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東方娃娃學園小遊戲區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愛過-拼奏不回的摺愛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我慢慢的將妳留下的承諾打開。
然而傷口也慢慢的為妳關起來。九個月的感情,三個晚上的約會,一瞬間的就這樣輕易結束。
而妳每一次回到台灣,妳就每一次把我找出來繼續要我的愛。 我跟大夥在板橋一間茶店裡,一邊聊天、一邊喝茶、一邊打牌,就在換我要出那一張牌的時候,也在換我要通殺這牌局的時候,這時阿慶的手機響了,大夥就說先暫停這牌局,我也攤下了手中的牌。 如果阿慶沒接妳的電話,我就能封死這牌局然後可以抽上一隻菸喝杯茶。
但是阿慶已經接了妳的電話,我也死在這牌局裡,這張牌再大也沒用了。因為妳比那張黑桃二還大。 阿慶掛掉電話之後,阿慶跟我們說他有一位朋友要來,我們也說無所謂,人多一點熱鬧也不錯,然後我以為只要丟了這張黑桃二的時候,可以打完這牌局然後抽根紅ESSE喝杯玫瑰紅茶的時候,在我前面的小武接著出了同花順封鎖了我要出的黑桃二,讓我在這牌局裡慢慢的被逼到死角。最後阿慶第一個封殺,然後換肉粽,再來剩下我跟小武的時候。突然出現一個陌生女人,隱隱地走來我們這張桌。一個陌生的女人出現,往我們這一桌走來,很自然的坐在阿慶旁邊。我沒有理會這位陌生女人,也沒有那種多餘的時間去注意這位陌生女人,我很專心的慢慢被小武出牌打死。小武問我,我手中的最後一張牌是什麼,因為小武連續出順子,沒有順子的我跟小武說,這最後一張牌是該死的黑桃二。沒有用的黑桃二,已經結束的大老二撲克牌遊戲,妳卻傳來一陣笑意。我喝上一口放在我眼前右手邊的玫瑰紅茶,因為這家的茶店我第一次來,氣氛還不錯,最重要的是,這家調製的玫瑰紅茶還可以喝,不好喝我早就不會出現在這家店跟大夥打牌聊天喝茶了。就在我問大夥說接下來要做什麼的時候,阿慶突然插上了一嘴。「大仔,我們去逛逛西門町再去士林夜市逛逛好不好?」
「還有淡水!」
『看大家啊,沒意見我就沒意見。』其實在現場沒有一個人說要去士林夜市,是妳跟阿慶說的,阿慶跟我說,那一天晚上不管我們去哪,妳一路上都是想要多製造一點時間跟阿慶聊天,說要去逛的地方,妳沒有那種想逛的心在逛妳說想要去的地方,妳卻逛在我身上。每一次逛完妳說想去的地方,我心理就多一次莫名其妙的突然不爽。
我們離開了西門町,來到士林夜市,然後又去淡水,再來又回板橋。
我跟大夥卻還是玩得很開心,我那雙眼睛卻從沒有一次注意到妳過。 妳說要去逛西門町,妳問阿慶說我住板橋嗎。
妳說要去士林夜市,妳問阿慶有關我的事情。
妳說要去淡水走走,妳問阿慶我有沒有女友。
妳說想要回來板橋,妳問阿慶要我手機號碼。 逛了這麼多地方,也被寒冷逛了這麼多的抖擻。我們在半夜兩點多各自解散各自回家,我回到家之後,第一個想要做的事情就是去洗個熱水澡,西門町小冷,士林夜市好冷,淡水更冷,真不知道過年期間的天氣怎麼這麼不熱鬧的寒冷,卻沒有半點暖暖的氣候溫和了我們所在的地方應有的氣氛。我洗完熱水澡,走去電腦前,看到桌上螢幕旁的手機傳來簡訊未讀的訊息。(哈囉!你到家了嗎?我是今天那個阿慶的朋友,我想跟你作朋友,可以嗎?)說真的,我看到這封簡訊,真的想破頭想不出來阿慶的這個朋友到底是誰...
