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兩岸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再讀別有一番風味:重溫江澤民答CBS的記者問( 89天安門)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5  
0
 
0
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澤民答記者
以下是2000年訪問美國前,參加美國著名訪談節目60分鐘時江澤民答CBS的記者問。
華(華萊士) :最近貴國官方英文中國日報” ( chinadaily )有一則報導,標題說美國是“世界和平的威脅” 。你是否認為美國是世界和平的威脅?

江(澤民) :我沒有看過這篇文章,不知道你轉述得是否準確。既使準確,我也不知道文章的立論是泛泛而談還是就一件事得出的引論。不過我有一個感覺,中國媒體和你們美國媒體有一個共同的愛好,就是喜歡用簡單的概念描述複雜的事物,並且一哄而起,這在中國被稱為“炒概念” 。儘管我們不斷要求他們要和政府保持一致,但我知道他們真實的目的和你們一樣,就是賺更多的錢。至於美國是不是威脅世界和平,我不想下簡單的結論而是想提供一些事實。美國的軍費開支幾乎相當於除美國之外其它所有國家的軍費開支,美國擁有可以把地球毀滅幾次的核武庫和同時可以在任何地區進行兩場大規模常規戰爭的武裝力量。另一方面,美國是周邊政治環境最好的大國,周邊國家對美國構不成任何威脅,而所謂構成威脅的國家離美國十萬八千里。常識會使我們想,如果美國不想控制世界,它保有這麼強大的武裝力量幹什麼呢?為什麼不可以用這些錢去幫助美國國內的窮人和幫助窮國發展經濟呢?很可惜,在這些方面歐洲是表率而美國不是,儘管後者富有得多。如果美國以武力做後盾力圖控制世界,而其它國家的人民不想接受這種沒有協商和討論餘地的控制,或者如你們經常提到的那個詞,沒有民主的控制,那麼,這種武力是不是會構成對其它國家人民的一種威脅呢?我想,對這個問題你自己會作出判斷,如果你像你經常聲稱的那樣有正義感的話。

華:戈爾或小布什將在您的國家主席任內成為美國總統。如果他們現在正在看這個節目,您對未來中美關係有什麼話要對他們說?
江:無論他們誰當選我都祝賀他,並希望在他的任內中美兩國人民通過更多的交流,溝通和理解向著成為朋友而不是敵人的方向前進。我本人也希望成為他們的好朋友。
華;所以,您對兩黨競選陣營都捐錢?

江:我們認為我們的政策是正確的,不需要花錢去買別人的支持。我們也沒有這種習慣,花錢賄買政治家這種習慣是你們的不是我們的。

華:主席先生,您如何形容今日的中美關係?
江:我們之間的關係有風有雨,甚至有烏雲。但是,有時雨過天晴。我們都希望雙方建立建設性的關係。

華:這聽起來真像是政客的言談。不夠坦白。
江:政治家,或者如你所說,政客,經常不能非常坦率地講話的一個原因,是不希望成為你們製造淺薄的轟動新聞而大賺其錢的工具。我知道,克林頓總統掙的比你少得多,我也很清楚,我比我們國家新聞界的那些名人掙的也少得多。我們不希望由於我們的緣故使你們更富有而顯得我們更貧窮。當然,我和你們國家你所說的那些政客不能坦率講話的主要理由是責任。在這個缺乏理解的世界上,政治家的真實的話經常會引起他並不希望發生的很嚴重的後果。政治家必須考慮他的話帶來的可能的後果。這一點不像你們。你們“媒客”說話只考慮是不是能給你們帶來更大的利益而不必承擔任何責任。這是職業的不同。所以,是政治家的責任,而不是你所說的政客的油滑使我們那樣說話。

華:您是世界上最後一個主要共黨獨裁者。

江:我還有兩年就退休了。您見過任期屆滿就退休的獨裁者嗎?

