有再說話,唯一存在的聲音便只有天欣的哭聲.
那是我們唯一那麼一次關於我們之間關係的談話.
過後,我們很有默契地恢復如往常的關係.
依然很多男孩不停地靠近天欣,而天欣始終沒有和任何人開始戀情.
而我依然單身的過著我的大學生活.
然後,我們畢業了.
我的兒子真的大學畢業了…
真難相信.
望著母親極度不相信的眼神,我只能無奈地搖頭.
多得我的女兒吧?
我無言望著母親身旁的阿姨,只有繼續搖頭.
這一對姊妹,果然只有相近的性格,才會那麼密切.
然後畢業典禮後的那一段時間,很多人不停地一起拍照.
我的朋友並不多,所以一會後便一個人陪著母親坐著.
遠處的天欣,只見一個接一個的男孩不停靠近她,相機似乎在她的周圍不停似地閃爍著.
兒子,天欣很受歡迎呢.
是啊…
…妒嫉?
少少.
我老實地笑答道.
既然已經知道自己喜歡,便要勇敢點.
媽,妳不用那麼直接的.
母親只是微笑然後輕輕地敲著我的頭.
你的最大的壞習慣便是不明白自己.
…是嗎?
我是你的母親,我說是便是.
…哦…


畢業後,母親她們先回到家鄉,而我和天欣便忙著收拾我們租的房子.
那一天,
我們只是靜靜地收拾著彼此的物品.
我的物品比較少,所以收拾完畢後,我只是靠著窗口,望著天色開始黑暗的天空.
收好了?
我感覺天欣正站在我的背後.
嗯.我只是簡單地答道.
很累?
少少.
…不捨得?
嗯.
也許由於我有點太老實的答案嚇著了,天欣靜了下來.
我喜歡妳.
對於我突然這樣的表白,我不懂背對的天欣是甚麼反應.
我用了好久…


也迷惑了好久…


妳對於我,到底是位大姐…


還是…我還真的不懂如何形容…


但我今天明白了…
不,應該很久以前已經明白了.


我很喜歡妳…
比任何人還要喜歡.
我轉身望著天欣時,只見她雙眼紅紅地望著我.
我可以…聽妳的答案嗎?
傻瓜.
我們過後只是這樣靜靜地抱著.
我們在那一天終於成為彼此的戀人.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tznpttgyznyh
  (2010-11-29 09:01)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