我忘記擦乾頭髮,寒冷的溫度讓我打了冷顫,讓我想到今晚去被逛的事情。我想起來了,是那個害我們到處給寒冷的溫度受盡了冰冷,沒看過的女生。敲著nokia8250的鍵盤,我回覆了她第一封簡訊。(嗯,可以啊!不過我不知道妳是誰?)我傳完這封回覆的訊息之後,就把手機放在電腦螢幕旁的桌上,繼續上網看我想逛逛的文章。還沒吹乾頭髮的我,xyz軟體補給站身體一直打冷顫的邊逛文章也邊想著那個女孩到底是誰。其實我沒用心在逛文章,只想著藍光下的訊息,最後一行的聯絡人,是一行不知名的手機號碼。桌上傳來振動的餘波,手機裡的藉口又被點播唱了一段副歌的背樂。
《我知道堅持要走是妳受傷的借口...》
打開了傳來的第二封簡訊。(我還以為你知道呢,我叫小靜。我以為你睡了呢,你剛到家嗎?) 看著這封簡訊的我,心情突然有一種很無奈的情緒。
一封簡訊可以打七十個字,沒打完覺得真的很浪費。
我持續打著冷顫回傳這第二封簡訊,我也沒有打完。 (我剛洗完澡,現在要睡覺了,先晚安了。)就在我覺得我傳出去的這第二封簡訊是劃下了今晚的句點的時候。
妳阻止了我,讓我繼續看著妳連續傳來的好幾封簡訊,我睡不了...那一天晚上,妳傳來的簡訊總共有幾封我沒有數過。
但我有數過妳傳來的好奇心,在我身上找我的愛情。隔天醒來,又是在下午黃昏的時候醒來,昨晚幾點才睡真的忘記一乾二淨了,我手上還握著我的nokia8250,螢幕上沒有任何顯示,我才想起來,我一直接收妳傳來的簡訊接收到我沒電。還好電池格剩下一格,不然妳還要傳多少封才能讓我睡我就不曉得了。我換了電池,開了機,天,我有三十餘封未讀訊息。我一邊洗臉刷牙,一邊看著手機上的螢幕。
妳傳來的每一封,都有我抵抗不住的魔力。 一封簡訊可以打七十個字,一封簡訊要花三塊錢。
手機的秘書顯示,一百一十二封要三百三十六元。
簡訊的後台訊息,手機的簡訊容量不夠空間儲存。
我在筆記本上寫了妳的訊息,把妳的簡訊刪除了。
在每一則簡訊的最後段落,我附上了妳的好奇心。
每一個好奇心,都是妳吸引我去想了解妳的魔力。 妳任何字言的攻擊,我招架不住。
只忍住了,妳殘留下的愛情砲灰。我擦乾了臉,換好了衣服,打了一封簡訊回傳。(昨晚妳花了三百三十六元買了火藥對我施令妳的火力,充滿砲灰的我被妳打到睡在床上流口水的舉著白色棉被代替我跟妳投了降,手機也按捺不住妳的攻擊關了機。)我不懂為什麼我會打這種訊息,但是已經被傳出去的訊息圖案告訴我。
簡訊已發送出去,我知道我已經來不及按取消傳送這愚蠢的白痴訊息。我以為只要我傳出去一封簡訊,妳就會馬上的用最快的速度回傳給我,但是妳沒有,我笑著開心的對自己喊著終於鬆了一口氣,終於不用再吃妳的砲灰了。就在我穿好鞋子要離開家門出去的時候,也才剛走出庭院的花園之後,手機的藉口在唱著歌,我的心情突然有一種不詳的氛圍在籠罩著我,告訴了自己說,這很有可能是妳打來的。『喂?』
「哈囉!你醒了嗎?」
『嗯,我醒了,也出門了,妳是...?』
「你怎麼這麼快就忘記了啊?!我是小靜啊!」
『喔...』
「想起來了嗎?」
『嗯...』
「你剛剛說你出門了,你要去哪裡啊?」
『我出門去...』(怪了,為什麼我要一五一十的告訴妳勒?妳又不是我的誰...)「去哪?」
『沒去哪,就到處逛逛。』(我心虛了,動態影像及影片轉檔工具其實我不是去逛逛,我是要去板橋跟小武會合,眼看著時間要遲到了。)「到處逛逛喔...」
『嗯,有問題嗎?』
「沒有啊,因為現在剩下我一個人在家好無聊喔。」
『喔...』
『對了,妳幾點睡的?』
「你又忘記了喔,我一直等你的回訊等到睡著了。」
「好像是等到早上七、八點吧,怎麼了嗎?」
『沒有,問問而已,再說我也不能控制說不睡就不睡的。』(其實那時候我是真的很想睡覺,懶得回妳的訊息了...)「那個...」
「我可以跟嗎?」
『跟?』
「就是跟你到處逛逛啊。」(小姐,妳會不會太閒,我說逛逛妳說要跟,難道我去把妹妳也要跟嗎?)『妳可以找妳的朋友啊...跟我會很無聊。』
「我在台灣的朋友不多耶,難道我不是你的朋友嗎?」(...)『那妳知道板橋後站嗎?我們等等要約在那會合。』
「會合?跟誰啊?你不是說你要到處逛逛嗎?」
『突然想到有一個約要聚...』(兩三下就破功,我在搞什麼...)「喔。」
『嗯,還有問題嗎?』
「沒有,那等等見囉,我會晚一點點到喔。」
『嗯,妳慢慢來,不急。』(妳真的可以慢慢來,真的沒有關係...)「掰。」
『掰。』還以為是誰,是妳打來的電話,我也沒有驚訝,反而覺得很期待。期待妳到底長得是什麼模樣?