華:獨裁者是指強行壓制者,無論對像是新聞自由,宗教自由,或私人企業自由。現在您有點開始接近了。父親知道的最清楚。如果你擋你父親的路,父親就會教訓你。
江:你說到宗教自由,我告訴你,那是中國的文化傳統而不是你們的。在你們的祖先在歐洲進行宗教戰爭和利用宗教裁判所殺人的時候,中國就允許各種宗教自由傳播了。這種傳統一直延續到現在。我建議你到北京的各種宗教場所去看看,在天主教的南堂,北堂,在西四和王府井的基督教教堂,在白雲觀,在雍和宮,在遍布北京的佛教廟宇,那裡士多得可以用“摩肩接踵”這個成語來形容了。如果像你所說我們在壓制宗教自由,那裡就不會有那麼多人,甚至建築都應該被拆了。可是所有這些場所都被列為各級文物保護單位,除了宗教組織用信徒捐的錢修繕外,政府也每年撥出大量經費進行保護,難道我們愚蠢到花錢保護我們要壓制的東西嗎?
至於面向對象功,如果它只是鍛煉身體,休身養性,我們不會取締它。它己經存在好幾年了,沒有遇到過什麼麻煩。但是,當一位科學家在一家地方性報紙發表了一篇批評它的文章,它就組織人來圍攻政府,他們想通過向政府施加政治壓力來封別人的嘴。是誰在壓制言論自由呢?不是我們,是面向對象的功?
一個企圖製造政治混亂來打擊科學家和科學觀點的組織理所當然引起政府的警惕,我們開始通過司法程序調查它,這才發現問題遠比我們想的嚴重。這是一個受騙子控制的組織,它的首腦告訴人們有了病不要去看病,你知道沒有任何正經的宗教阻止人們去看病。他還散佈世界末日論,在人們心中製造恐慌。他*散佈謊言聚斂錢財,跑到美國去買房買車,過起富翁的生活,難道所謂美國夢都是這麼做的嗎?中國的法制還很不健全,人民的法律意識不強,如果那些受騙而失去親人的家庭早些運用法律來討回公道,我們絕不會讓他在美國享福,他應該被繩之以法,他聚斂來的財富應該用來賠償那些家庭。面向對象的功提醒了中國政府,在中國向市場經濟轉變的這個巨大轉折時期,會出現形形色色的騙子,他們有的打著經濟的旗號,有的打著宗教,政治或其它什麼旗號,他們的目的是一樣的,就是騙斂財富,過他們*智能和勞動永遠也過不上的豪華生活。政府在保證真正的宗教信仰自由的同時,還應該時刻警惕這些騙子,不能讓騙子橫行,否則政府就無法保護大多數人的利益,就是失職。
中國政府過去在這個問題上確有失職,我們認識到了,我們正在改變。當然,在具體做法上我們要吸取美國政府和日本政府的教訓,他們的做法造成無辜人員和信徒的死亡。我們希望能早點而不是已經造成無辜人員死亡後再解決,我們主要通過教育和引導,對觸犯法律者用法律手段解決。我知道,絕大多數面向對象的功信徒都是一輩子老老實實的人,他們老實但有點固執,不容易轉彎。我們有耐心,因為我們相信,真正的騙子只有那一個人。讓我們奇怪的是,所有這些在中國發生的事情,美國的媒體沒有進行任何深入調查就妄下結論,指責我們這不對,那不對,教訓我們應該這樣,應該那樣。是誰想當父親教訓別人呢?我們都當過年青人,我們年青的時候,父親們總是這樣說:你看,我們多成功,而且我的朋友也很成功,所以你應該走我們的路,照我們的樣去做。我們對父親的這些教訓總是很反感,我們總在想,為什麼我們就不能走另外一條路呢?
我們承認,在建設現代國家上美國有資格當父親,美國人民是偉大的人民,他們建設了一個偉大的國家,為人類發展提供了寶貴的經驗。儘管如此,美國也沒有權力教訓別的國家,特別是用打屁股的方式去教訓別人。還不僅僅在於這會產生逆反心理,更重要的是,上帝沒有給你們這個權力,何況中國不是美國的兒子。我們有權力走自己的路,也許我們會犯很多錯誤,但是犯錯誤也是上帝給我們的權力。