也期待簡訊的另一方,妳又是怎麼樣的人?來到板橋的這一間茶店,這一家茶店是個好地方,裡頭的裝潢漂亮之外,氣氛好才是重點,尤其是這一家的特色是,它有分吸菸區、非吸菸區,就連分區的地方,都有不同的裝潢氣氛特色。我走進了門口裡的櫃台,跟櫃台小姐說我有約,小姐為我帶路走去吸菸區,我從非吸菸區的大地盤走進吸菸區的小地盤,你可以想像,從安靜的地方離開走去熱鬧的地方,有多大的心情意境轉變。小姐為我帶到了小武的桌子,跟小姐說了謝謝之後看到了五個人,除了小武之外,我還看到了肉粽、肉粽的女友、小凱、死豬,其實我可以猜到為什麼肉粽的女友會出現,因為肉粽喜歡帶馬子炫耀,像似說著他已經把到妹,還變成他所謂的老婆。我坐進了我的專屬位置,角落的、靠落地窗的,點起一根紅ESSE,吐出了微黃的白煙之後,我才開口對著大夥說話。『等等有另一個人要來,待會空出一個位置來。』就在這五個人在好奇著想知道另一個人是誰的時候,我突然莫名的裝傻著把紅ESSE繼續抽完一根,熄滅了煙蒂不理會他們這五個對我施展好奇的眼睛,我看著落地窗外的映景,大概看了三分鐘左右吧,三分鐘過後,我按捺不住了他們的眼光又說了話。『還記不記得上次阿慶的朋友,就是那個女的要來。』大夥在噓聲的轟起一種氛圍,像似在說我又把上了一個妹妹,還把到阿慶的朋友身上去。其實我隨便他們喜歡怎麼說,因為大家就是喜歡胡亂說一通好讓自己開心。而我也是一樣,喜歡對著自己胡亂說一通,不過,阿慶的朋友,小靜,真的就是被我把到了,變成我的馬子之外,還變成我所謂的老婆。對著自己胡亂說一通,我卻也開心不起來。
只等待玫瑰紅茶的送來,並不想太多什麼。看到服務生的手上托盤裡的玫瑰紅茶被裝在熟悉的高腳杯,讓我以為來到了西門町的某間茶店,還以為,我又能看到她。就在玫瑰紅茶遞送到我前方桌子上的時候,我才看清楚了高腳杯的不同之處,我笑著跟自己說,還好,這裡不是西門町,也沒有那種一絲絲的機會可以再一次看到她,應該說,根本沒有永遠有機會可以看到她,因為我已經不會再去西門町的茶店喝玫瑰紅茶了,沒有她在的地方,我不能還眷戀在她曾經去過的地方。才想著她沒多久,簡訊的另一方已經到了這家店。
剛喝一口沒多久,妳急忙著坐在我的旁邊看著我。「抱歉,我遲到了。」妳在大家面前用著一種無辜的眼神看著我,我真的很想問妳,妳做了什麼事情惹到我生氣了,讓妳用一種無辜的口氣對著我看起來很像討厭有人遲到的感覺說聲抱歉。當我喝下第二口玫瑰紅茶的時候,也換我有了一雙無辜的眼神在看著大夥,怎麼了,日語學習我又做了什麼壞事,讓你們覺得我是壞人,不應該讓一個小女生可憐到對著我說抱歉嗎。他們覺得妳很可憐,因為是我讓妳道歉了。
我覺得我才可憐,無故被掛上壞人的面具。妳只是不想浪費可以跟我相處的時間罷了,妳只是想好好珍惜有我在的每一切。「你喝什麼?」
『玫瑰紅茶。』
「那我也要跟你一樣,喝玫瑰紅茶。」
『...』為什麼要跟我喝一樣的玫瑰紅茶?
為什麼想要喝我專屬記憶的味道?我納悶著抽完第二根紅ESSE,看著相隔吸菸區跟非吸菸區的落地窗,一位服務生在吧台等待我們這桌的最後一杯茶,其實我很想走過去跟她說,把玫瑰紅茶改成其它的茶,但是這些想好的動作我並沒有做到,只是默默的看著那位服務生,默默的看著吧台裡的小姐在調製玫瑰紅茶,也默默的點上第三根紅ESSE。 我默默的看著那杯正在調製的玫瑰紅茶。
也默默的想著曾經擁有過的幸福的回憶。其實這一家茶店並不是西門町那家茶店。
而為什麼這一家的茶店調製的玫瑰紅茶。
卻勾引了我不想再浮現的曾經的那回憶。 (哈囉!玫瑰紅茶已經調製好了,請問這杯是哪位的?)
「我的。」
(好的,我為妳端上,請慢用。)
「謝謝。」在一旁正在抽煙的我,看著服務生跟小靜的互動。
在一旁的小武朋友們,看著我那雙像似失了魂的。失了魂的眼神好像在哪看過...坐在對面的小武搖搖我的肩膀,看他一臉的緊張樣,我才驚覺我失了魂了,然而坐在我身旁的小靜沒有發現到我看她的眼神,只有在一旁開開心心的喝著這杯跟我一樣的玫瑰紅茶。我知道小武他們的意思,他們都看得出來我看小靜的眼神像看著誰一樣,都默默的不說話,一切都在等待我開口打破這局的沉默。抽完了第三根紅ESSE,我吐了長長的微黃白煙。其實我不是一個老菸嗆,也不是很愛抽煙的人,只是在兩種情況下我才會抽的比較多。一種朋友們聚在一塊的時候,一種想要安靜而沉默的時候。但是在這種的情況下,兩種都沒有,卻突然有種莫名的想念哀傷,製造了第三種情況。小靜在品嚐這杯玫瑰紅茶的好奇,在旁的我看著她一口接一口的像似在跟玫瑰紅茶玩樂,這才讓我發現小靜跟她有唯一不一樣的地方。因為她不會有這樣的動作。然而小靜停下了玩樂的動作之後,轉頭看著我說。「原來玫瑰紅茶是這樣的味道啊!」
『嗯,怎麼樣的味道?』
「甜甜的、香香的,還有...」
『還有什麼?』
「一種說不出的特別味道。」
『...』一種說不出的特別味道。 這是一種屬於我的特別味道,妳的心理是這樣說的。
但是妳跟她不一樣,因為她說這不是我的特別味道。她只說了這是我的專屬玫瑰紅茶,無人可品嚐。
我說這是我想她的專屬玫瑰紅茶,無人可代替。 小武突然叫上了服務生,說要拿一副牌過來,好讓這桌尷尬的氣氛解開。小靜還在期待我的下一句話的時候,我又點起了第四根紅ESSE,我開始慢慢的為這第三種的情況上了癮,紅ESSE的香煙盒裡,還剩下十六根,對我來說這些都不夠,眼看著樓下的7-11在等著我在去買一包準備著,但是我的出路被小靜擋了下來,我只能慢慢的用剩下的十六根紅ESSE渡過這一晚。我的左手邊是向外的落地窗,
我的右手邊是小靜坐的地方。我坐在這沒有出路的角落,想盡辦法把她的身影離開我的視線。我拼命的跟她說,這裡不是西門町的那家茶店,不要再讓我想起。
她拼命的跟我說,小靜的背影有她的身影,要讓我繼續思念著她。 劉羽靜
林妤靜
這兩個人到底是什麼關係?
小靜跟羽靜明明不是同一個人,一杯玫瑰紅茶就可以讓我有孤獨的滋味。
羽靜的身影不斷的在小靜的身上頻頻出現,眼眶突然要逃出想念的眼淚。 「你怎麼啦?」
『嗯?』
「你看起來好像有心事的樣子。」
『喔。』
「心情不好嗎?」
『沒有。』
「還是我讓你不愉快了嗎?」
『...』
『沒有,別想太多。』
「那你怎麼了,能不能告訴我?」我要怎麼告訴妳... 告訴妳說,妳的身上有羽靜的身影。
我要怎麼告訴妳,妳跟羽靜有點像。
該怎麼告訴妳,妳讓我想起了羽靜。
很想告訴妳,拜託別讓我想起過去。我要怎麼證明,妳跟羽靜一點都不像。
更該怎麼證明,坐在這裡的不是羽靜。我沒有製造那些想說的藉口來告訴妳,只是告訴我自己,她已經走了。該醒醒了... 小武看到我們這樣的舉動,說要我們參與跟著一起打牌,不要老是在那邊卿卿我我的羨煞了其他人,我跟小靜因為小武的一番話而笑了開來。熄滅了第四根紅ESSE,喝了一口遲遲未喝下的不知道第幾口玫瑰紅茶,跟小靜對了眼一次,像似在慢慢牽繫著我跟妳的默契,默默的細語討論著如何一起打贏這牌局。其實小靜看不懂我的眼神,只是看懂了我好像已經知道了小靜心裡的訊息。這一晚的牌局,在聊天喝茶的時間裡,我卻一次沒有搞懂妳心裡的訊息。今夜的牌局讓妳跟我笑了多少開心,妳說我出的太慢,打了打我的肩膀,我說妳的牌出太晚,我瞪了瞪妳幾眼。小武他們也跟著我們一起鬧哄哄的把這家茶店快要拆開了,熱鬧的我們,從頭到尾一直都被鄰桌的一些客人翻白眼的抱怨著,太吵、太囂張、太招搖,而我也忘記了羽靜的身影在小靜的身上已經不見很久了。