多喜歡教訓中國的美國人忘記了美國的歷史。做為一個現代國家,中國只有50年的歷史,而美國有兩百多年的歷史。美國的開國元勳杰斐遜在獨立宣言上寫上“人人生而平等“這樣的話,但他自己卻終身蓄奴,他對理想和現實想得很清楚。我們和你們一樣並不認為他是個偽君子。美國的開國憲法根本沒有人權條款,為什麼呢?因為美國的開國元勳們是現實主義者,他們把國家的團結和穩定擺在第一位。林肯在南北戰爭前力圖用保留奴隸制做籌碼換取南方取消獨立行動,維護國家統一,顯然,林肯的原則是明確的,就是統一大於人權。美國獨立100多年後,婦女才獲得選舉權, 190年後,也就是20世紀60年代才開始取消種族隔離,一直到現在,我們知道,美國不同種族的人是不在一起居住的,他們表面客客氣氣,卻遠沒有融為一體。通過分析美國歷史我們學到很多東西,最重要的是,我們看到在美國政治家和媒體中達成一種廣泛的共識,這個共識貫穿了兩個原則:一個是,他們認識到,像民主,人權,自由這些東西和文化,和人們的生活習慣,思考方式緊密聯繫在一起,改變它需要有耐心,有時間,需要水到渠成。另一個是,在國家的獨立,統一,穩定,團結和人們的民主,人權,自由要求之間應該維持一種微妙的平衡,不能讓過激的要求損害國家利益,同時在保證國家利益的基礎上,逐步地,有耐心地改變人們的政治環境。有一個電視劇叫“南北亂世情” ,不知道是不是你們這個台拍的,裡面有個有錢的白人婦女嫁給了一個黑奴,在當時這種行為很激進,毫無疑問,這個婦女是個人權鬥士,然而作者把她描繪成一個歇斯底里,這代表了美國一種很普遍的看法。美國的政治家和媒體小心翼翼地不讓激進的思想和行為損害美國漸進的改革過程,為什麼他們能達成這種默契呢?因為他們背後有一個龐大的真正的知識分子群體,他們對美國社會狀況進行了大量研究,分析。美國是一個很好的知識而不是口號和激情改造社會的範例。在這方面中國需要很好的向美國學習。導了麥卡錫主義,大肆迫害有自由思想的知識分子。麥克阿瑟將軍鎮壓二戰老兵。警察鎮壓反對越戰學生,並且開槍打死了人。中央情報局在世界各地策動政變,支持那些地地道道的軍事獨裁和君主獨裁政權,他們還把毒品運回國內引誘非裔美國人販毒。由於美國的這些行為死的人有多少?我不知道,肯定不是個小數目。我們很奇怪,美國不是自稱人權鬥士嗎?為什麼你們一面罵我們獨裁,一面又支持那些真正的獨裁者屠殺本國人民呢?在美國政府這樣做時,美國媒體的正義感跑到哪兒去了呢?我知道有四個秘密,今天我只說一個,這就是美國媒體希望美國在國際社會裡充當“父親”或“教父”的角色。我們沒聽話,所以我們挨了板子。阿連德雖然是民主選舉的總統,但不聽你們的話,所以你們要推翻他。俄羅斯雖然按照你們的要求民主化了,但你們怕它當另一個“父親”或“教父“ ,搶奪你們的位置,所以你們支持俄羅斯分裂,支持北約東擴。相反,蔣介石,李承晚,吳庭艷,塞拉西,皮諾切特聽你們的話,不管他多獨裁,殺了多少人,你們照樣給錢給槍給顧問。這就是美國的邏輯。所以,是你們不是我們在充當父親的角色,而且希望一直充當下去。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郑智
  (2008-07-31 11:01)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5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