大夥走出這家板橋的茶店,我跟小武說這家茶店不錯,還好大夥介紹的都能符合我龜毛挑剔的特別要求,不然我可能沒喝幾口就馬上閃人了。雖然西門町那家的茶店有幾年我沒在去過了,也會有偶爾去逛逛得時候,也會有故意經過那一家,看看它的招牌是否換了嗎,看看它的微軟系列裝潢氣氛是否換了嗎。每一次去逛的時後,那家屬於我跟羽靜的茶店,沒有因為時間的推移而改變了原有的模樣,沒有跟上現在的潮流卻依然保持了招牌的原有風格。板橋這一家的玫瑰紅茶還不錯喝,至少有能夠讓我想起一些羽靜的味道。剩下我跟小靜還在茶店樓下的時候,小靜看著我,像似在跟我訴說她還不想這麼快就回家,我望著她的雙眼,我現在才發現小靜的眼睛,好大,大到我一直看著小靜的雙眼不放,大大的眼睛夾帶著漂亮的眼眸,清澈的雙眼,真的很美。就在我回神的時候也發現,小靜也在看我的眼睛,我很想告訴她我的眼睛沒有她的大眼睛這麼大,小的可憐的眼睛,這就是我的小眼睛,沒什麼好看的了。我說妳的眼睛很特別,也很漂亮。
妳說我的眼睛很特別,也很可愛。小靜突然牽著我的左手,帶著我奔跑越過我沒有注意到剛剛的腳下有著一條斑馬線,我跟著小靜突然加快的腳步,跑過這短短的斑馬線,我知道這加快的腳步不是為了要閃躲馬路的車海,是妳開心的心情牽動著我跟妳的節奏,讓拍子慢慢的合在一起,慢慢的同步。妳的手冰冰冷冷的,讓我驚覺這個季節還停留在冬天裡。
跟妳相遇的冬天裡,只有冰冰冷冷的那距離凍住了溫暖。我的手一直被妳牽著到處逛逛,逛逛板橋的東西南北的區域,看看每一個區域的沒看過的店家跟商品。妳像似小孩子的到處跟我說,這一個妳沒有看過,那一個妳也沒看過,我也陪著妳笑著到處回應,這一個我也沒有看過,那一個我也沒有看過。其實我真的不知道那些擺的是什麼,只知道我的左手一直被妳牽著到處走,我的好奇心也被妳到處帶著走,到處一一的尋覓,尋找可以解開妳牽著我的手不放的理由。不知道為什麼,每到一個地方停留幾秒鐘,手心裡的溫暖也才殘留幾秒鐘。
我知道為什麼,每走過一個地方妳的笑容,因為冬天的溫度熄滅了妳的心。我忘記了妳帶我走過了哪些地方,也讓我知道了板橋的後站區域是這麼的小。
我忘記了妳把我帶到了什麼地方,卻讓我不知道妳的眼神對我有著企圖的心。不知不覺的走到板橋前站,那時候的捷運府中站還沒建好,半個工程的影子都沒看到,小靜拉著我走到公車站牌,要我陪著她一起等公車的到來。其實我很討厭搭公車的,自從愛上摩托車之後,也是愛上改裝速克達的時候,我就沒在搭過公車了。平常都是速克達代步,其次是搭捷運,因為捷運離我家近,近到只有一分鐘的距離。『等公車要去哪?』
「回我家啊。」
『妳要回家了?』
「嗯啊,剛剛媽咪打電話來,叫我早點回家。」我看了看nokia8250的屏幕上,上面顯示的時間是pm:21:36。『現在時間還不太晚...』
「沒辦法,我媽咪就要我早點回家,她會擔心。」
『喔。』
「所以我想要你送我回家。」
『喔...』走了這麼多地方,也走了這麼一大圈,走到公車站牌這裡要我送妳回家。
妳牽著我的手不知不覺的走到這裡的公車站牌,預告了這一天夜的落幕。我不知道等了多久公車才來,我不知道在公車上坐了多久妳依然靠在我的肩膀上,我不知道板橋前站距離江子翠的距離有多遠,妳緊緊抓住我的左手不放了多久。昨天才用簡訊聯絡,我連妳的模樣長什麼樣子都還不曉得。
今天才喝玫瑰紅茶,妳已經摸透我就緊緊抓住我的心不放。
昨天簡訊的互動,陌生了我跟妳之間有著簡訊的訊息隔著。
今天牽手的互動,熟悉了妳跟我之間有著短暫的溫柔握著。到達江子翠捷運站之前,妳跟我說妳再過幾天就要回澳洲了,我才知道妳是被家人送去澳洲留學,而且還是從國中的時候就被送過去。所以這一次有機會放假回來,對台灣有什麼新潮流新事物都充滿了好奇心,也留戀著出國去澳洲之前的人事物。聽妳訴說著澳洲留學之旅,看我接收著妳的人生經歷。下車抵達江子翠捷運站的站牌,伸腳探出公車的小階梯外,心震了一下。 本該醒醒的心裡深處被鎖起的抽屜,站在古老泛黃的桃木櫃前,我用力的吹散在上頭沈積已久的歲月灰塵,努力的擦拭去掉佈滿了白色裊裊的蜘蛛網。我翻了翻身上所有的口袋,我搜了搜身上所有的地方,卻找不到我要的,那一把開啟被鎖住的鑰匙。眼前的櫃子,不知道有幾個抽屜,明明很小一個,為什麼每一個抽屜的鑰匙孔是如此的大,大到我可以從鑰匙孔裡張望著被鎖住的回憶,偷偷地觀看,偷偷地伸出手,把裡頭的秘密挖點出來,放在胸口裡哭泣。我將羽靜的回憶鎖在倒數第三個抽屜裡,鑰匙的尋找太難。
我跟羽靜的愛情鎖在倒數第二個抽屜裡,鑰匙的尋找中等。
我把羽靜的模樣鎖在倒數第一個抽屜裡,鑰匙的尋找簡單。我把小靜的模樣放在新開第一個抽屜裡,鑰匙的打造簡單。
我跟小靜的愛情放在新開第二個抽屜裡,鑰匙的打造中等。
我將小靜的回憶放在新開第三個抽屜裡,鑰匙的打造太難。小靜的位置把羽靜的位置壓了下來,儘管中間我鎖住了多少個她,那些的她的數量已經多到足以把這兩個人距離相隔的非常遙遠。最下方的三層抽屜已經消失的讓我看不到任何半點還有殘留著羽靜的身影,映在眼前的盡是最上方的三層抽屜裡持續放著小靜剛製造的新鮮。桃木櫃是如此的小,抽屜盡是如此渺小。
每一層一層的抽屜,顯示了我些微心跳。多靠近上層的抽屜,心跳振動新鮮頻率。
越疏遠下層的抽屜,心跳熟悉傷痕頻率。 踏出了公車的旋轉門外,雙腳著地在江子翠捷運站的公車站牌外,眼前的小靜將我拉到她的抽屜前,狠狠的忘記了羽靜的抽屜存在,領著新鍛造好的三把鑰匙,準備收藏小靜進入了我生命的存在。拿著三把鑰匙的我跟隨著小靜的腳步,走去小靜的住處,被小靜緊握的左手,也被牽到小靜的家門,再一次被用力的緊緊握在小靜的雙手上,我的嘴唇,就這樣被小靜的雙唇烙印了下來。才剛剛被牽著手,被緊握著不放就算了,我的肩膀也被妳佔有。
妳突然吻我的唇,溫柔中帶著緊張抖擻,整顆心被妳揪住所有。我離開了小靜家返回剛下車的公車站牌,看了看排列的站牌,數了數所有的公車時間,比了比雜七雜八的地圖,指了指不同的公車列表。我在眷戀著剛剛的那個吻,我的臉還紅通通的緊張著,不知道為什麼,現在這個時候的冬天,突然沒有這麼冷。這個時刻的冬天沒有這麼冷,我的雙唇發燙了全身的溫暖。 第一次搭公車回家,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沒有搭公車回家過,有種熟悉的感覺。
車上的人潮洶湧,每個手拉環上握住了每一個不同的人,沒看到我想念的她。
曾經年少癡狂的我,每一天都在期待著藍十六,經過歐洲村的站牌等她上車。
窗戶間隔的停車鈴將我拉回了現實,我還沒到歐洲村的站牌前就提早下了車。
歲月的變換將我能遇見她的一絲絲機會都沒收,我才明白我搭的不是藍十六。歐洲村的女孩,被鎖在不知名的某層抽屜裡。
藍十六的公車,至今依然持續開著回憶的路。 我按了停車鈴,步出了公車抵達離我家距離六百公尺的路口下車,點起了最後剩下的紅ESSE,慢慢的走去回家的路。我感覺到冬天的寒冷,小靜殘留下的發燙雙唇,已經被公車上的回憶沖走,我才明白小靜的吻對我不深刻,覺得剛剛的一吻只是外國式的打招呼罷了,道別的一吻罷了,沒有什麼。妳說那不是道別的吻,是妳對我告白的吻。我走到了我家樓下的庭院,眼看著口袋裡剛拿出的紅ESSE香煙盒裡空無一物,在回家之前走去了對面的7-11向櫃台買了一包紅ESSE,我要拿回店員給我找零的零錢的時候,我的nokia8250突然響起,一邊接手拿過找零的零錢,一邊開啟剛傳來的簡訊。看著小靜傳來的訊息裡讓我看得連一把零錢也沒有抓好的掉落在收銀台桌上。(我喜歡你,你喜歡我嗎?)走出7-11外,收好了剛撿回的掉落零錢,我把新買的紅ESSE拆了封,拿出了一根點上,吐了長長的第一口,感覺這一口的時間好漫長。妳喜歡我,我喜歡妳嗎?窗外的太陽在慢慢敲我的窗,要我開著窗聽它說,已經超過了起床的時間了。我坐在我的床上持續睡意未醒的呆滯著,有起床氣的我還未消去來在床上不起的脾氣,我翻了翻昨晚還放在忱頭旁的nokia8250,找了許久之後才發現被藏在我的忱頭下,我拿起了nokia8250,屏幕上都是一片漆黑,沒了起床氣的我離開了床,將電池換了充完電的另一顆電池,開了機,剛開機的時候要接收衛星的等待讓我將手機放在小桌子上,準備刷牙洗臉換衣服等它收完訊息。就在我從浴室出來的同時,我的房間傳來了熟悉的鈴聲加上震動聲。我將小桌子上的nokia8250拿了起來,邊開啟著訊息匣裡的訊息邊往陽台走去,看到一封接一封小靜傳來的簡訊跟一封接一封電信局傳來的未接電話是小靜的手機號碼,看著這些迎面而來的轟炸消息,只差我沒有把手機從陽台掉下去庭院裡。看著快要爆滿的訊息匣裡的新訊息,我才想起昨晚我抽完了新開封的第一根紅ESSE就上樓回家了,回到家就直接洗澡睡覺了,忘記看一下手機是否還有電。只是一顆電池的持久時間不持久,只是一顆時間的等待漫遊不太遠。
妳的簡訊訊息塞滿了時間的長度,妳的未接電話連接了漫遊的出路。不管我什麼看,左看右看都是滿滿的為什麼。
不管訊息內容寫什麼,妳丟給我一堆為什麼。(好吧!今天下午五點半就在板橋茶店見吧。)我發送出去這封訊息之後,看了看屏幕上的時間,我還能吃一份早餐再做一些事情,好好的享受屬於我的這一天。當我正在吃這一份難得的早餐的時候,也正在看一部日劇享受這美食的時候,我比較在意小靜傳來的其中一封訊息。(昨晚我吻你的時候,那種感覺好像初吻喔...)
有多少女生會在吻完你的時候,會跟你說,你的吻像初吻的感覺。
有多少初吻可以像最原始最初的那第一次的吻,生澀般的多寶貴。在我的一生感情當中,好像沒有半個女生親口為我說過,初戀也沒有,第一個女朋友也沒有,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等等都沒有。為什麼初戀不是我第一個女朋友,因為我的初戀化作了一張素描作品隨著人離開我的生活圈。為什麼第一個女朋友沒有問我是不是我的初吻,因為我的初吻已經獻給了秘密。
就在小靜第二次親吻我的雙唇的時候,我才明白為什麼有初吻的感覺。
生澀的、甜甜的、害羞的、緊張的,這就是最初珍貴呵護的親密接觸。在小靜家附近的江子翠公園裡,我們兩個緊緊相擁依偎著,儘管身上穿了多少厚厚的棉衣,也沒有兩個人抱著彼此的溫暖,我們偷偷地潛藏在公園裡的秘密隧道裡,享受著在冬天裡不會被人打擾的氣息。才剛相擁溫存的擁抱,卻在江子翠的捷運站裡互聲道別,這最後一次的擁抱,沒有了緊緊依偎的溫度,沒有了絕不分開的溫存,也沒有了,才剛生澀的唇吻已經習慣了彼此的親密接觸面。第二次搭公車回家的路上,我搭上許久沒乘過的藍十六公車,歐洲村站牌的女孩沒有再出現打擾我過,因為我的雙手還緊緊握著剛剛離別的守候。每靠一次區間站的站牌,我的心情就有多不捨一次,怎麼才剛擁有的感情就這麼瞬間被拉開,將我跟小靜的距離,乘起了一道國際牆,站在這面牆的面前看不到小靜的我,只用力握住了手中的承諾。 我將妳的承諾摺成了愛,
守候著妳給的歲月摧殘。 第一次在一起的夜晚。
被妳牽住的左手,像似被牽繫了心的溫暖,將那溫度把妳我的感情包圍了起來,誰也不能澆熄著這剛燃起的純愛,其實誰也沒想到是我跟妳燙傷了冬天的冰冷般的呵護籠罩,忙著補上季節的漏洞,將妳我重新再度包圍在冬季的寒暖。我接受了妳那告白的吻,妳接受了我為妳解開問號的唇。第二次在一起的夜晚。
那一天濕冷的天氣下著雨,滴滴落下來冰冷無情的雨淚,也對我跟妳的炙熱無奈。我跟著妳的腳步走到西門町的餐廳裡,妳將妳的法式蟹肉黃金蛤蜊飯分了一口給我,也將妳的溫暖分了一點給我,飯約還嫌不夠的我們又再去一家沒去過的茶店點了一些點心。妳將妳對我的心意寫在剛買單的發票上,說要想著妳好讓我不要被別人搶走。其實妳在發票的背面寫了妳跟我的名字,在回覆欄的旁邊附屬著這是我的頭獎,要好好收好。西門町誠品116外人行道上,妳將我推上展示品的落地窗,迎接妳第二次的初吻。第三次在一起的夜晚。
我跟妳緊緊相擁著,這擁抱的溫度漸漸的把周圍暖了起來,就連經過的路人都覺得太過溫暖。其實妳抱著我的力氣比我抱著妳的力度還要緊迫,當下的我不知道我對妳來說是如此的重要,重要到讓妳緊緊的抱住我不放,能夠安心的覺得我不會離妳而去。妳的雙唇帶著初吻般的生澀力氣把我的雙唇緊緊的貼在一起,吻到忘我的時候,妳突然咬破了我的下唇,然後帶著小聲的字語跟我說,你是我的,不准任何女生搶走。我笑著擦拭被咬破的下唇,將妳緊緊的抱在我懷裡當作是我對妳的回應。要離開的時間上,我跟妳站在江子翠的捷運站,在掃票口的面前,又在一次的緊緊抱在一起,我的耳邊傳來的不是輕聲細語,而是妳哭泣不捨的聲音在跟我說,請你一定要等我回來。妳丟下了承諾要我去為妳守候,緊緊被抱在妳懷裡的我點點頭。
我將妳的承諾摺成愛的等待狀,小心翼翼的把它呵護原有形狀。被摺成愛的承諾,是我愛妳的守候。
握著殘餘的溫存,拼命呵護的擁有。妳回到澳洲留學的這段時間,我才明白妳的寂寞輸給時間。
九個月長途遠距的聯繫漸遠,被拉遠的的感情淡葬給時間。
我還堅持著妳會回來的守候,被妳的承諾傷害了我的執著。
一句話不要浪費彼此的時間,我才明白那份愛輸給了執著。妳將我摺成愛的承諾,狠狠的撕開摧破守候。
摺愛的形狀殘破不全,我拼不回原始的擁有。
然而九個月過後的感情,不是歸零,只是掉落在我沒有注意妳的那一天。
只要妳回來一次台灣,將那殘破不全的摺愛,零零亂亂的拼奏著說愛我。每一次妳看著我,用妳最慚悔的眼神跟我說,妳不是不愛我而選擇分手。
每一次我看著妳心裡的訊息,映在眼前的盡是寂寞,我明白是該放了手。儘管妳我之後遇到多少個他和她,我總是告訴自己不要再鍛造一把枷鎖。
最後妳再一次離去的時候,將拼奏的摺愛偷偷再度變成了承諾,丟給我。
我將散落在地上的碎片,一片一片的撿拾起來,把那沾到的灰塵擦拭離去每一片的身上。我托著全部零亂不全的的愛情,小心翼翼的放在桃木櫃上,想像著原有的大小形狀,將這些不捨的感情一一的拼奏起來。我用著淌在心裡的眼淚化作一綑膠帶,把好不容易拼奏上的形狀貼了回來。我把這一張破破爛爛的幸福形狀,輕輕攤開舖平的平坦開來。
一彎一摺的將這曾經被施予的承諾,慢慢的包圍妳愛的模樣。
將妳的承諾摺成了愛的形狀,卻多出了幾道眼淚的挽留縫合。
摺愛。
一張妳給我的承諾,被妳撕開扯破。
我心軟落下挽留的淚把它貼黏起來。
我將摺愛放在桃木櫃的上方,也不放在其中一層的抽屜裡。
不想翻想倒櫃回憶它,不想尋找開鎖的鑰匙將它再次扯開。
摺愛。
一張無間不摧的守候,淪落到輕易破碎的美。
我將妳的承諾化作回憶,收起了貼黏的眼淚。
摺愛。
我不再為妳摺愛。
守候的愛不再有。
Ps:我跟她的相遇,真的是一種很特別的緣份,看到小靜,就會隱隱的感覺像看到羽靜。我真的傻傻的為她守候了九個月,就在某一天我在上班的時間,她敲了我的視窗跟我說:我們分手吧,這樣下去只是浪費彼此的時間罷了。Ps的Ps:後來在今年的六月底,我跟前女友分手,她突然回台灣就問我為什麼跟前女友分手,問完之後就馬上從我的世界裡消失殆盡。直到現在,我跟她都沒再有任何一絲聯絡。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uxnevznz
  (2009-12-24 21:53)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